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著名画家曹湘秦先生因病医治无效去世,终年七十三岁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3-21 12:00 阅读量:228

导读 :
3月20日,原西安长安画院院长、何海霞美术馆馆长、陕西省侨联副主席、陕西省政协委员、著名画家曹湘秦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今天上午11时在西安去世,终年七十三岁。 曹湘秦女,汉族,湖南人,1945年出生于西安。1962年跟随国画大师石

正文 :

3月20日,原西安长安画院院长、何海霞美术馆馆长、陕西省侨联副主席、陕西省政协委员、著名画家曹湘秦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今天上午11时在西安去世,终年七十三岁。

曹湘秦女,汉族,湖南人,1945年出生于西安。1962年跟随国画大师石鲁、何海霞研习中国画。生前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曾任陕西省政协委员、陕西省侨联副主席、西安长安画院院长、何海霞美术馆馆长等职。

1987年她设计主持“香港长安花灯展”;1990、1991年先后应澳门政府邀请设计组织“澳门陕西民间工艺展”、“长安画派源流展”;1993年赴日本、台湾出席“长安画院院展”、“两岸美术观摩展”;1995年赴台湾举办“何海霞、何纪争、曹湘秦家族画展”并出版画册,同年参加“全国首届扇面大展”担任评委;1996年在昆明组织举办“中国书画现代名人作品展”;1997年组织“全国中年画家陕北奠黄陵采风活动”;1998年组织“全国中年画家澳门写生活动”;1999年赴澳门出席参加“澳门回归全国书画邀请展”;2000年由北京出版《何纪争、曹湘秦山水画专辑》,同年组织全国中年画家云南、泰国写生活动;2002年由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国画名家作品精选•曹湘秦作品集》;2003年受南京美术馆邀请合作主办“何海霞艺术展”并主持艺术研讨会、编辑出版“长安画派”研究专题报刊;2004年由北京工艺出版社出版当代名画家技法解析——《曹湘秦写意山水》;2005年策划《西部风韵》大展并出版大型画册;2005年荣获“第五届当代中国山水画展”银奖。

曹湘秦先生不但是位著名画家,同时在文艺评论、组织活动以及书画鉴定等诸多方面建树卓著,撰写发表《关于长安画派》、《在黄土地上耕耘》、《世纪末的丰碑》、《没有民族性,就没有世界性》、《中国书画市场走向二十年浅析》等文章,并和西安、中央电视台等单位联合拍摄《艺术与市场》、《生活收藏》等专题。



曹湘秦讣告

原西安长安画院院长、何海霞美术馆馆长、陕西省侨联副主席、陕西省政协委员、著名画家曹湘秦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18年3月20日11时在西安逝世,终年七十三岁。兹定于2018年3月22日上午九时在西安市殡仪馆“仰止厅”举行追悼会。谨此讣告。

西安长安画院

2018年3月20日


传统与创新之路探讨

文丨周大鹏

在新世纪的钟声敲响的时候,理论家在努力检视中国画的历史命运,有历史责任感的画家则依然殚精竭虑,于尺素之上开辟新的世界。他们有的已经声名远播,有的埋头躜行不计闻达于一时,曹湘秦即属于后者。但人们仍能够从她那一个阶段一个阶段显现的丰硕成果,窥见她跳跃式提升的创作激情,紧跟民族时代的韵律,奏响一曲曲中国画的黄钟大吕。

曹湘秦山水画作的重点题材是陕北黄土高原和西部山川。长安画派的旗手石鲁首先叩开了黄土高原的审美之门,从而打破了南方山水一支独秀的格局,确立了西安在当代中国画坛的地位。但长安画派大师们远未及完成对黄土画风的探索,由于文革的创伤使他们过早的离开人世,在艺术上留下了太多的空白和驰骋想象力以及创造力的余地,因而,后代的西安画家寻前贤而行,继续对黄土高原作持久而顽强的掘进,人才辈出,硕果累累,形成了当代中国画界一个引人瞩目的后长安画派景观。综观之,新黄土画风大致呈两种面目,一是以前卫的精神、语言重新审视题材,人数虽不多,但成绩斐然;二是借传统以开新,这传统既有古代的,也有长安画派的,这部分人数更多,成绩很大。曹湘秦即属于承古开新派的中坚力量。

曹湘秦画风的总体风格可概括为雄秀二字。显然,她是从自己的导师石鲁、何海霞那里获取灵感。石鲁的雄浑强悍、何海霞的雄奇灵幻,均给她以滋养和支持。她一则继承了大师雄强的一面,二则结合女性心灵的秀润舒静,形成了自己的画风。于1999年创作的“陕北放牧”是她画风的代表作之一。这件作品从构思到完成,历经五六年的锤炼才日臻完善,最终定稿。画面以对角线分为两部分,中远景是典型的陕北高原风光,平整的台地与沟壑的组合,是方与圆构图的奇妙搭配;以褐黄色为基调,将点景的牛羊和放牧人均笼罩在温暖而略带苦涩的气氛中。多数人画陕北,大致就是这个样子,其寓意是在展示大自然雄浑壮阔的同时,折射出生存的艰苦和生命力的顽强深沉,那些作品往往统一在一种色调中,或纯用水墨,或敷以浅绛。曹湘秦并没有到此为止,在对角线的右前方与光秃秃的高原相呼应的,是一片长满了狼牙刺般枣树的台地,那坚硬的小叶灌木生机勃勃、郁郁葱葱,以花青参墨色晕染,显得愈见清润苍茫,刚劲繁茂,洋溢着蓬勃的朝气和生长的喜悦。分割这两部分的对角线,是一带朦胧的雾霭,蜿蜒飘忽,轻纱也似,将两部分过渡的那么协调、流畅。从而,生命的青绿与干枯的褐黄、方的造型与圆的晕染、生存的现实与理想的憧憬,都和谐地统一在雄伟与秀润之中。她的许多作品中,将中国西部荒凉、悲壮的自然风光,在她的审美观中转换为雄壮、苍茫壮烈之美,以其阳刚、雄强、厚重,成为她20世纪末的时代绘画的主旋律。

董其昌抓住王维“笔意清润”的特点,认他为中国山水画“南宗之创始者”,这么一来,山水南北宗的源头都在长安这个地方,这对曹湘秦形成自己的风格,当然有了精神和传统上的支持。作为生于秦地的湖南人,她又有独特的遗传环境。她的父亲是黄埔六期的老将军,母亲是念过中央音乐学院的教师,人称湘人为湖南骡子,言其性格倔强,意志坚韧。家庭的文化氛围和秦地风韵的濡染,不仅给了她文学、音乐、美术的素养,也培养了刚柔相济的个性。早在90年代,曹湘秦写了篇文章《我的话》,里面写道:“功夫应在画外“。她从小阅读过了中国大量文学,熟读唐诗、宋词、元杂剧、明小说、中外名著,她欣赏中外古今名曲。中国的戏剧、昆腔、民间美术等等,都给她过非凡的艺术启示,艺术家的内在本质力量对象化为艺术品,不能不带有生命原色的痕迹,由于她有大量的丰厚地艺术修养作底蕴,因而她绘画语言营养非常丰富,功夫地基扎实。这大概是曹湘秦画风形成的内在依据。

曹湘秦的绘画精神可以从她的作品中把握到,即崇尚理性、表现崇高、追求厚重、简洁、生命力。传统山水画名画的林泉高致至今仍产生着这样那样的影响,但作为在长安画派影响下成长起来的画家,她却总是以积极入世和理性的态度看待生活,以天人合一的眼光观察大自然,努力表现宇宙生生不息的创造伟力,进而昭示民族和画家的生命人格。如果说理性与崇高的精神主要体现在她的山水之中的话,那么花鸟画则以和谐均衡、含蓄沉静、明朗乐观的韵致表达了贫瘠地带的生命之光和对人类健康向上感情的依恋与歌颂。曹湘秦的花鸟画多取材于别人常忽视的野花野草,如遍布陕北贫瘠土地上的酸枣树、野菊花、蒲公英等“贫贱”之花,也画象征高洁的水仙之类,那些富贵之花还未见其涉笔。这些花卉散发着野逸清旷之气,即便是山脊洼洼里的草花,也都显得不媚不俗,优雅高洁。这里绝无意去作不伦不类的比附,生硬的象征是难以具备确定的意义的。曹湘秦之所以钟爱那些被人忽视的花草,与她的生命历程息息相关连。她自幼历经苦难,当过工人,做过教师,搞过美术设计,作过干部,一直在贫瘠地带生活,在逆境中奋斗,充满了对美好生活的渴望。理解苦难、追求美好,是她创作的信条。因而,她的画不是美声唱法的交响乐,也不是清雅恬淡的田园牧歌,而是黄土脊上的信天游,即体现民族生命原色的心灵歌唱。

曹湘秦的山水画脱始于传统,这个传统主要指长安画派:其中黄土系列出自石鲁,而画湘西等非黄土系列的,明显受何海霞影响;另一路则直接从明清文人画中借鉴创化而来并有所超越,其代表作为“禅界”。这幅画完全突破了上述两系列的以书法入画、笔大于墨的技法,用墨繁密厚重,层层皴擦渲染,突出山石的体面感和质量感,并特别注意光的来向,用干湿积墨法铺陈,将光影、水气、山峦、飞瀑的明暗处理的逻辑清晰,近处的松林中跳跃出数棵红色松枝,创造了一个黑白红的奇幻世界。这类作品的灵感显然来自龚贤,但笔墨与造型更富时代感。在线的运用中竭力探索体面的效果,当是对元以后过分强调线和笔墨趣味的超越。而靠渲染取得质量感和深邃感的手法曾为吴冠中所激赏,认为“那与油画的表现手法并无宵壤之别”。

除了在线的运用中探索并创造山水的体面质量效果外,她坚持山水造型的具象性与地域性,一般不画有生活实感,却无生活实景的山水。其实,五四以来的中国画革新,首先是从重视写实入手的,而山水无定型正是要被打破的。曹湘秦有很强的山水形象意识,她的山水画,能抓住真山真水的特征为之传神立传,所以大都可以标出地点来,如“黄河曲”、“陕北放牧”、“陕北佳县”、“湘西张家界”、“猛洞河”、“峨嵋山清音阁”等等。她的山山不同、水水不似,完全甩弃了无定型山水造成的千人一面、万部一腔的空洞与模仿。另外,她的重视写生与超越写生,则将画家独特的情感与审美意识灌注对象之中,画出“一个‘这个’”来。“一个‘这个’”是指特定的山水个体,使之达到明晰的个性化,而这种独特而鲜明的个性,“就是理想艺术表现的真正中心”(黑格尔)。画出了山水的独特性即“这个”,也即抓住了山水的灵魂神韵,使一个独特具象的山水,有了普遍与无限的审美意义。古人说:“形具而神生,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实为肯綮之论。关于此,理论家王宁宇也有中的之言:“把自己的感情与写实结合起来,中国文化才有前途。写实断不了根。写真的东西,二十年后中国会出现一批大师。”曹湘秦的黄土画风以其鲜明的地域化个性特征,以及赋予的雄秀苍润的魂灵,突破了一般陕北题材的水准,升到了一个新的层面,哪怕“这个”与当代画家差异不大,但也是突破。

曹湘秦较强的造型能力、流畅的绘画语言功夫、突出的时代精神,均是其所长,但笔墨的独立性还不成熟。中国画是老年艺术,主张的是大器晚成,作为画家,她的艺术年龄还正年青,但她所强调的做学者型画家的主张,作画即作人的观念、顿悟与渐悟相结合的创新态度,将成为她日后攀登高峰的精神财富。她选择了一条艰难吃苦的艺术攀登之路,但这条路是摘取德赫巴尔王冠顶上钻石的耀目阳光之路的颠峰。我们预祝她成功。

2001年6月13日于西安市文联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