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饶先生的学问令人叹为观止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2-11 08:00 阅读量:199

导读 :
饶先生的学问令人叹为观止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荣新江谈饶宗颐 记者:请您总体评价一下饶先生的学术成就。 荣新江:饶先生的治学范围可以说是上下五千年,东西数万里,宏通古今中外。从内容上说,

正文 :

饶先生的学问令人叹为观止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荣新江谈饶宗颐


记者:请您总体评价一下饶先生的学术成就。

荣新江:饶先生的治学范围可以说是上下五千年,东西数万里,宏通古今中外。从内容上说,既有传统的经、史、子、集,又有20世纪初叶以来新兴的考古学、美术史、历史语言学等诸多方面,尤其钟情于出土文献,举凡甲骨、金文、简帛、敦煌吐鲁番文书、金石铭文,都有所涉猎和贡献,提出古史研究的多重证据法。此外,饶先生学艺兼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饶先生著作等身,仅《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就有皇皇14卷20巨册,每卷主题和分册内容如下:卷一《史溯》第一册:古史系统、神话传说与比较古史学。卷二《甲骨》第二、三、四册:甲骨集林、殷代贞卜人物。卷三《简帛学》第五册:简帛文薮、长沙楚帛书研究、睡虎地秦简日书研究、敦煌汉简编年考证、新莽简辑证。卷四《经术、礼乐》第六册:经学昌言、古乐散论、随县曾侯乙墓钟磬铭辞研究。卷五《宗教学》第七册:宗教总说、道教探原、佛教渊源论、老子想尔注校证、悉昙学绪论。卷六《史学》第八、九册:国史上之正统论、史学论丛、南方民族学论丛、九龙与宋季史料。卷七《中外关系史》第十册:中外关系史论集、新加坡古事记、星马华文碑刻系年。卷八《敦煌学》第十一、十二册:敦煌学散论、法京所藏敦煌群书及书法题记、敦煌白画、敦煌曲、敦煌曲续论、敦煌琵琶谱。卷九《潮学》第十三、十四册:广济桥志、潮州沿革志、潮州艺文志、潮汕地方史论集、薛中离年谱、郭之奇年谱。卷十《目录学》第十五册:词集考、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善本目录。卷十一《文学》第十六册:楚辞论丛、楚辞地理考、楚辞书录、楚辞与词曲音乐、选堂赋话、文选卮言、文辙新编。卷十二《诗词学》第十七册:诗学论集、词学论集、清词年表。卷十三《艺术》第十八、十九册:书学丛论、画宁新编、远东学院藏唐宋墓志目、黄公望及《富春山居图》 、供春壶考略、明遗民书画初论、八大山人画说、虚白斋藏书画解题、选堂书画题跋集。卷十四《文录、诗词》第二十册:选堂文集、选堂散文集、选堂赋存、选堂诗词集。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饶先生出身潮州士人家庭,父亲饶锷先生,颇富藏书,著有《潮州艺文志》等。饶先生幼承家学,谙熟岭南文献掌故,对于经史子集以及释道图书,都有爱好,打下了极好的学问根基。抗战前后,在两广一带整理乡邦文献,并帮助叶恭绰先生编《全清词钞》 。还曾应顾颉刚先生之约,编《古史辨》第八册,并撰《新莽史》。1949年以后移居香港,先后执教于香港大学中文系、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一度出任新加坡大学中文系主任,并曾从事研究或讲学于印度班达伽(Bhandarkar)东方研究所、法国国家科研中心(CNRS)、美国耶鲁大学、法国远东学院(EFEO)、法国高等研究实践学院(EPHE)和日本京都大学等高等学府。退休后任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艺术系荣誉讲座教授。

饶先生的学问触类旁通,从乡邦艺文,到东南史地以及海外丝路;从清词,到敦煌曲,乃至整个敦煌学;从古史辨,到上古秦汉历史地理。我觉得他还有一点值得称道,就是走到哪,学问做到哪,而从青年时代起,饶先生到过许多地方,除了国内名山大川,还有欧美、日本、南亚、东南亚,以文会友,搜寻材料,推陈出新。还有就是饶先生做学问,不拘一格,利用各种方式,不论什么场合,大大小小的文章,随手而出,让学界有应接不暇的感觉。这些做法,造就了饶先生的伟大学术成就,成为一代宗师。


记者:请谈谈追随饶先生过程中对他为人的感受。

荣新江:我是1991年8月到香港大学参加隋唐史国际学术研讨会的时候,第一次拜见饶先生。他对我当时有关晚唐五代宋初的敦煌归义军史研究很有兴趣,所以就由香港中华文化促进中心邀请,安排我在1992年11月到1993年5月,到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访问,跟随他做敦煌学研究。以后又多次到香港,也会在北京见面,耳提面命,受益良多。

我觉得饶公为人谦和,他每送我一本书,都写“新江兄正之”“新江吾兄吟正”等,对年轻人奖掖有加。所以我和他虽然年龄差距很大,而且分处内地、香港,原本的价值观念当然不一样,但一见如故,每次谈话,都非常愉悦。他对我没有任何保留,有问必答,我不仅时常去跑马地他的家里问学,还有机会进入他在另外楼层的书房和在附近的专门画室。我也倾力回报,帮他编辑过八卷本《法藏敦煌书苑精华》 《敦煌曲续论》 《敦煌吐鲁番本文选》等书。


记者:请谈谈他的学术观念对学界的影响。

荣新江:由于20世纪50年代以来大陆有多年的封闭,很难看到港台、海外出版的饶先生著作,对饶先生的学问也就不甚了然。自80年代后,饶先生时常到内地讲学或参加学术会议,著作也不断在北京、上海等地刊出,今天国内学界,饶先生的大名可谓无人不晓了。其学术影响力,已经遍及许多领域。

我觉得饶先生还有另一个学术贡献,就是对海外汉学界的影响。饶先生1965年在巴黎、伦敦调查敦煌写卷,把所得一大批敦煌曲子词精选出来,并研究敦煌曲的年代、作者,词与佛曲之关系,词之异名及长短句之成立等问题,目的是探讨敦煌曲与词的起源问题。1971年,饶先生完成《敦煌曲》一书,由欧洲汉学泰斗、法兰西学院讲座教授戴密微译成法语,合法汉文本为一编,由法国国家科研中心出版。后来饶先生在巴黎讲学之际,将散在写卷中的白描、粉本、画稿等研究敦煌画极重要的材料辑出,编成《敦煌白画》一书,由戴密微等译出,在法国出版,中法对照,有图有说。戴密微对饶先生的敬佩,甚至把他俩到瑞士旅行时饶先生一路所吟诗歌,都翻译成法文,发表在欧洲专业的学术刊物上。因此,饶先生通过多次在法国讲学,以及大量译成法语的文章、著作,影响了一代法国甚至欧美的学人,不少欧美汉学研究者从选题到研究,都受到饶先生的启发和指导。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