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法、守、功、化——刘知白艺术的美学化境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4-26 12:00 阅读量:260

导读 :
倚栏观雨  2002年  刘知白 艺术史的撰写就是一个不断发现的过程,其中一定会有“出入”和“升降”的问题。“出入”就是谁进入艺术史,谁退出艺术史?“升降”就是对艺术地位高低的评价。那些被历史遗忘的好的艺术家

正文 :

倚栏观雨  2002年  刘知白

艺术史的撰写就是一个不断发现的过程,其中一定会有“出入”和“升降”的问题。“出入”就是谁进入艺术史,谁退出艺术史?“升降”就是对艺术地位高低的评价。那些被历史遗忘的好的艺术家、重要的艺术家、有创新性的艺术家,历史总会把他找回来。画家刘知白正是如此。

如果重新审视整个20世纪中国艺术史,刘知白的水墨画具有大师气象,但是他的确曾经被遗忘过,或者说在他晚年进入艺术成熟期时,没有及时得到艺术史的肯定。他的艺术生涯可谓是他自己凝练的四个字—— “法、守、功、化”的真实写照,这既是一个艺术实践的具体过程,也是其四个成长阶段。

按照刘知白的理解,“法”即“我等习画,既得一法,应知其法来之不易,要费苦功。其成功之所在,亦非一二人智慧所能及,乃前仆后继、煞费苦心、积其智慧之结晶也……余故云:方法为第一要义” 。每位艺术大师最初都是法自一家抑或几家,由此融会贯通而成。好的艺术家必须是好的观者,必须师法先贤,“法”是最根基处,此外别无它“法” 。

所谓“守” ,乃是指“习画既得其法,万万不可随学随丢,不自珍惜。由生至熟,非下苦功不可。所谓功多艺深,熟能生巧,然后随心所欲。凡作一图,一气成之者,皆在用笔、用墨、用意上去着眼,岂有不合情理之作。前人做学问、学书画,皆极讲求以日课为本,进而求其日新月异,我辈当善效之……思其能守前人之法,方能从中悟出自家之法” 。这里可以区分出前人之法与自家之法,相应地就有“守前人”或“守自家” 。但刘知白认为要从前者过渡到后者,“守前人”最终是为了“守自家” 。

“功”则是在前两个阶段之上实现的。“当已知在学书学画中能够分得清楚‘法’和‘守’字的关系时,则必须肯下苦功夫,练真本领。从有法以求有进,并能深知坚守法则是最可贵之因素,由是不至踏入歧途,即当力追前哲,以前人诸法,化合应用,从而成为己有,运用自如。 ”从功夫之“功”到创新之“攻” ,在刘知白那里更有了新的转化。我们常说“攻守平衡” ,“守”其实形成了“攻”的基础,只有“攻”才能获得拓展,其中化合应用的功夫是为关键,由此才能终成自己,成为一家之体。

“化”则是艺术的最高的阶段,“法尚未得,功亦不深,化将焉出乎” ?但并不是所有的艺术家都能达到这一层级,“倘于以上所说,习者都能做到,即能知其法则,又愿在较长时期中踏实做基本功,然后才能谈到‘化’字的道理” 。这里面的“化” ,既有化传统,也有化自然,前者是化各家画法于一体,后者则是化天地自然于一身。

刘知白从学《芥子园画谱》开始,进入“法”的阶段,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得以衰年变法,终于进入“化”境,也就是“化”的高级阶段。他一辈子更多的功夫都用到了“守”和“功”上,这两个方面恰恰是混合在一起的,最后渐入“化”的阶段。

根据刘知白的“画道” ,笔者认为,他所求的“化”境,包括“活化之境”“浑化之境”“虚化之境”“意化之境”四重境界,由低向高逐层递进。刘知白的艺术曾被用两句话来概括,一句是说“运墨如已成” ,另一句则是“操笔如无为” 。

“运墨如已成”是说他的画已经有了自我的面貌,这是艺术家讲求所呈现“意象”的层面,这恰恰是“活化”和“浑化”的部分。从绘画技法上讲,活是以水活化,浑则是以笔破之;活是泼墨使然,浑则是破墨使然,刘知白的绘画在泼墨和破墨之间寻求到一个平衡。“操笔如无为”则是进入一个“虚化”“意化”的高境界,进入到有无相生、境生象外的境界,这是艺术家所追求更高的意境,颇有中国古典的道禅气质。

无论从实践开拓还是从理论创新来讲,刘知白的绘画都达到了一种“化境” ,这正是其经过“法”“守”“功”“化”之后达到的境界。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