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郑艺:现实主义中的阳光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3-12 12:00 阅读量:223

导读 :
2月28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绘画系主任郑艺先生不幸病逝。作为当代现实主义油画家,他始终恪守厚重土地,从不同视角表现乡土、表现民生,是一位在绘画精神、主题和风格上都紧贴时代脉搏的艺术家。本刊特刊发郑艺教授的一篇自述文章,以表缅怀。

正文 :

2月28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绘画系主任郑艺先生不幸病逝。作为当代现实主义油画家,他始终恪守厚重土地,从不同视角表现乡土、表现民生,是一位在绘画精神、主题和风格上都紧贴时代脉搏的艺术家。本刊特刊发郑艺教授的一篇自述文章,以表缅怀。

自上个世纪末,我为东北农民画了一系列肖像,以求在大人物旁边或者后景的陪衬人物被精确的画笔凸显出来,容他们在油画里有属于自己的欢乐与惆怅。我始终强调画面应有属于自己的阳光美学,这束光线总是照在观者感兴趣的地方,我称之为现实主义的阳光。

当我怀着这种叙事情结去“观测”黑土地上生灵的一举一动时,抓住人们心灵的眼球变成了一件没那么繁琐的事。从带有自然主义倾向的《驰骋的心》开始,我希望它能给同样站在阳光下的你带来真人、真事和真精神。那时常有人问,这个经常来东北和农民吃住畅谈的画家调到清华大学去教书了,会不会脱离生活?会不会被“学究气”同化?

生活中往往会有很多疑问,但有的不需要被回答。

在这个年代,伪饰与虚华有足够能力灭掉挚诚,当然,诚挚的艺术也一直耿耿于怀地激荡在热爱它的人心里,遇有机会就发散出逼人的感染力。

农民题材在很多人眼里是一种带有“主旋律”色彩的伪游吟诗人式的命题。我以为这样的认识方式本身,即带有一种危险的傲慢。倡导主旋律绝不是指简单意义上的歌功颂德,表现真、善、美就是主旋律,它非常宽泛,而且非常自由,绝对不会束缚你。因为它的核心是提倡现实主义道路,它是让你成大师、成大家的阳关大道。现在很多人一提主旋律就反感,感到受束缚,我想他还是没有正确理解。我觉得艺术家应该有社会责任感,作品应该关注现实生活,无论你画人物、静物还是风景,都能透视出艺术家的世界观,如果宽泛地认识主旋律,拿主旋律套任何画家,套毕加索都能套上,他们都是走的这条道儿。因为他们反映了生活,表现了艺术家的才能,凸显艺术家的高尚情怀,我就一直坚持艺术源于生活,坚持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我感觉这是艺术家的资本,要是没有切实的生活感受,瞎编或者照画册画就太没劲了。

从小受的教育能影响你一生。我从小就喜欢列宾的画,这奠定了我的基本的审美情趣,一直影响到现在,可能还要影响到未来。再说,我从小就接触东北农村的人们,喜欢他们。在我眼里,列宾就是文化英雄,他关注人生,关注社会,他是为人生而艺术。为艺术而艺术也很好,但是,为艺术而艺术的核心就是为人生而艺术!列宾的画充分反映了俄罗斯一代人的精神面貌。我追求这个,也最欣赏这个,而且我认为那是艺术当中最有难度的。因而,我追求人道主义的亲近感,这种亲近感能唤起人们的共鸣。

俄罗斯的画面带有沉默的伤感,却又有诗般的神秘与庄严。我们从列宾身上可以吸收开阔的审美理念。没人要求列宾去画《礼拜行列》,但他为他的时代画了群像。那么多人在那儿游行,有农奴和地主,也有村警、乡警和神职人员,有街道干部、交通协管员等等,你看他们哪个人没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和精神状态?今天看,这幅画难道不是俄罗斯的民族心灵史么?是不是我说的主旋律?这正是我们说的主旋律。

我更关注巡回展览画派那一批画家的艺术状态,他们普遍关注普通人的命运。所以我就想到“中国油画学会”提出来的十六字方针——“真诚心态、关注现实、多样探索、民族精神”。我感觉提得很好,他们倡导的是最根本的,是真、善、美。这么多年来我也努力地体会这些东西,真诚心态太重要了!关注现实,不是瞎编,不是杜撰,“源于生活,多样探索”说的是广泛性,不能老是一种模式。“民族精神”是要强调自己的情感,装也装不出来。你仔细想想,“中国油画学会”有这么一个方针,确实是一条正道,多年来我一直是按这个路子走的。

我的技法有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我在鲁迅美术学院上学四年没用过小毛笔,画油画哪有用毛笔的?感觉用毛笔特别业余,从来都使小刷子。但是1988年,鲁美办了一个油画技巧研修班,请法国画家伊维尔来教油画技法,他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我从他那儿学到了对事物观察和理解的方法。他的技法使我开阔了眼界,但最重要的是伊维尔的艺术和生活是浑然一体的,不是说上班画画,下班没事了,而是时时刻刻都与画画有关联。很多人说有时间我也能画那么细,其实根本不是时间问题,完全是认识问题。我跟伊维尔学的仅仅是绘画程序和造型规则,体会到了素描多深刻油画才能多深刻。

我画的农民都有一种独特的精神内涵。这么说容易说得很空,精神是实实在在长在他们身体里的。假如翻画册看列宾的《怯懦的庄稼汉》《充满凶光的庄稼汉》,那是19世纪的俄罗斯农民。我画的这些农民,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东北农民,最起码有这么一种生存状态,更重要的还是透过这些表现他们的精神。

我在教素描人体时想传达一种理念,我认为素描是一种哲学,是一切造型的基础。不仅仅是所谓的结构、比例、体积等等。素描是整体认识事物的哲学,我把这个传达给学生,这么教素描,学生自然就有兴趣了。我希望能建立清华美院的学风,清华有学风——“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关键是我们这代教师如何在画面上去体现做人、做事,体现自强不息和厚德载物。这是素描,素描应该这么认识。

我曾到中央美院给王沂东的研究生代过课,那些学生都是美院附中毕业上本科,然后读研究生,信心满满,天天看一屋子的大师画册,我感觉很有压力。我从毕业就没画过人体了,但我深信也不会差,只是没有他们画得熟练,但这一点也不影响我指导他们。我每次给他们提一个问题得想好几天,说得要准,而且不轻易动手,动手就得不错。两周以后更较劲儿的是画面提升到一种创作意识上,模特儿坐在这儿,也有一种意蕴。要体会这些东西,就是靠眼角高一点、肩膀低一点表现出来,画出来完全不同,有的传神,有的就是习作。我重点从这个角度讲,包括素描概念、对画的认识等等,他们感觉到确实不一样。

写实也是表现派,你能完美地表达才是表现。写实的表现是静静的,面上看不出来的,那是更有力量的表现。像怀斯那样,经过无数时间的积累,密度很大的表现,我感觉这才是表现。米勒也曾经说他是表现,他说:“我画得字正腔圆只是因为低沉而显得含混不清。”说得非常对,他不是像安格尔画得那么明白那么清楚,但是特含蓄。那真是较劲儿,虚虚乎乎里头每个骨头节都存在,这难道不是最好的表现么?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