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诗文是书法的灵魂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5-07 16:01 阅读量:320

导读 :
4月29日,“新时代赞歌暨岭南春望——李远东书法艺术作品展”研讨会与开幕式在广州举办。当日,由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岭南春望——李远东自作诗联书法作品集》首发。 现在书画界展览,大大小小,形形色色,官办民办多如牛毛,但真正留给观

正文 :

4月29日,“新时代赞歌暨岭南春望——李远东书法艺术作品展”研讨会与开幕式在广州举办。当日,由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岭南春望——李远东自作诗联书法作品集》首发。

现在书画界展览,大大小小,形形色色,官办民办多如牛毛,但真正留给观众强烈记忆的却不多。李远东的这个展览书写的都是近几年创作的古典诗词联对,显得与“众”不同。

随着“朗读者”声名鹊起,古典诗词热风靡全国。自“诗经”时代开始,中国一直是一个诗意的国度,包括它的象形文字起源及释义均充满诗的意象,中国古代文学的最高成就也出在诗词领域,《诗经》,骈体诗,古风,唐诗,宋词,元曲所铸造的艺术高峰在世界文学史上都是超一流的,如果抽去中国古代浩若繁星的诗人群体,中国古代文学必将黯然失色。对于书法艺术而言,因为古代书法家主流基本多属文人,自作诗文歌赋是小菜一碟,《兰亭序》、《祭侄稿》、《寒食帖》等等无不是书家自书其文其诗,形式内容,技巧思想高度一致。

书法复兴固然取得很大成绩,繁荣的背后却也出现不小的瓶颈,这就是书法家个人国学修养的严重薄弱,而古典诗词又是国学修养的重中之重。我们中国的书法欣赏有个习惯,叫作“读帖,读碑”,书法是用来读才有味道和意境,书法进入国画的最主要功能也是“助读”,题画诗的出现便是明证,也只有中国书画合体的中国画里才能够催生诗文合璧的题画诗。画且如此,更注重书为心画的书法强调诗文内容的重要性几乎就是“天职”。古代书法家的日常书写并不刻意“书法的创作”,却每每带给后人值得再三品鉴的东西正是它的人文性,书法的“文质”注定了其艺术的高不可攀,所以,古代书法家多数是文学家、诗人、哲学家、思想家就不太奇怪了。很多情况下,世人对书法的崇拜不单单是技艺“大匠之门”,反而偏重由技及道及文的内蕴,奥妙就在这里。老一代书家相对具有持久创造力的,恰恰都是通晓诗文的,书匠在书法界是被瞧不起的。书匠写字缺乏情感,“倘质直敷陈,绝无蕴蓄,以无情之语而欲动人之情,难矣(清·沈德潜)”,诗人书家往往情感饱满,诗词文字篇幅的长短极其吻合书法创作的“一鼓作气”,客观地讲,书法创作也受到文字限制,太长的体量不适合书法艺术的表现。诗词界有“别才”之论,书法艺术也特别要求天赋,没有天赋,纯粹靠勤奋成不了大家。除非说理诗,好的诗词大都意象丰富,饶有空间感,和书法营造的黑白抽象世界许多地方暗合,令人联想的东西自然就多。

也巧,这几天江苏书法院院长李啸在朋友圈的一则微信,读来颇受启发——

观帖有感:观蔡襄之书,想到“不激不厉,风规自远”(孙过庭)这八个字。古今书法不同,主要有二:书者心态,书写内容。古人如行山阴道中,今人大多猫步于丅形台上。古代书法多是书文一体,文是承载,书是形式。今之书者大多则是抄书公,故书是主体,文为租用。人不同,质不同,书这个“外壳”因此不同。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