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文艺批评要树立“文体”意识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3-26 12:02 阅读量:311

导读 :
一个优秀的文艺批评家,虽未必是一个优秀的“文体”家,但应当树立一种“文体”意识。什么样的批评文章才是好文章、好文体呢?笔者以为就是要树立自己鲜明的文章风格和语言风格,在文章和文体上具有一种开创性和引领性。文体的基础是风格,风格的基础是语言。

正文 :

一个优秀的文艺批评家,虽未必是一个优秀的“文体”家,但应当树立一种“文体”意识。什么样的批评文章才是好文章、好文体呢?笔者以为就是要树立自己鲜明的文章风格和语言风格,在文章和文体上具有一种开创性和引领性。文体的基础是风格,风格的基础是语言。故此,锤炼语言,建立语言美感,乃是文艺批评的首要任务。

现在批评界有一种时髦的风气,受西方文艺批评影响,通篇不谈作品文本而空谈学理,形成了一种学院化的八股文风。有人写文章,通篇堆砌空洞辞藻和一堆不知所云的学术概念,却不涉及最起码的作品文本,是为不谙文艺本体之故。有人虽涉及文艺本体,但所批评的作品到底好不好,在文学艺术史上处于什么地位,连自己也搞不清楚。

没有好的文学语言素养,成不了优秀的文艺批评家。所以,好的文艺批评,必须建立在汉语文学之上。汉语的基本特质是简洁之美、凝练之美和生动之美。也就是说,要以简练、生动、形象的语言来描绘和解释艺术美。因此,批评家必须具备较高的文学素养。这倒不是说一定要会作诗词、懂格律,而是要懂汉语语法和文学修辞,尤其是要具备古代文学修养,养成文学表达,研究“文章学”。优秀的文章,一定是多种文体的杂糅与创造。譬如李白的古风,虽是诗歌,却夹杂了散文化的文章体裁,而且汲取了许多地方的民歌样式,加入了很多文学修辞,形成了一种“歌行体”。梁启超写批评文章,虽已是文白夹杂的“报章体”,但他好用古风来改造自己的文风,并由此形成了其脍炙人口的“新民体”,值得借鉴。

所以,要写出好的批评文章,先要懂得什么是好的文章。

单从语言文体来说,我以为,简明易懂、语言生动、文字优美、简洁凝练、不故弄玄虚,就是好文章。批评文章不是板着面孔教训人,也不是一本正经地摆弄枯燥学理,而是深入浅出,通俗易懂。远的不说,毛主席的批评文章就是模范。毛主席的文章是典型的生活化叙事,把所有道理都融入平常的生活叙事,读来言简意赅,幽默风趣,富有生活气息。如他在《反对党八股》一文中讽刺教条主义者:我们有些同志欢喜写长文章,但是没有什么内容,真是“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他的批评文章并没有板着面孔教训人,而是把一些生活哲理融入文章,语言生动诙谐,富有文学性。好的批评文章,本身就是一篇好的文学作品。所谓文学艺术,就是用优美、生动的语言修辞与笔墨线条,将自然与社会生活具象地呈现,并寄寓一种崇高的思想情感,从而引起人的审美共鸣。所以,文艺批评不能没有情感。没有情感的批评,好比是面对死人说话,不可能真正打动人。康有为、梁启超、毛泽东等人的批评文章,都以理性和气势见长,但理性中又夹杂着浓烈的情感。不具备文学素养而写文艺批评,只能是枯燥无味。现在很多批评文章虽然用的是汉语,但缺失了汉语美感,通篇都是西方学术名词,且句式冗长、累赘,属于典型的食洋不化、学术八股,虽洋洋万言,却不得一处之妙。

文艺作品是美的,文艺批评也应当是美的,甚至本身就是美文。批评文章不仅要让人看得懂,更要让人有阅读美感,让人体味到语言美和意境美。故此,举凡能成为经典的批评著述,一定是美文。李斯的《谏逐客书》,贾谊的《过秦论》,欧阳修的《朋党论》,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新民说》,毛泽东的《矛盾论》和《实践论》,既是批评文,也是政论文,更是千古美文,这都源于他们具备强烈的文体创造意识。将政论文写得像文学美文,这是一种创造。

呼唤优秀的批评文体,追求批评语言的简洁之美和生动之美,并非是要回复到文言时代,或故意追求古奥艰涩的文言表达,而是应该在文学修辞上下功夫,尤其是要重新检视古代优秀的“雅言”传统,摈弃学院化的八股文风。这方面,启功先生是一个好榜样。他曾严厉批评了学院化文风,称自己为“中学生,副教授”,虽是调侃和自谦,但其实是对学院化八股文风的一种反讽。

(作者系文化学者、《中国书法》杂志社社长助理兼编辑部主任)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