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新南风”:根植时代土壤的图像及文化呈现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4-04 16:01 阅读量:395

导读 :
润物无声春满江  谢麟 传统中国画在当代的发展面临着几方面的困境,一是缺乏相应的文化背景,这种文化背景确定社会及受众对中国画的审美及文化精神的认识和欣赏;二是现当代“西学东渐” ,特别是西方美术教育体系及审美标准作为

正文 :

润物无声春满江  谢麟

传统中国画在当代的发展面临着几方面的困境,一是缺乏相应的文化背景,这种文化背景确定社会及受众对中国画的审美及文化精神的认识和欣赏;二是现当代“西学东渐” ,特别是西方美术教育体系及审美标准作为中国当代美术教育的主干,造成了审美判断、美术创作观念西化,并形成广泛的社会共识,这种非主体的文化认同感严重地制约了中国画在当代的发展;三是大多数从事中国画研究和创作的画家,因知识结构,社会环境,市场因素等,对传统中国画的研究不够深入,没能从文化精神和审美特征上感悟中国画艺术的内涵,更没能从中国画所承载的东方文化精神,以及笔墨语言的审美特征等方面认识和理解中国画艺术的文化属性,造成当代中国画大多重“技”而轻“意” 。

当代中国画艺术,应该是在传统中国画的审美和文化精神传承下,融合当代的文化精神和审美观念,适应当代社会和文化形态的需求,具有时代特征的艺术形态。“新南风”就是一些对当代中国画创作有共同艺术理想的广西画家,在这种思考下提出来的一种审美理想和追求。

“新南风”的宗旨是传承传统中国画的审美和文化精神,以南方地域和文化特征为创作依据,以富有南方特点的艺术面貌,探索当代中国画创作的发展方向。其审美特征是以传统笔墨语言,表现南方恬静清雅的审美特点和以当代的审美观念观察自然、生活产生的情感,作品在传承传统中国画的同时,强调鲜明的时代性。

传统中国画的“南宗” ,强调以“写意”入画,以“文气”造魂;石涛的“师造化”而写“胸臆” ,强调在对“自然造化”的感悟中,表现“心造化” ,以“我”为主导,均强调了“物”与“我”的关系,并以此促进中国画的发展。现当代,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李可染等艺术家在广西的写生创作中,形成自己的艺术面貌,以写真山水来改造传统中国画,并完成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当代转型。作为广西当代中国画的开拓者,阳太阳、马万里、黄独峰等老一辈艺术家,在继承传统中国画的同时,立足广西地域和多元的文化土壤,坚持写生创作,构建了广西中国画的当代形态。这种形态是传统中国画艺术在特定地域——当代南方的发展,既有传统中国画艺术的审美特征和文化精神,又有广西地域与当代文化特征。这是“新南风”图像审美特征和文脉所在。

近日展出的“新南风” ——广西中国画名家六人展就体现了这种艺术特点。

阳山的山水画传承了他父亲阳太阳的艺术精神,以他对广西桂西北的深切感受,在写生创作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写意豪放的笔触,表现了红水河流域的荒莽与雄奇。在表现南方山水中,他打破了传统山水画的定式和前辈的经验,从对自然景象的观察表现中,总结出了自己的表现语言,形成富有个性的艺术风格。

余永建的花鸟画作品,以鲜明的南方风物入画,作品书卷味十足,清雅而高洁,鲜活而生动;他表现的题材多样,生活气息浓,有一股亲切的乡土味。他的人物画以表现“黑衣壮”为主,富有民族特色。

白晓军以富有个性的笔墨语言表现桂林山水和桂北景色,使作品在清雅明秀中多了一分厚重,灵动而丰富多变,从另一个角度表现了桂林山水。他的笔和墨相互交融在一起,形成整体气韵,使作品清秀而浑厚。

王庆军的山水画以表现南方山林为主,他用厚重的笔墨和绚丽的色彩,生动地表现了亚热带丰富多彩的景象,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面貌。亚热带山林是山水画的一个新的表现内容,丰富的植物树林,很多是传统中国画范本没有的,他通过观察写生,在作品中生动表现出来。

潘正华的人物画表现了广西南丹白裤瑶民族的生活,他从白裤瑶的民俗、着装、民族文化等体验中提炼出具有时代性的表现语言,灵动、大写意的笔墨,使作品生动而富有艺术感染,表现了白裤瑶民族淳朴的精神面貌。

我创作的“山水”图像没有自然的参照,是对自然山水的认知和对山水美学理解所追求的“心象” ,着力体现自己对理想的山水境界和人文情怀的追求。在创作中,我力求以书法用笔入画,就是想体现传统中国画语言特点,“写”出气韵生动的审美精神。

这些作品体现了鲜明的地域特征,以传统中国画笔墨语言和审美精神表现了作者对自然和生活的体悟与情感,形成独特的艺术面貌。这种面貌体现了作者的审美精神与文化理想的追求,因此也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

“新南风”对中国画的文化思考和艺术探索,给当代中国画创作带来一股清新的气象,这种传统中国画审美精神的当代呈现,具有积极的文化意义。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