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拥抱区块链,解决艺术市场难题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4-03 12:00 阅读量:663

导读 :
“文交所”流产了,艺术博览会对藏家的吸引力越来越弱了,艺术品一级市场画廊艰难转型,二级市场的“风头”也没有那么猛烈了。艺术品市场如何开拓、创新,艺术金融是否能够成功,难点在哪里? 日前, 2018清华大学艺术与资本论坛在京举

正文 :

“文交所”流产了,艺术博览会对藏家的吸引力越来越弱了,艺术品一级市场画廊艰难转型,二级市场的“风头”也没有那么猛烈了。艺术品市场如何开拓、创新,艺术金融是否能够成功,难点在哪里?

日前, 2018清华大学艺术与资本论坛在京举办。在论坛的两个话题“艺术金融政策与艺术品投资”和“艺术品交易模式创新”的探讨中,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艺术品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黄隽、国家画院理论部研究员朱其、著名国际艺术策展人程昕东、中国工艺艺术品交易所总裁高常梓、北京国际文化艺术保护中心主任孔达达、北京国艺公盘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子龙、 ART 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联合创办人包一峰等分享了对艺术市场、艺术金融的深刻认知。

艺术市场和艺术金融是两个不能画等号的概念。艺术市场一直存在资本的力量,但艺术和资本的结合所产生的新事物“艺术金融”和简单直接的艺术市场相比更像是一个谜局。

艺术和金融何以能够结合?朱其认为,二者的共性在于都是符号经济学。“两个画家的水平一样高,有名的画家作品可以卖1000万人民币,没名的画家只能卖5万人民币” ,这就是符号的增值利润。于是,当一个画家具有了艺术史的地位,他就相当于一个中型的上市公司或者一支小型股票。然而,仅仅是“符号效应” ,并不足以支撑中国艺术市场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因为这个市场缺乏稳定的价格体系。“只是个别少数的富翁去炒一个作品,如果有两个人决定不炒了,另一个人支撑不下去价格就掉下来了。 ”所以,朱其认为,中国艺术市场的升级需要艺术、资本、制度的三鼎汇合,现在还处于一场足球的上半场,下半场应该是与艺术金融体系相适应的机构市场。

作为中国最早一批出色的画廊人之一,程昕东提醒对资本的介入要保持清醒。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我们第一代画廊还没有站稳脚跟就已经开始讲艺术金融了” 。金融资本时代对过往的艺术系统提出了新的挑战,原本处于艺术系统底层的公共教育在资本的强势介入下愈发薄弱,艺术市场碎片化。资本获得了艺术系统的话语权,艺术评论丧失独立价值,艺术品的评价建立在单一的市场价格标准上,优秀的艺术家被市场过早地消费了。“今天的艺术品价格绝对会被后人耻笑,因为今天的价格忽略了核心的价值。 ”程昕东呼吁,建立完善健康的艺术系统,在各个城市、地区建立公共艺术收藏,让艺术人才回到艺术核心价值中。“艺术市场的发展没有资本的支持不可能壮大,但如何在艺术和资本之间建立合理的关系,让其各就各位,这是未来要达成的目标。 ”

高常梓和他的团队,在艺术金融模式创新方面,探索了五年,有成功的例子,但更深切的体会是“真的很难” 。“艺术金融,不是艺术和金融的简单相加,而是在艺术品资产化的过程中理论创新体系、金融化运作体系、产业形态体系、支撑服务体系的组合。 ”他归纳到,所谓艺术品金融化和资产化,应该具备几个特征:真伪无疑义、高市场认可度、强流动性、容易保管、权属清楚、价值相对稳定、保值增值。在艺术品金融化的过程中存在三大难题:法律缺失、监管缺位、社会缺信。他比喻到:“艺术和金融就像一对恋人,金融财大气粗,艺术美丽动人。二者性格大相径庭:金融是高度理性的,艺术是十分感性的;金融关注的是物质价值,艺术关心的是精神价值;金融追求的是标准,艺术讲究的是变化;金融追求规模和批量,艺术强调独特与唯一。 ”以上差异,注定艺术和金融的结合需要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高常梓认为,“在这个漫长的过程当中金融应该主动拥抱艺术,而不是艺术羞答答地向金融献殷勤。艺术金融的创新更多的是金融方面的创新,而不是艺术方面的创新” 。具体而言,就是让更多的市场因素、更多的机构参与到艺术金融服务体系的建立过程中,包括鉴定、估值、保险、保管、计算、交易、银行、物流、配送等等,共同解决艺术品交易过程中存在的“确真、确价、确权和流通性”四大难题。

就艺术品的流通交易,孔达达和赵子龙不约而同谈到“区块链”对于优化交易模式、解决定价问题的重要意义。孔达达认为,区块链所实现的金融系统和技术系统的信用革命,会使艺术品销售有一个质的变化,它的最大优点就是降低交易成本。艺术家的管理系统、艺术品的真伪反馈、黑市交易、打击艺术品逃税和离岸化问题都能在区块链当中得到很好的解决。赵子龙认为,区块链可以作为很好的艺术品定价估值工具。任何一个商业或者是交易行为一定要形成闭环,资本能进入也能退出。他指出艺术市场有四大问题:一是艺术品没有完成“资产化”环节,就直接进入了金融环节;二是片面追求快交易,资本的投机属性过重;三是投资与消费严重脱节,投资过热而消费过冷;四是交易所本来是用来定价的工具,很多人对它却有误解。赵子龙在艺术品资产化的实践中,一方面从艺术家开始打造信誉,汇总各种数据,另一方面与地产行业的闲置空间相结合将艺术IP资产化,用流量来换作品。从市场反映看,在没有任何成本也就是房租和专业导购的情况下, 8万到10万人民币价位的作品销量不错。

如果将艺术市场分层,在高端市场,艺术品的作用远不止于鉴赏收藏,家族信托、慈善信托等都赋予艺术品某种社会作用;在大众市场,孵化和培育大众艺术审美能力,以设计带动艺术消费,成为一种流行选择。“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老百姓财富的增加,大家对文化的需求、艺术品的需求会越来越强烈,对财富管理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强烈。 ”黄隽表示对艺术市场的未来充满信心。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