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海岱气象——读刘罡山水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4-12 12:00 阅读量:236

导读 :
望天门(纸本设色)  刘罡 写意是中国传统美学的核心,是中国绘画的本质精神,也是中国艺术区别于西方艺术的显著特征。写意,简而言之即抒写心意,抒写人的本性,画家要在包容万物的大化中凭虚御风,物我两忘,如东坡之夜游赤壁,“

正文 :

望天门(纸本设色)  刘罡

写意是中国传统美学的核心,是中国绘画的本质精神,也是中国艺术区别于西方艺术的显著特征。写意,简而言之即抒写心意,抒写人的本性,画家要在包容万物的大化中凭虚御风,物我两忘,如东坡之夜游赤壁,“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 。然而, 20世纪之初西式美术教育体制的引入,加之中国特殊的社会文化生态,将西式的造型观念切入中国画,一切从造型出发,中国画从功能、境界、题材到表现方式等各个方面都发生极大的改变,当中国画日益精确、工细和科学之时,我们离写意精神已渐行渐远。

和当今绝大多数画家一样,刘罡接受过系统的专业训练,但其可贵之处在于,通过大量且长期的技法磨练和对山川万物的深入体察之后,他深刻理解了山水画的澄怀味象和天人合一,“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 ,从而逐渐逼近写意精神的本质所在,在认识上产生质变。这无疑是一个艰难的历程,它固然需要积稿盈笥,废画三千,但更需要的是精思,是敏悟,此不可以妙密得,亦不可以岁月到。

以我所见,刘罡山水最为突出之处有二,其一是鲜明的节奏之美。

《中庸》有谓: “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 ”情感抒发是人的本性的正常流露,但必须“中节” ,有一定节制,所以孙过庭强调“思虑通审,志气和平,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 ,在这一点上,古典时期的东西方艺术是相通的。“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 ,是苏东坡对吴道子绘画的评价,同时也寄寓了其理想境界。同理,吴道子的“当其下手风雨快,笔所未到气已吞”的豪放,是筑基于严谨的法度和适度的控制之上的,很显然,一味的放纵即失之荒率,流于江湖。而正是在对画面轻重、缓急、虚实、收放的调整控制中,绘画的节奏之美于兹出焉。刘罡的山水很好地把握了这个尺度。在本质上,他属于豪放一路,但他的画在吞吐大荒、天风海雨的豪放中仍不失法度,理性仍融于跌宕豪放的情绪之中,大开大合,有张有弛,致广大而尽精微,正是常人难以企及处。

其二是宏大高远的气象。泰山为五岳之尊,雄峙东天,气势磅礴,虽然在历史上画者寥寥,但近现代以来已成为山水画的热门题材。写泰山之形易,欲写出泰山之势、泰山之神、泰山之文化底蕴,实属不易,刘罡的泰山山水由早期的追摹形似到现在的物我两忘、心手相应,任意挥洒,已渐臻自如之境,浑不知我为泰山欤,泰山为我欤!他成功地表现出泰山峻极于天的雄伟气象,是宏大的、高远的,又是幽深的、厚重的,同时还是变幻的、灵动的。生息于斯,朝夕相对,他深入体味泰山的丰厚内涵,最终呈现出纵横吞吐、苍茫深郁的海岱气象。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