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的传奇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2-28 04:00 阅读量:163

导读 :
我与小可相识结婚几十年,从开始他就不停地说他小时的乐园——大雅宝。那的人和事通过他的讲述,在我心里成了人间的世外桃源。久而久之对大雅宝除了神往、羡慕更有几分仿佛也曾身在其中的熟悉。 2016年3月23日,为了筹备“大雅宝胡同甲2

正文 :

我与小可相识结婚几十年,从开始他就不停地说他小时的乐园——大雅宝。那的人和事通过他的讲述,在我心里成了人间的世外桃源。久而久之对大雅宝除了神往、羡慕更有几分仿佛也曾身在其中的熟悉。

2016年3月23日,为了筹备“大雅宝胡同甲2号”这个展览,20几位大雅宝人相聚在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其中许多人已有几十年没见过面了,第二代中的年少者也已是耳顺之年,与黃永玉叔叔和郎郎笔下小飞侠们的模样几乎是面目全非了。但以我观察,他们虽然都已经长成大人或者说进入老年,个个依然自信、乐观、善良,还有点大大咧咧的“傻气”。他们中大部分人经历了“文革”的各种磨难和时代变革所带来的坎坷,有的甚至在生死边缘走过一遭……在他们身上还看得到父辈的影子。从心理学的角度,性格是童年养成的,大雅宝给了这些当年的孩子们幸福、有安全感、值得骄傲又回味无穷的人生起点,也就是给了他们坚强、快乐又自信的人生。

黄叔叔以大人的视角写了大雅宝孩子们的快乐生活,通过他的描述,我们鲜活地看到了那个人人上进、胸怀理想又和谐相处的年代;郎郎几十年赤子之心不灭,依然从孩子的角度描绘当年的快乐和各种调皮带来的小确幸,这些回忆足够让永远纯粹的“大雅宝孩子们”一直得意地偷笑。

2016年5月,“大雅宝胡同甲2号——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的传奇”首展在香港会展中心亮相。此后,我们一直不断丰富展览内容,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已把这个展览作为永久保留项目,将在持续的完善中进行巡回展出。内地首展来到了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举办方提供的宽敞展出场地让我们能更为全面地展开讲述“大雅宝”的故事,文献与展出内容相较增加了许多。

希望通过这个展览,让朋友们了解那个渐渐远去的时代,那些创造了新中国艺术辉煌的英雄们。他们高贵、儒雅、探索、坚韧、有担当;他们有着不同的艺术道路和观点,却和谐相处,互相尊重、理解;他们是一群平凡伟大的人,不但创造了让人称奇的、中国童话式美好的“大雅宝胡同甲2号”,更一起创造了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的辉煌,为中国现代美术奠定了良基,成为我们这个古老国家悠久文化的继承者与开拓者;他们承上启下,热爱自己的民族和文化,把民族的未来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他们不在意个人的得失,历经后人难以想象的磨难与艰辛,始终没有改变过初衷;他们无怨无悔地为追求中国文化的更加美好,奋不顾身地走到生命的尽头;他们是平凡善良的知识分子;他们是有着最伟大抱负的大艺术家;他们是普通的丈夫和妻子;他们是繁忙宽容的父母。他们是中国美术的一代宗师、是中国文化的一代宗师,所创造的成就一直默默地服务于国家和社会,被后人享用。而作为创造者,其中的大部分人被渐渐遗忘,慢慢淡出了人们和历史的视野。我想通过这个展览,给美术史增加一点点内容,更希望抛砖引玉,让这段历史更加完善、丰富和准确地呈现。


回忆大雅宝:

这里曾是艺术群星会聚之地,令20世纪美术史熠熠生辉的不少艺术杰作就诞生在这个大四合院之中。这里曾是美术领域的学术高地,几代美术学子进出其间向老师请益,成为学院的第二课堂。谁提及那时的大雅宝胡同甲2号,也就掀开了现代中国美术史的一角。

——李松《镌刻在艺术史上的大雅宝胡同甲2号》

前几年母亲在时,还提起,住大雅宝时,李(可染)伯伯曾说过:“陈若菊,我的画你喜欢哪张就拿哪张”,后来回到家和我父亲说起,我父亲不同意母亲去要画:“画一张画不容易,哪能随便要,搞散了就不好了。”母亲听父亲的,父亲是她的老师,那时的母亲只有三十七八岁,想不到那些。

——周容《回忆在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日子》

记得一年春节,母亲听见敲门声,说有客人来了,打开门后,哇!只见黄永玉叔叔身穿土家族服装,背了一个大筐,黑妮露出两只圆眼睛,拉着黑蛮的黄妈妈,梳着高高的马尾巴,摩登漂亮。平时不太说笑的父母亲和着他们的拜年声笑成了一片。黄叔叔的出现带来了很多新东西,他让生活在东城根的人们见识了另一种方式和态度。

——董一沙《父亲在大雅宝的岁月》

邹佩珠阿姨喜欢反串须生,她拿手的是《搜孤救孤》。常濬先生唱的是《碰碑》。黄叔叔回忆,他还听过李苦禅伯伯的《夜奔》。这我没有印象了,可能我那时已经在这些美妙的音韵中渐渐睡去了。我在朦胧中还看见他老人家,正在虎虎生风地耍弄关公的青龙偃月刀,忽而又化为金钱豹的钢叉。

——张郎郎《大雅宝旧事》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大雅宝甲2号院内充满了温馨与欢乐。那个时期,许多社会名人和艺术家经常到访那里,记得有齐白石、吴作人、萧淑芳、吴祖光、新凤霞、黄胄、黄苗子、郁风、沈从文、华君武、赵丹、黄宗英……郭沫若和于立群夫妇还去过一次呢。

——常寿石、常朴石、常柱石《忆父亲常濬》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