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新《红木》国标发布——红木行业面临何种局面?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3-03 16:00 阅读量:475

导读 :
近日,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官网发布新《红木》(标准编号GB/T  18107-2017)国标(以下简称“《红木》新国标”),将代替原《红木》(标准编号GB/T18107-2000)国标,并将于2018年7月1日开始实

正文 :

近日,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官网发布新《红木》(标准编号GB/T  18107-2017)国标(以下简称“《红木》新国标”),将代替原《红木》(标准编号GB/T18107-2000)国标,并将于2018年7月1日开始实施,与原《红木》国标中的“5属8类33种”对比发现,新《红木》国标中33个树种变为29种。此外,本标准对红木的定义、分类、要求、验证方法、判定等进行了规定,为规范红木及其制品的生产、经营、贸易提供了依据。

33种变29种 红木类别发生改变

纵观《红木》新标准,修改内容共计29处,其中备受业内关注的部分是红木树种由原来的33种改为29种。

紫檀属花梨木类中的越柬紫檀、鸟足紫檀被认定为大果紫檀的异名,被删除;黄檀属黑酸枝类中的黑黄檀被认定是刀状黑黄檀的异名,被删除;柿树属乌木类中的蓬塞乌木被删除;原属于柿树属乌木类的毛药乌木被归为条纹乌木类;将原鸡翅木类中的铁刀木属改为决明属。

在红木市场上,大果紫檀常被称为缅甸花梨柬埔寨花梨或越南花梨,鸟足紫檀常被称为老挝花梨。业内专家表示,由于原产地加工对木材加工方式不同,使得后两者外观看起来与大果紫檀有所区别,但实际上这两个树种与大果紫檀同为一个类别,不能区分到产地。

除了合并一些同种异名的树种外,《红木》新国标标还对8类中的6类红木特征表述进行了修改,并增加了“木材结构特征”和“气味”试验方法。如将“紫檀木类”的“木材的心材,材色红紫,久则转为黑紫色”修改为“木材的心材,材色红紫至黑泽色。”将“花梨木类”的“木材的心材,材色红褐至紫红,常带深色条纹”修改为“木材的心材,材色浅红褐、红褐至紫红褐色,常带深色条纹”等。

稀缺资源受保护 树种鉴定仍难

《红木》新国标不再局限于“专业”“业内”,而是与国际和现实接轨,增加了管制及保护信息。在《红木》新国标29个树种中,共有17个树种被列入CITES(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管制,降香黄檀、刀状黑黄檀、印度紫檀3个树种被列入国家植物名录Ⅱ级保护。其中,降香黄檀、刀状黑黄檀更被“双重保护”。

这就意味着,一旦树种被列入CITES附录II管制,在进出口国际贸易中必须向政府有关机构出示已经获取的CITES证明文件,否则会被扣押甚至没收。

此外,《红木》新国标由原来的“测定方法”改为“试验方法”和“判定”,在试验方法方面,删除了“管孔测定”方法,《红木》新国标中的试验方法包括木材构造特征、材色、气味、气干密度4方面。据业内人士介绍,原标准中的“平均管孔弦向直径要求”实际试验中有难度、不易操作,导致变异性较大,因此将此删除。《红木》新国标的试验方法丰富了检测环节,将更为科学可靠。

尽管的制定规范了红木材种的数量和标准,让红木市场发展“与时俱进”,但仍未能解决消费者最关心的问题——如何在购买红木家具时判定树种。

《红木》新国标将红木分为紫檀木类、花梨木类、香枝木类、黑酸枝木类、红酸枝木类、乌木类、条纹乌木类和鸡翅木类8类,并列出了8类红木材料的木材构造特征、心材颜色、气味等主要特征,便于鉴定这些原材料的类别。不过,类别易断,树种难判。《红木》新国标中对树种的判断采用宏观构造特征和微观构造特征双重判断的方法。其中,微观构造的判定更需要对导管、轴向薄壁组织、木纤维、木射线肉眼难以判断的特征进行判定。

痛点仍存 行业关注度不高

对于《红木》新国标的修改,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委会主席团主席邓雪松认为,准确地说内容只是做了一部分微调,将材质相同而名称不同的进行了合并,不存在取消的问题。“这几种材料在当前的红木家具行业中都不是主导性的用材,所以我认为对行业不会产生大的影响”。

紫檀属花梨木类中的越柬紫檀、鸟足紫檀被认定为大果紫檀的异名。在红木原材料市场的固有认知里,越柬紫檀又称柬埔寨花梨,相对较少见。鸟足紫檀原木市场上一般称老挝花梨,香味较淡。相对大果紫檀来说,树心较扭曲,出材率比较低,纹理变化也比较多。大果紫檀,传统俗称的缅甸花梨。香味明显比鸟足紫檀、越柬紫檀要浓郁,又称香花梨。

鉴于原材料久置或制作成家具后,木材原本的香味几乎都被掩盖,近乎于无,故而三者成器后但就香味而言难以区分。越柬紫檀、鸟足紫檀、大果紫檀色泽相似,且密度相仿,故而将其三者合而为一是有一定道理的。只是在家具商家看来,这三者的价格有所差异,同尺寸的3种原材料,大果紫檀价格较高,其次是鸟足紫檀,越柬紫檀在三者中最低。

而统一为大果紫檀后,市场上越柬紫檀和鸟足紫檀的价格或将有所提升。而对于树种的鉴定,邓雪松直言新标准并未解决这一问题。“红木材质只能鉴别到类,而不能鉴别到具体树种,这种情况一直被红木家具生产制作厂家和消费者所诟病,也给消费者带来了很多困扰。”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