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恽南田“信笔涂鸦”行书联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4-18 12:00 阅读量:257

导读 :
恽寿平(1633—1690),名格,字惟大,后改字寿平,以字行,号南田,晚居城东,又号东园客、草衣生、迁白云渡、白云外史,斋名“瓯香馆”,清初著名书画家,“清六家”之一,诗人。他首开花卉没骨画法,为“常州画派”的开山鼻祖。 恽南

正文 :

恽寿平(1633—1690),名格,字惟大,后改字寿平,以字行,号南田,晚居城东,又号东园客、草衣生、迁白云渡、白云外史,斋名“瓯香馆”,清初著名书画家,“清六家”之一,诗人。他首开花卉没骨画法,为“常州画派”的开山鼻祖。

恽南田山水承宋董源、巨然法,兼融元人王蒙、黄公望、倪瓒之笔墨。画境幽然古劲,清润雅致,可列妙品(古论绘画有“神、妙、能、逸”四品之说)。由于南田花卉之名太大,以至于其诗文、山水、书法等,皆被画名所掩。对于绘画没骨花卉,南田先生的艺术笔墨贡献,可喻功不可没。其以五代徐崇嗣的没骨画法为宗,将工笔写意笔墨,进一步深化和发展。使画笔内涵,“点染有致,明丽淡雅,如笼薄纱,似沐雨露”之境。且认为绘画笔墨,一定要做到:“惟能极似,才能与花传神”。世有句赞曰“绰约藕花初过雨,出浴杨妃娇无语”。南田先生所写花卉,如初雨洗过雪白的莲藕一般那么鲜嫩,就是美如天仙的杨贵妃,也自叹不如。可见评价之高。南田先生,对于绘画,颖悟甚高,早年也作山水,且造诣不让诸家。其与石谷子相交最厚,可喻莫逆。时常谈画论诗,相互砥砺,亦为一时画坛佳话。因见王石谷山水画技精深,故自叹不及。乃曰:“是道让兄独步,格妄耻为天下第二手”。因为您(指石谷)的山水早为天下第一,我就不入之后了。是挚友,乃自谦,实则又相互鼓励,并没有第一第二之说。曾见其拟“米家山水”,浩浩乎,于烟云缥缈之中,一派米家山林气象,让人仿佛置身于云雾烟海之间。一生不仕,厌与权贵俗人交往。品性清高,以鬻字画自给。另在卖画同时,相继结识了唐宇昭、莫云卿、笪重光、毛先舒、诸匡鼎等诸多名士,常昼夜饮酒唱和,作书品画,引为画坛一时之盛。南田先生“通画理,善笔墨,精用色”,于画笔设色自识甚高,在《南田画跋》云:“俗人论画,皆以设色为易,岂不知渲染极难”。南田先生绘画名闻天下,而世论其书甚少,一般多见题于画册成扇之中。他的书法,始初是学唐人褚遂良的,后又学宋米芾。主攻帖学,笔墨清丽雅逸,饶有韵致。

常州博物馆藏有行书联(见图),纸本水墨,尺寸113×26厘米。联曰:“名花未落如相待,佳客能来不费招”。南田先生作书有之,而写联墨迹珍罕稀见。可以肯定地说,此对亦为南田先生存世墨迹中,极具代表性的扛鼎力作。行书对联不仅大字写得超凡入妙,笔法精逸。而联中跋记小字,也题得神采焕然,书卷气息浓郁。是联典出《陆游全集·自芳华楼过瑶林庄》七律诗中的两句“春晚江边草过腰,雨余楼下水平桥。名花未落如相待,佳客能来不费招。栏角峭风罗袖薄,柳阴斜日玉聪骄。此身醉死元关命,敢笑闻鸡趁早期”。联题识曰:“丙午春三月,舣舟娄东。同人观桃于城南之潮音阁,小憩西田之农庆堂。欢呼剧饮,分韵擘笺,极一时文宴之盛。暇日,子俶道社兄索作楹联,愧手腕生疏,信笔涂鸦,竟成恶札,徒有辜于嗜痂癖耳。清和上浣,匆匆返掉,聊书数语,藉作跋文,或可当观桃续游,为异日相思之券爾。时在康熙五年,书于黄薇花畔,毘陵同社小弟恽寿平”。这副行书对联是康熙五年(1666)所作,南田先生跋记颇为自谦,这么好的对联精作,怎能是“信笔涂鸦”。当然,也就更不会是“愧手腕生疏”了。这充分反映出,旧时书画文人内在的风骨和谦逊。

恽南田书画影响力,让后世顶礼膜拜。尤其是他的没骨花卉和深厚的诗文、书法等诸方面的艺术修养。古人绘画,十分注重代代承传。而南田先生,在继承传统的宋元绘画笔墨上,不因循守旧,不固步自封,而是标新立异,独出新机。其画如此,书法笔墨也同样如此。此行书联最大亮点,就是他将褚河南和米南宫的笔法精髓融会贯通,气入古法而风姿灵动。笔墨内涵“承清丽而不似妖媚,传雅静而不失枯槁”。“造化之理,至静至深……作画尤须入古人法度中,纵横恣肆方能脱落时径,洗发新趣也。”一派真文人的傲然风骨。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