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安西敢:日本艺术市场的商业行为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3-08-20 10:55 阅读量:756

导读 :
  在一个酷热难当的夏日早晨,私营交易商、收藏家安西敢(Tsuyoshi Anzai)在他美观而低调的三层私立博物馆里迎接我,这座裸露着水泥墙的安西收藏空间于2007年落成,位于东京市郊的等等力,从涉谷做火车20分钟可达。第一层是Keith

正文 :



  在一个酷热难当的夏日早晨,私营交易商、收藏家安西敢(Tsuyoshi Anzai)在他美观而低调的三层私立博物馆里迎接我,这座裸露着水泥墙的安西收藏空间于2007年落成,位于东京市郊的等等力,从涉谷做火车20分钟可达。第一层是Keith Haring的各种作品,还有一幅 José Parlá 的新作,今年早些时候在Yuka Tsuruno画廊的艺术家个展上展出过。


  三层是专用于展出十件河原温的“今日”系列日期画作,而二层的墙上则被 Enrico Castellani 的糖果色浮雕占据。“在三楼看到的河原‘今日’系列其他一些作品在纽约Dia Beacon、芝加哥艺术学院和一座法国城堡展出过。这里的当然是一个小得多的收藏,但是这就是我手头的精品名作,”他谦逊地笑着说。


  安西1948年生人,毕业于庆应大学法学院。他在事业初期是在阪急做市场营销工作,还有一家女子运动服公司,曾经向Beams和United Arrows这样的精品时尚店供货,后来成为Burton’s的日本区总裁。1988年他创办了安西艺术办公室,打算开始在二级市场做艺术品交易,当时他 40岁。后来又经营了一家叫 Market Inc. 的小拍卖行。


  安西参与当代艺术和二级市场交易已经二十多年了,目前正计划在东京开设一家不大的一级市场画廊,可能就在未来一年内。“我很欣赏伦佐·皮亚诺设计的巴塞尔拜耶勒基金会——当然,我没能力办这种规模的展,也许可以办个小点的,”他笑着说。安西还希望在一年内在自己的私立博物馆里添加一个展厅,专用于展出法国艺术家Jean-Michel Othoniel的花环穆拉诺玻璃雕塑。


  虽然日本通常给人的印象是艺术品在私人买家中的需求并不高,但安西旋即指出这种需求只不过是跟美国和欧洲市场强调的地方不大一样而已。“我通过我的公司 Market Inc. 组织小型拍卖会有十五年了,还有从去年开始专门面向交易商作拍卖。据我所知这个系统基本上是完全面向日本国内的——邀请制的私人活动基本上每天都有,各种门类的,从传统日本画到茶具瓷器和当代艺术。这些不对外开放的活动一直以来都是所谓日本艺术市场发展的核心内容,在日本已经强势存在了很长时间了。


  然而安西认为这种日本艺术市场的“独一性”有时会引发一些古怪的商业行为。“日本最好的艺术家几乎全都被外国画廊夺走了——奈良美智、村上隆。这一定程度上跟日本画廊不做独家代理有关。日本一线艺术家都不会在这里跟某家画廊捆绑在一起,然而在纽约,几乎所有人都是效忠于某一个单一的交易商的。另一方面,我认为这种自由也许能给年轻一些的新人带去机会,让他们在未来可以获得成功,如果他们能找到一个有能力的画廊,可以为他们提供长期买家和支持者的话。富有的日本藏家往往没什么时间去自己寻觅作品,一般会委派他们熟悉和信任的交易商和顾问。如果我开始在日本代理某些国际艺术家,我认为这些藏家如果有意的话很有可能会来找我。”


  至于在1980年代末经济泡沫顶峰时期冒出来的艺术收藏热潮,安西强调那些收藏中有相当大一部分是基于错误的判断而做出的。“许多日本藏家至今还在买只有在日本国内交易的艺术品——比如日本画(nihonga)或洋画(yoga)。但是这些作品你不会觉得它们能成为所谓‘国际货币’的——它们没有任何在开放的国际市场流通的潜力。当然你可以说这些藏家买艺术品是纯粹为了欣赏,但是还是逃不开一个事实,那就是艺术终归是一种资产形式,好的艺术应该是升值的。但是这些‘仅限日本’的作品没有得到体现——你可能会说它们都已经升过了!考虑到当代艺术已经成为一种金融资产门类,这种隔绝于世的情况就格外令人震惊——像这样没有顶级藏家在积极买卖当代艺术杰作的国家大概就只有日本了。”


  他提到有一个新生的年轻藏家群体正在形成,品味和习惯在近年也有所改善,但安西还是希望能在画廊、艺术和藏家之间有更多协同的促进,把日本艺术市场推向新的层面。“由于缺乏有见地和能力的画廊以及活跃的国际市场,日本艺术家的价格总是很低,被低估了。比如户谷成雄的木雕。一件相当大的作品只要 50万日元就能买下了——要我说,以他的名望,这个价钱便宜得难以置信。另外很少有日本画廊是在国际级的层面上代理这些艺术家,把他们推向全球市场,所以知名度和价格没有相应地提升。我认为这真是一个耻辱。我们需要更多企业化的画廊来帮助这些艺术家。”


  安西重申归根结底“艺术就是钱”——至少在顶尖的、艺博会支撑的、权威的当代艺术市场中是这样——许多日本大牌画廊似乎都在逃避这个不怎么好看的现实。“日本的画廊普遍缺乏资金和资本,意味着它们没有办法把高品质的作品带到艺博会上去。坦白地说,要把强有力的作品卖给顶级藏家,你得有一定的财力。否则你作为一个画廊就无法发展,也没法把你的艺术家一起带上去。日本在这方面始终落后世界很多。”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