注册 /

朱其:学生明星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7-06-24 00:00 阅读量:383

导读 :
现在画廊、媒体还有美院名校崇拜症,国外从来没有去专门追捧美院毕业展或所谓研究生、尖子学生艺术家的。这还是因为文革后77、78级到85新潮的成功神话造成的。学生时代就大红大紫,像陈丹青、何多苓,那是文革后初期国人少见多怪的艺术知识愚昧的特殊时

正文 :

现在画廊、媒体还有美院名校崇拜症,国外从来没有去专门追捧美院毕业展或所谓研究生、尖子学生艺术家的。这还是因为文革后77、78级到85新潮的成功神话造成的。学生时代就大红大紫,像陈丹青、何多苓,那是文革后初期国人少见多怪的艺术知识愚昧的特殊时期,借用一个国外手法就能震撼全国,77、78级事实上学术上也没有什么突破,艺术上也没有什么突破,只是因为一个国家的全体人民刚从地牢里放出来,没见过好东西,然后这些从地牢里走出来的几个资质好的年轻艺术家,凭本能灵性及抄用了国外现成的国人在地牢里从来没见过的手法呐喊了几下,成为了大红大紫的明星。


今天的中国,毕业作品要再大红大紫是不可能了,一个美院年轻人,人生阅历和学术积累能有多少,对政治、人性或宗教的洞察力有多少,大部分50岁的老教授都不可能达到穿透力,一个美院学生哪怕研究生,最多是艺术作品有一点形式和手法上的灵性,仅此而已,作品重要的是精神性,以及对艺术史和大众文化一切艺术和非艺术形式的打通边界的形式素养,而在四十岁之前是不可能达到这个功力的。光有一个学习来的手法注入一些个人小灵性,是不成立好作品的。再想出现70年代末到85时期的学生明星是不可能了,但现在画廊、媒体、收藏家还有这种不了解艺术规律的幻想,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地牢时代了,而70年代末到85,只是地牢时代刚见天光时的“神话”,但这实际上不是艺术创造本身的神话,而是政治的开光效应,学生明星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