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线条运动的美学极致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2-26 12:00 阅读量:194

导读 :
精研与突破 当今中国书法界百舸争流,对于古代传统的格局,既能入又能出,在对传统辩证考量的基础上予以突破,可谓名家辈出,而洪厚甜先生即是其中极为突出的一位。 他笔下的世界,是当今书法界有口皆碑的顶尖作品,行笔恣肆,气象

正文 :


精研与突破

当今中国书法界百舸争流,对于古代传统的格局,既能入又能出,在对传统辩证考量的基础上予以突破,可谓名家辈出,而洪厚甜先生即是其中极为突出的一位。

他笔下的世界,是当今书法界有口皆碑的顶尖作品,行笔恣肆,气象朴茂,时呈逸宕之势,无雷同刻板之弊。是吃透线条内涵律动、及其技术内涵的精髓,酿造出来的艺术奇葩。

洪厚甜谈艺自推汉魏以来古调,取法浑穆,其间金石味极为正宗。于书法史作贯通式的研究,复直溯秦汉魏晋,结体典雅考究而气势磅礴,势头来得宏大壮美,渊博淹通,格调高古。所谓工夫深,结体自稳,天资好,落笔便超。

线条律动的技术内核

新时期书坛有所谓“流行书风”的铺开和论争,如果说洪厚甜是流行书风的灵魂人物,则其笔墨较同仁更加的自由解放,变化无端,有的笔画处置看似松散,实则出于故意,裨使间架笔画流动连贯,从断简残碑中得来的古人的心曲,犹如文章巨擘化用经、史、子各种典籍,书风著实深沉,不求秀逸之表,而自出其风神高致,使笔墨生成一种浑然天成的醇厚妙味。运笔飞动,而意念丝丝入扣。

他近年的变法,实于多年前已打下伏笔,即对高难度绞裹笔法的再度锻造,遂得法度之辩证关系,而能跳出樊篱,其最重要之创造,非洪氏个人莫属的风格指纹,乃是其于笔画配置、间架结构达成一种高明的契约关系。

在汉碑上有突出成就,所谓古法,首先是秦汉精神,秦汉的浑朴与古拙,这是中国人骨子里边所固有的。这种雄浑、质朴、古拙的精神,已经化为一种营养丰厚的艺术元素。线条远非一种结构工具,更是力感的承载,蕴含在字迹之中的气象及美学眼界,均由力感体现。所谓高峰坠石、千里阵云、陆断犀象、万岁枯藤……等等,皆属对于力感的形容。是技术范畴和美学品位的最佳结合。

线条的运动美学,线条的运动势能,线的律动和美学内涵,综合到极致之处,就达到一种圆融,一种突破,线条运动的极致,乃是一波才动万波随,生机浩沛的生命活体。而这一切,乃由厚甜书家高度的敏悟来时间完成,最终塑立线条的技术内核。如蔡邕《九势》中所说:“藏头护尾,力在其中,下笔用力,肌肤之丽”、“圆笔属纸令笔心常在点面中行”,厚甜先生吃透此种运笔力量的涌动和节制,从而造成一种活力无穷的势能,笔力在发生位移的过程中,总有不绝如缕的动力跟随护持。

美是自由的象征

厚甜曾经在一个访谈中谈及:如果说行书、草书是舞蹈,以外在形式表现美的话,那么高境界的楷书就是“老生敲木鱼”,表现的是深刻的生命体。他指出:楷书其实最难,它并不是其他书体的基础。他表述以精辟的譬喻:“僵尸再美也是无意义的。无论是褚遂良还是颜真卿,他们写过那么多有名的帖,你有看过每一件都是一样的吗?”

综而言之,厚甜的用意深远,即程式化是艺术的大敌。

洪厚甜先生的书道,窃以为无法模仿复制,正在于其天赋,其丰富的表现力,宏大的个性空间,超绝的空间处理,线性律动的独在,刚柔高度融汇的天籁之音,均在戛戛独造的创造力天赋之中。

飞白笔法的运用不仅是带着镣铐跳舞,更是在钢丝上行走,虽说书画同源,但在飞白的纹理映射方面,则大有区分,书法的飞白度的掌控极其微妙,落笔、行笔和提笔等等过程中,其间的章法、结构形态,往往达于极处,就是辛弃疾所说的,“殆天数,非人力”,功力稍有不到,即全盘毁于一旦,即出于人力,而成于天然,回落于大海风涛之气、古槎怪石之形,即天然的境界、天然的神髓。孙过庭说:“旁通二篆,俯贯八分,包括篇章,涵泳飞白,若毫厘不察,则胡、越殊风者焉。”正是这种微妙关节的形象表述。

飞白虽说是传统概念,但在洪厚甜这里,已远远不是寻常的枯笔或故意的蓄墨有限,它更是一种非他非他莫属的原创风格特征,一种非他莫属的秘密武器,刘熙载说:“逆入,涩行,紧收为行笔要法。”笔触的综合效应,在洪厚甜美学境界这里,分解他的笔法的锋、侧锋、藏锋、露锋、实锋……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他的笔触,具有超强而又灵敏的柔韧弹力,他从技术手段悟入,从哲学启发悟出。内劲浑厚,力量很大,接手就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如山岳威峙,如海潮磅礴;但在一番急流澎湃的力量拍击之下,更有松风古韵流贯提起,浑穆苍古,而又高逸幽雅。刘熙载《艺概》云:“书当兼备阴阳二气,沉著屈郁,阴也;奇拔豪达,阳也。”此则有似太极拳,柔中寓刚,刚柔相济。一招一式,浩气充沛,观其行拳,温煦如春风拂柳,轻柔若行云流水,内里其却蕴涵着无穷的力量。

因此有网友受其作品震撼,由衷感叹:洪厚甜先生的手笔,如天上的苍鹰,矫健有力,如浩瀚的海洋,波澜壮阔(见网友zhihuiguo在百灵社区的留言)。确为善鉴者之言。

美是自由的象征,厚甜的书法实践,以及他的艺术所达到的峰巅境界,乃是不断追求想象的自由和展开生命的渴望,包含着最为活跃的自由的要素,即一种自觉的、有意识的力,换句话说,乃是生命力最完美的诉求,线性系统运动过程完美展现,是手段和目的的高度统一,是生命意志和自由意志的艺术呈现。

(文章有删节)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