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生活的馈赠——吉林省书画院蛟河拉法山写生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5-20 12:00 阅读量:300

导读 :
崔宇写生作品《白塔小景》 在吉林省东南部蛟河市拉法山通天洞口远望山下有一片洼地,叫黑鱼泡。黑鱼泡里有一条黑鱼精, 经常出来残害生灵。修炼得道的纪小堂,闻知此事,便施法降服黑鱼精。黑鱼精不是纪小堂的对手,借土遁逃,把地拱

正文 :

崔宇写生作品《白塔小景》

在吉林省东南部蛟河市拉法山通天洞口远望山下有一片洼地,叫黑鱼泡。黑鱼泡里有一条黑鱼精, 经常出来残害生灵。修炼得道的纪小堂,闻知此事,便施法降服黑鱼精。黑鱼精不是纪小堂的对手,借土遁逃,把地拱了一条深沟,最终还是无法逃脱。纪小堂将黑鱼精关押在通天洞中,之后就一直住在通天洞里震慑黑鱼精。所以通天洞又叫纪仙洞,黑鱼精逃跑时拱出的深沟,便是蛟河这条河。后来吕洞宾得知东北有一位得道的纪小堂,前去点化,纪小堂就成了一位散仙……这是蛟河由来的传说,这故事也给吉林省书画院深入蛟河拉法山的写生活动带来了一丝神秘和浪漫色彩。

拉法山位于蛟河市北边,俗称拉法砬子。拉法山属长白山余脉,山势陡峭,自然景观奇特,森林覆盖率高,动植物资源丰富。人文景观也十分丰富,有红色文化、少数民族文化和宗教文化景观。 去年5月,吉林省书画院组织 “关东大地行之七——走进蛟河拉法山”写生采风创作活动,写生团在孙志卓院长的带领下,历时10天,通过到拉法山对景写生过程中全面、具体、深入的描绘,展现了该地的变化和发展。全院画家和部分签约画家共创作优秀作品近200幅,很好地感知了时代变迁,展现了拉法山地区的时代风貌。

深入生活,下乡写生,可以把平时的琐事抛弃,全心地投入到大自然的环境中,对身心等很多方面都是一种净化。除去时代性和社会效应,写生本身就是个学术问题,写生中“生”的概念有“陌生”的意思,更有“生机”“生动”“生气”“生活”之意。写生可以直面生活进行思考,它是生活的馈赠,其本质就是尊重生活。

但写生也容易被搞得简单化,即把写生当做搜集素材或基础能力训练。写生确实有这两方面的作用,但不应忽略另一点,也就是把创作的想法和绘画中的实际问题有意识地放在写生过程中解决。一幅写生作品就应是一幅好的创作,写生是很好的学习方式和创作方式。除此之外,写生还是一种感觉,是尊重自然的态度,因为它的绘画语言完全是“临场发挥”,需要实实在在去感受,去抓住,并落实到画面上。如果写生的时候先想这棵树怎么画、那个山怎么画……这就阻碍人与自然的对话,写生就是写生,如果脑袋里先有个样子,那画的时候就容易模仿。

同样,如果把国画语言说成一种样式,或把它归结成一种笔墨,强调写生就遇到了尴尬,问题在于,有一种笔墨的观念在先,我们画形象的时候,笔墨如何发挥,照顾了笔墨,形象必然受损。依照传统的审美习惯,孤立地看一段线条,那个内容不属于具体形象,这就是中国画语言当中非常有意思的一种现象,它可以无与伦比的精彩。但写生是与现实生活紧密相连的,这是个人笔墨观的问题,直面事物和生活进行写生,笔墨离开内容能否存在?面对自然、客观世界的时候,我们会知道自己是什么,人的认识能力有限,也只有在写生的时候,才能变得谦虚,因为自然存在的能力我们不及万一。在写生过程中,摆正自己在写生中的位置,如何处置“自我”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认识问题。在传统艺术中,无论画论还是在具体实践中都主张凌驾于客观物象之上,但面对自然,我们应该不断提醒自己,多看看对象,多观察自然,而不是通过对象炫耀绘画技巧,这是一种写生的态度——观察客观事物,放下自己,而不是让客观事物服从我们心中知道的那些知识。

我们写生的对象本身就有丰富的内容,就有话要说,它们相互扶持,经历了岁月、经历了历史……一切从这里出发,通过写生,我们才能看见,才能想到,对于艺术工作者而言,这样的感悟始终贯穿在生活中。实际上,我们从绘画的开始就是在创作,反过来说,我们表达现实的能力,如果说有一定基础的话,任何时候不要相信自己掌握了什么,因为面对自然的存在,我们永远差的多,永远要保持敬畏之心。

(作者系吉林省书画院专职画家)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