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砖铭之 “金石气”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5-04 12:00 阅读量:321

导读 :
赞誉一件好的书画、篆刻作品,往往会有“富含金石气”这样的说法。 金石气是一种难以说道的韵味,有“稚拙天趣”、“雄强厚重”、“刚健质朴”、“高古苍茫”等“形而上”的象征性概念论述,比喻都很妥帖。也有从“形而下”的材质上来叙说的,如

正文 :

赞誉一件好的书画、篆刻作品,往往会有“富含金石气”这样的说法。

金石气是一种难以说道的韵味,有“稚拙天趣”、“雄强厚重”、“刚健质朴”、“高古苍茫”等“形而上”的象征性概念论述,比喻都很妥帖。也有从“形而下”的材质上来叙说的,如古代刻石铭文,三代、两汉青铜器铭文和古钱币,陶文和秦砖汉瓦等,就沾了地气比较实在。除了与生俱来的时代气息,这些载有古人文字、画像刻铭的材质还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曾历经风霜雨雪时间的打磨,最后由内而外形成一种漫漶斑驳具有沧桑感的气息,这大概就可以将其称之谓“金石气”了。被漫长的光阴拉开而与“新”形成对比的时间距离感,也是至关重要的因素。

砖铭书法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契合衍生“金石气”的条件,且有着不可替代的独特美感,故而深受文人墨客的喜爱。若深悟其中三昧,砖铭的“金石气”将成其刻骨铭心的无悔追求。晚清和近年浙江湖州出过一种“既寿考宜孙子”的东汉铭文砖,我仅得残存“既寿考”三字砖铭的拓片,字体正由篆字的圆转逐渐趋向隶书的方正平直,线条润朗,气息高古醇厚。三联出版社2017年五月刊发梅松先生的《道在瓦甓》新书,是研究吴昌硕先生艺术创作渊薮的力作,辑入吴昌硕先生32岁时刻就的“既寿”朱文印两方,即取法该砖铭,只是将竖排“既寿”两字改作横列。查阅《千甓亭古砖图释》,卷十九收入五品同有“既寿考宜孙子”内容的砖铭,而先生刻“既寿”一印时,正入馆湖州“千甓亭”,为陆心源先生作司帐和整理文物工作,想来此砖铭的韵味深入吴昌硕先生心底,盘桓久了,衍生为早年的一件艺术珍品。“千甓亭”里的耳濡目染,自此影响了吴昌硕先生的金石人生,有当年刻就的“道在瓦甓”印章为证。晚年的入室弟子潘天寿先生也深受其影响,在篆刻创作中融入砖铭元素的印作有“阿寿”、“寿”、“大颐寿者”、“一指禅”等。浙江宁海的来楚生先生擅长肖像印,也在砖铭文字乃至汉画像和北朝造像艺术中汲取营养。所作“人物”肖像印,图像质朴有趣,即来源于三国吴太平三年铭文砖所附的图像。此砖《千甓亭古砖图释》卷二刊载,陆心源先生注释此砖道:“吴太平砖,长五寸五分,厚一寸三分。文曰‘太平三年岁在’下断,上端人形。出乌程。”注释提到的“乌程”即今之湖州。取法汉砖铭和汉画像之美并饶有所成的还有金石篆刻、书法家宋季丁先生,府上遗留不多的印章中存有一方朱雀造像,就引用河南汉代画像砖。造型生动强健,有抽象稚拙之趣。线条凌厉老辣,用刀看似粗放率意,却深深凝聚着汉人古雅苍茫的金石气韵。北京金石家王琳先生评说宋季丁先生对汉魏艺术的理解之深,是民国以后的第一人,绝非过誉。这四个金石大师都是浙江人,宋先生曾说小时候常有机会去潘天寿先生的画室看其创作,可算作私淑,真是一段有趣的金石传承佳话。其中传承师法与创作借鉴的关系,足为今天别开生面。

先贤论及书画篆刻有“疏可跑马,密不插针”比喻,疏密开合,虚实相生,传统艺术的本质“气韵”乃出,也是传统艺术注重形式感的结构黄金律。江西抚州的汉砖和砖拓“大吉富贵宜子孙”,浑厚的直线作极讲究的“计白当黑”密集布排,靠“大”字撇捺的空间和“宜”字“且”旁留白,以及“子”字开张的大三角形成虚空,达到疏密统一的协调感,深得汉人绵密雄强而生动有序之气韵。同出江西抚州的“秩之二千石”,线条有立雕般刀削斧斫的骨感,丰隆如同玉立珠盘一样紧密浑朴,可媲美名汉代帖“郙阁颂”、“衡方碑”。“禾”字旁中竖和“失”字撇捺收笔既在情理中,又如临渊勒马,陡然而止般险峻干脆,加以“千”字上部的空白点,是砖铭章法布局中的活“眼”,形成的虚实对比鲜明生动。磅礴大气的格局和精巧细腻的笔锋,生出不尽意韵。砖铭的“秩”指俸禄,“二千石”即月俸百二十斛。“万石”是汉代官员最高的俸禄,“二千石”相当于郡守一级的官员,铭文“秩之二千石”是期盼高官厚禄的祷颂词。这砖线条耸立似高浮雕,做出的拓片难以表达砖铭本身的万一。我对拥有这砖的藏友说,如果不能反映原作的金石气,不做拓片也罢。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