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东胡林人”遗址发现新遗骸 拟建遗址公园加强保护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7-09-17 12:00 阅读量:341

导读 :
位于门头沟区斋堂镇的新石器早期“东胡林人”遗址又有新发现。记者昨天从首届“东胡林人”论坛上了解到,继此前挖掘发现6具东胡林人遗骨后,第7具“东胡林人”遗骨于去年底在东胡林村地质灾害隐患点排除时被发现,发现人是北京市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大队高级工

正文 :

位于门头沟区斋堂镇的新石器早期“东胡林人”遗址又有新发现。记者昨天从首届“东胡林人”论坛上了解到,继此前挖掘发现6具东胡林人遗骨后,第7具“东胡林人”遗骨于去年底在东胡林村地质灾害隐患点排除时被发现,发现人是北京市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大队高级工程师杨艳,而发现遗骨的当天也是她以东胡林村第一书记的挂职身份走马上任的第一天。


自距今3万至2万年的山顶洞人之后,北京地区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缺少古人类发展的证据。新石器早期“东胡林人”遗址的发掘,填补了北京地区人类发展史的一段空白。1966年首次发现东胡林人的北京大学教授郝守刚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从距今数十万年的北京人,到山顶洞人,再到东胡林人,形成了完整的人类发展链条,为人类学、遗传学、古病理学等其它学科的研究提供了重要依据。”


东胡林人遗址位于斋堂镇东胡林村清水河北岸,距今约1万年历史。1966年至2016年以前,考古专家数次发掘,共发现6具东胡林人遗骨。一同发现的还有石磨盘、石斧、石磨棒等上万件石器以及牛骨镯、紫游螺项链、贝壳项链等文物。


提到第7个“东胡林人”的发现过程,杨艳至今记忆犹新,“去年12月6日,也是我被任命为东胡林村第一书记的第一天。”杨艳进村当天就开始带领村干部排查可能存在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当天是村干部引路,我跟在后边,走到村北坡时,一面陡直的黄土墙一下就吸引了我的视线。”杨艳说,“发现黄土墙的地点就在东胡林人遗址陈列馆的后面,土坡已经严重坍塌了,黄土堆积里有一些白色的小碎片。”来挂职之前,杨艳对东胡林人遗址已经有相当的了解,再加上自己从事的又是地质专业,她当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会不会又是一个东胡林人的遗骸?


当时她用树枝小心拨开浮土,一块疑似人体胫骨出现在眼前。循迹觅去,又发现了零星的散落人骨,同时也发现了残存在黄土断面上的人骨。在安排保护现场后,杨艳立刻回村联系地质专家。2016年12月29日,东胡林人的第一位发现者郝守刚教授到村里实地勘察,确定新发现的遗骸为东胡林人,依次编号为7号“东胡林人”。去年12月30日,北京市文物研究所赴东胡林人遗址开展了抢救性发掘。


在昨天的论坛上,门头沟区斋堂镇党委书记杨少培透露,北京正在推动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建设,东胡林人遗址正好处于这条文化带上。镇里有意向建设东胡林人遗址公园,目前初步设计两大部分,一部分是还原挖掘现场;另一部分是建设展陈博物馆,将有代表性的出土文物向公众展出,以遗址公园项目带动斋堂地区文化产业和旅游产业的发展。


新闻延伸:遗址正面临消失危险


值得注意的是,东胡林人遗址虽然是北京乃至整个华北地区年代最古老、内容最丰富的新石器早期人类文化遗址之一,但目前的保护级别并不高,因为保护措施有限,遗址保存现状当前并不乐观。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鲁怀安教授建议,应尽快提升“东胡林人”遗址的文化单位保护等级,从区级升格至国家级,建立“北京石器早期东胡林遗址博物馆”,建设成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鲁怀安认为,该遗址博物馆的建立,无疑将为北京西部旅游增加一处亮丽的、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参观场所,并能够成为一个供游人参观学习、学者研究求索的文化基地。


记者了解到,目前东胡林人遗址连同保存它的完整黄土剖面都正在面临着毁灭消失的危险,急需得到抢救与保护。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