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孙永:书画造假门道深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3-06 12:00 阅读量:201

导读 :
用假画进行学术攻击更悲哀 美术报:您如何看待书画艺术造假的现状? 孙永:艺术品造假贩假,是古老之业,并不是现在才形成的利益链,古代也存在造假的作品。我觉得造假分两种,有一种是不单纯为了获利,还是追求艺术水准的;还有一

正文 :

用假画进行学术攻击更悲哀

美术报:您如何看待书画艺术造假的现状?

孙永:艺术品造假贩假,是古老之业,并不是现在才形成的利益链,古代也存在造假的作品。我觉得造假分两种,有一种是不单纯为了获利,还是追求艺术水准的;还有一种是不管质量好差,纯粹的利益至上,这种造假冲击了市场,也把我们的艺术作品,尤其艺术大师作品的含金量降低了。如果只追求利益,除了我们画家、藏家深受其害之外,文化产业也很难真正发展。

举个例子,前几年我们给陆俨少先生编了全集,花了四五年时间,相当于重新学习了一遍陆老的艺术。那几年,各种各样的真假作品都会汇总到我这里,就发现关于陆老的造假市场,基本集中在香港、上海、浙江这3个区域,因为陆老在这些区域的影响力最大。有人专门仿他中早期的,也有专门仿晚年的,各有造假的门道。赝品也是分高中低档次的,现在在浙江,陆老的低仿已经基本没有市场了,因为浙江人对陆老的研究越来越深入,低仿在浙江没有生存空间,就转移到北方。但是,同样的,如果李可染先生的作品到浙江来,看懂的人就相对较少,而北京一带看懂的人就相对多。所以贩假也有异地销售的特点。

还有一些做法,是把一套画,真的假的掺在一起卖,一套作品就变得越来越假。有一件陆老的作品请我们鉴定,颜色很火气,一看就不是陆老的水平,但是水墨是陆老的笔意。市场上设色的画卖的比黑白水墨的贵,这件作品是在陆老的水墨基础上后加的颜色。这种半真半假的“假画”,真的是毁了一张好画。现在科技发达了,造假的手段也多样化,鉴定越来越难。比如一张画,可以全部扫描、打印,再仿制,仿真度很高,一般人看不出来。陆老的一件作品就被人扫描,放得比原作还大打印出来,进行复制,因为作品越大价格就越高。

还遇到过一种情况,人家有争议,把我的作品拿出来和一些大师比较,故意选假画,说我画得差。利用假画来攻击我的学术,我们从学术上也是受害者,我觉得这个事情更加悲哀。

公检法机构需要艺术鉴定人才

美术报:对于这样的现状,您有怎样的建议?

孙永:我们现行的管理规则是存在一定的漏洞的,艺术品销售的平台有没有责任把关,买家买到假画与平台有没有关系,这个始终是有争议的。

在去年的政协会议上,公检法有关的同志都在场,我就谈了一下这个问题。书画方面的制假贩假其实是很专业的问题,我们没有一个能够“艺术打假”的专门机构,公检法其实也缺乏这样的专业人才,艺术品在鉴定方面是存在一定难度的,不像其他商品有质监局的管理。

尤其是书画逐渐与市场接轨之后,由于很难管理,从中获利的制假贩假的始作俑者被法办又是少数,在丰厚的利润驱使下,有人选择铤而走险,这些利益链要斩断就显得相对困难。往往一张假画,是经过几道手续来完成的,比方说有刻章的、有专门落款的、写书法的、画画的、销售的,都有分工,涉及面比较广。几百块钱生产的东西,出手甚至可以到几十万、上百万,所以说这个暴利行业,如果相关部门不直接干预,就没有办法控制。

精益求精的作品很难被仿造

美术报:作为艺术家,遇到自己的作品被仿冒,能做些什么呢?

孙永:在1990年左右就开始陆陆续续有我的假画了,这么多年过来,假画可能会越来越多,我存了很多仿造我的假画的资料。有时候这边作品刚刚上展览、出画册,那边假画已经出来了。

作为画家对于自己的画,现在只要有机会,我尽量很主动地免费鉴定,认真负责地对待藏家。但是,艺术家不可能一直做鉴定,我们也是业余给大家掌个眼,所以很有限,因为可能在市场上有一定数量的作品流动,我能看到的就只有几十张、上百张。让画家自己跑到一线去打假也不现实,画家通常是很矜持、斯文的。

绘画界如果越来越讲究速度,对造假者来说就是个好事。技术难度偏低的画,其实对造假者是有利的,一些十分复杂的、讲究技术含量的作品,仿的相对少,因为不好把握。所以,现在尽量让自己每一张作品,更加地精益求精,让人家仿起来不是这么容易,在更高的艺术追求的同时,等于说是增大了仿造的难度。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