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最后的年画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2-08 12:00 阅读量:234

导读 :
三十年前的阴历小年,我应北京郊区顺义一文友的邀请到他家过年。虽然离大年三十还有一周时间,但当地的村民家家都开始忙活起来,杀猪宰羊,蒸煎各种面食,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成屉地制作豆腐,看着那热气腾腾的景象,你会觉得这郊区的年真正的是年呢!

正文 :

三十年前的阴历小年,我应北京郊区顺义一文友的邀请到他家过年。虽然离大年三十还有一周时间,但当地的村民家家都开始忙活起来,杀猪宰羊,蒸煎各种面食,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成屉地制作豆腐,看着那热气腾腾的景象,你会觉得这郊区的年真正的是年呢!

文友老高本是门头沟人,因了文学的姻缘,他与顺义的一个女诗人走到一起,他们当时已经有了一个上小学的儿子。听说我要来家里做客,嫂子专门找人杀了一只羊招待,这让我很过意不去。同为农村出身的我,知道家里的一只羊对于一个小孩子有多么的喜爱。现在,由于我的到来,孩子得多伤心呢?尽管孩子在叫我叔叔的时候十分亲昵。

我在老高家住三天。第二天吃过早饭,老高说他负责的乡文化站要在学校操场上举办迎新年文艺活动,问我是否有兴趣参加,我说只要是你组织的活动,我都想看。老高那时刚调到乡政府工作,属于临时工,据说县里准备按特殊人才给他解决城镇户口。乡村的春节文艺活动,大都是踩高跷、跑旱船一类,还有的弄一些歌舞,放着高音大喇叭,老百姓自然非常喜欢。这使我想到鲁迅先生笔下的《社戏》,在江南水乡,人们宁可划着船也要到一二十里外的乡镇去看社戏。可以说,那小小的社戏舞台,就是当地整个乡村最快乐的精神寄托。

这天下午,老高约我一起去见他们的党委书记。党委书记过去是个林业局副局长,他到乡镇做党委书记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我们见面的时候,他喝得半醒半醉,大肚便便,说话语无伦次。老高说,北京的红记者想采访采访你,你把乡里的情况给红记者说说。党委书记示意我坐在他旁边,便絮絮叨叨说他是哪里人,他怎么当的生产队长、党支部书记、公社副书记,接着讲如何到农业局、林业局,最后讲到乡政府工作时,他几乎都要睡着了。我碍于老高的面子,使劲打着精神听着,还煞有介事地做着记录。待到他实在讲不下去了,我对老高说,让书记好好休息吧,哪天他明白的时候咱们再采访。

从乡政府出来,我感觉外面的空气十分的清新,我猛地吸了几大口,这时天阴得已经开始有零星的雪花飘落了。我对老高说,咱们赶紧回家吧。老高有点难为情地说,我真不知道书记今天喝成这样,早知道就不安排你们见面了。我说,到年根儿了,当官也难,不知道有多少老百姓年终分不到钱呢!分不到钱,他们就会到乡政府上访,虽然这是年年都发生的事,可谁都不好处理。老高说,你在乡镇干过,有这方面体验,难得你能理解他们各自的难处。明天我带你去看一个有意思的地方。

第三天上午九点,老高骑着自行车带着我,来到十几里地远的杨镇。杨镇位于京平公路两侧,交通位置发达,这里的民风淳朴,房屋建筑跟其他地方不同,除了房顶上都有兽脊,在屋檐、天井和进门的影壁墙上都有画年画的习俗。老高带我来到一农户家,不巧,街门上着锁,门环上挂着一个记事本和一支圆珠笔。老高说,这是他的画家朋友张歌租的房。张歌今年不到三十岁,山东潍坊人,原在地方文化馆学过几年美术,擅画年画,前年来到顺义,以给当地农家画画为生。张歌画画有天赋,很善于把潍坊年画和顺义地区农村相结合,不到一年时间,就在当地小有名气,很多农家新房落成或春节,都邀请他给画年画。那个年代,还不兴呼机、手机,联系的方式就是到家里预约。如果张歌不在家,他就把记事本和圆珠笔挂在门上,让来人自动登记,简单把要求、地址写上,几天后他就会亲自登门去谈。

我们在张歌家附近等了半个多小时,也不见他回来。老高怕我着急,就带我到附近村里的农家去参观各种年画,有的是张歌画的,也有的是当地画家画的,画风基本都是松鹤延年、年年有余、五谷丰登一类,虽然有些土气匠气,但不失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按照事先的安排,中午饭后,我就要坐长途车回到我农场的家。老高把我送到车站,他说他会告诉张歌,说我等了他很长时间,希望有机会我们再相见。我说,我很佩服这个叫张歌的人,我想对他说,美在民间。老高说,美在民间,这四个字你总结得很到位。如果有可能,你回去以此为题,给张歌写篇文章吧。我说,好呀好呀,我此时真的有写作的冲动呢!

时光流逝,转眼过去三十年了。前几天,已然从顺义区文化馆退休的老高给我打电话聊天,谈到当年的往事,我们都很感慨。我问他,现在的乡镇干部不敢胡乱喝酒了吧?老高说,自从中央出台了八项规定,工作时间还真没人敢喝了。我又问,当地农民建房过春节还保持画年画的习俗吗?老高说,很少了,现在的农家院子一部分随着城镇化拆迁了,一部分院里盖满了房子,暂时出租挣点钱,更主要的是等着拆迁补偿,谁还有心思去欣赏年画呢!老高的话让我感到很凄凉,即使我十分怀念那曾经的美好,可我也没权利阻止老百姓发家致富啊!我还想到了画家张歌,我问老高,你跟张歌还有联系吗?老高说,已经五六年没联系了,听说他去了通州宋庄画家村,估计是嫌我们这地方没有生存的空间了。俗话说人各有志,我很理解他。

放下电话,我在百度上搜索画家张歌,竟然没有他的一点信息。看来,他还没有真正地闯出名堂来。不过,在每年的春节前夕,我还会时常想到他,特别是想到他家门环上悬挂的那个记事本和那支圆珠笔。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