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孤独隐逸之美——品鉴赵青仲山水画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4-22 20:00 阅读量:276

导读 :
东山霁雪 赵青仲 秋林萧郁,冬山素裹,云绕岚浮,寒鸦翔集,瀑溪如练,江畔孤舟,曲径通幽,草亭茅舍;远观如豆的一二古叟,宽袍长髯仙风道骨,或静坐观荷,或枰前对弈,或簑笠独钓,或踏雪访友;一派宁静、淡泊、疏朗、寥廓,还有一脉幽深,一

正文 :

东山霁雪 赵青仲

秋林萧郁,冬山素裹,云绕岚浮,寒鸦翔集,瀑溪如练,江畔孤舟,曲径通幽,草亭茅舍;远观如豆的一二古叟,宽袍长髯仙风道骨,或静坐观荷,或枰前对弈,或簑笠独钓,或踏雪访友;一派宁静、淡泊、疏朗、寥廓,还有一脉幽深,一缕忧伤……赵青仲山水画所描绘的是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意境。熟悉,缘于传统诗画之习染;陌生,乃因当下社会此情此景已难寻觅。联系这“熟悉”与“陌生”的是画面所蕴藉的孤独隐逸之美,是画作所折射的画家的心境和梦境。

且不说孤独是人类的本质,是人生中无可避免的命题,也不说孤独感是艺术家创作的动力之一——这些都是哲学意义上的观照,单说具象意义上的“隐逸” ,难道不正是画家对社会转型期物欲横流、假恶丑行的抗拒与反拨?其实,也属无奈。一种内心深处对现实的暂时逃遁,对虚幻境界的心灵向往,其思想资源和艺术传承皆源于老庄哲学和古典绘画。尽管当下人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及所处的环境、心态,都使隐于野或隐于市成为奢望,但庄子“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所蕴含的生命与宇宙自然的融通,一旦成为艺术家的终极关怀和审美理想,仍可成就佳作。这也就是赵青仲欲做“山川代言人”的志向所在吧!

《石涛画语录》云:“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也,山川脱胎于予也,予脱胎于山川也。搜尽奇峰打草稿也。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画家成为“山川代言人” ,实在是至高的艺术理想和生态美学理念。赵青仲正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他钟情于北方山水,尤其是北京郊野的燕山山脉,长期深入观察,积累了大量的写生素材,以抒写想象中的山水情怀。他继承但不拘泥于传统笔墨,融入水彩水粉的技法谋求新意,构图多取高远,造型多取概括,色调多样又单纯淡雅,注重画面的整体美感,不追求视觉冲击力而讲究视觉和谐性,不断探索一种属于自己而又能为大众欣赏的静谧、平和、冲淡、高远、幽深、凄美的艺术风格。我以为,这是符合他宽仁的为人和低调的作风的,也符合观者欲在山水画中安妥心灵的审美期待。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