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傅抱石长子傅小石昏迷四年:经济拮据不愿卖画为生

来源:网络 编辑:梁志钦 时间:2015-07-13 08:34 阅读量:696

导读 :
傅小石 1932年生,国画大师傅抱石长子,江苏省美术馆专业画家,中国美协会员 傅抱石长子傅小石昏迷四年三入重症监护室,夫人王汝瑜腿伤出入靠轮椅 “不知为何生活会如此焦头烂额。”她接受本报采访表示: “南京现在每天都是暴雨,雨水像

正文 :

傅小石 1932年生,国画大师傅抱石长子,江苏省美术馆专业画家,中国美协会员

傅抱石长子傅小石昏迷四年三入重症监护室,夫人王汝瑜腿伤出入靠轮椅

“不知为何生活会如此焦头烂额。”她接受本报采访表示:

“南京现在每天都是暴雨,雨水像倒下来一样,但即使这样我还是要去。”双腿行动不便多年,依靠轮椅走动的王汝瑜在接受收藏周刊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而她所 要去的地方正是南京中大医院,不为看病,而是探望与她相守50多年,至今昏迷不醒的丈夫——近现代国画大师傅抱石长子、著名人物画家傅小石,她这样的来回 已经坚持4年,日复一日。她说“我不能眼看着他这样不管,再多的钱也要出,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我都要救他。”

简介

傅小石 1932年生,国画大师傅抱石长子,江苏省美术馆专业画家,中国美协会员。

谈病情

四年前参加活动出车祸

错过最佳抢救时机昏迷至今未醒

近日,网络消息传出,半个月前傅小石因肺部感染再次住进南京中大医院重症监护室,至今尚未有转机,随后,收藏周刊记者联系到了其夫人王汝瑜,得知傅小石已 经昏迷四年,这是第三次进入重症监护室,“这次时间最长,进去二十多天至今仍没有好转。”王汝瑜的语气略显意外和焦虑。

四年前,年近八旬的傅小石与其夫人王汝瑜受邀一起到北京出席“江山如画”展览开幕。未料,途中发生事故,但当时坐在副驾驶的傅小石没有明显外伤,故未有人在意。

“当时只是听他说有点胸闷呕吐。”王汝瑜回想起来很是无奈,后悔当初没把呕吐跟车祸联想在一起,直至回南京后,傅小石有天晚上突发颅内出血,但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导致一直昏迷至今。

收藏周刊记者第一次联系王汝瑜女士时,她自己也正在医院检查身体,“十几年前我的腿就行动不便,近四五年出入只能依靠轮椅。”王汝瑜说,这四年来,她每天都依靠女儿推着轮椅送她到医院看望傅小石,为他送去亲自制作的营养液。

尽管自己也一身病痛,王汝瑜仍每天都坚持到医院,“我不能眼看着他这样不管,再多的钱也要出,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我都要救他!”年过八旬的王汝瑜如是说。

值得一提的是,据王汝瑜讲述,由于傅小石在此医院住太久,已经收到医院方面多次提出转院的建议,“所以,即使傅老能挺过这关,从重症病房出来,也可能回不 了之前那间病房了。”在此之前,傅小石已经转过几次院,目前这个情况也令王汝瑜很困扰,她甚至感叹“不知为何生活会如此焦头烂额”。

谈经历

患难夫妻携手50多年

傅小石逆境中苦练左手创作

傅小石与王汝瑜可谓一对患难夫妻。傅小石一生命运多舛,“文革”期间为保护父亲傅抱石的四百多张画作却被指欲叛国投敌,为此,他坐了近十年牢,左腿更在狱 中摔断。那十年期间,王汝瑜受到居委会多次离婚劝说,但对此她毫不动摇,均坚决拒绝。这一坚持却也为她带来厄运,从教师岗位直接调离,派往挖防空洞,抬 土,从拿笔到抬土,长期担任教职工作的王汝瑜实在体力不支,也因此落下腰肌劳损的病根。

1979那年,傅小石得知自己得以平反后,因兴奋过度而导致脑部中风,手术后傅小石四肢仅剩左手能动,这个结果对于作为一贯右手作画的画家傅小石来说无疑是极大的打击。

“当时为了照顾他,我在1980年便申请病退。”王汝瑜时刻在旁,鼓励他尝试用左手创作,而在经受过如此多的不公后,傅小石也决定接受这项挑战,绝不向命运低头。他先从最简单的笔画和写字练起,随后逐步开始尝试用钢笔画些简单的人物素描。

经过苦练,终于可以用左手驾轻就熟地继续他的创作生涯,在王汝瑜的努力下,傅小石相继在澳大利亚、美国、新加坡等国内外举办39次画展,另外还出了十多种画册,包括“大红袍”画册。使得其作品备受中外认可,并被世界多家美术馆和博物馆收藏。

傅小石曾为支持中国残联的工作,更捐赠了一幅18平方尺的《潇潇暮雨》。此外,他们夫妻先后还为希望工程、赈灾活动、重病儿童甚至是联合国捐出过几十幅作品。

谈卖画

承受高昂的医药费和护理费

期待傅小石醒来不想卖画

“花再多的钱也在所不惜,我相信小石肯定会醒来。”这是王汝瑜一直坚信的,四年来傅小石的医药费靠的仅是他每月八千多元的工资和王汝瑜每月两千多元的退休工资,但对于高额的医药费也只是杯水车薪。

“保姆的工资一个月四千多,最近我都请不起了,要省钱为傅老买药。”王汝瑜说,“如今傅老的造血能力已经快不行了,每天都得输血,打蛋白质。”最让她烦恼的是经济来源,让人惋惜的是,她们五十多岁的女儿也身患严重糖尿病,早在十多年前便无法工作。

有人曾问王汝瑜为何不把家里的画卖了,但她始终未能下定决心,她知晓那些作品对傅小石的意义有多重要,“万一他醒了,想要画怎么办?而且以后还要为他办纪念馆,在历史上留下有价值的作品。”

王汝瑜坦言自己非常珍惜傅小石用左手画出来的画,“一直以来,之所以很多人对傅小石的艺术有所了解,也是因为我们不太愿意用画作来换取宣传。”

7月6日,一名热心的志愿者获悉他们的情况,前往医院陪同王汝瑜检查双腿,让她很感动,“这两年经常会有一些志愿者过来帮忙,也幸亏有他们的热心。”

对话

“傅小石从来没有鉴定过他父亲一张画”

收藏周刊:除了工资,你们还有其他收入吗?

王汝瑜:曾卖过一些画,大概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那是傅小石左手能表现成熟的时候,但大部分用于慈善捐赠。我们之所以如此艰难,也是因为从1957年开始,傅小石的命运就累受打击。

收藏周刊:听说有不少人拿钱给傅小石鉴定父亲傅抱石的作品?

王汝瑜:可以这么说,傅小石从来没有鉴定过他父亲一张画,他从来不做这种事。而确实,曾经有不少人拿着一大叠钞票到家里,只要傅小石一个点头或者摇头,就可以把钱留下,但他从来没做过。哪怕他从小就跟着傅抱石一起画画,经常帮父亲的忙,但他就是不愿意做这种事。

收藏周刊:在不少人看来,作为傅抱石的长子,应该也存有傅抱石的作品,没考虑过卖画以改善目前的情况吗?

王汝瑜:傅抱石的画作由傅小石的兄弟姐妹商议决定,全部都捐赠给国家了。我们手上没有。哪怕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负责保管傅抱石近四百多张画,但也从来没想过留下一张作纪念。

收藏周刊:傅小石老师在您眼中是个怎样的人?

王汝瑜:我就是看中他人品好,幽默,为人正直!

名家点评

对于小石的画,不能用寻常的尺子去量。这是一颗热情的、不甘沦为平庸而虚度岁月的心。对祖国、生命、青春、历史、爱情、土地、平凡与不 平凡人们唱出的赞歌,是生命和艺术战胜死亡和残疾的丰碑。在那碑前的花束,就是妻子王汝瑜无私奉献给他的爱情,在误会、非难、困苦中都不曾凋谢……

——刘海粟 著名美术教育家、画家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