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笔墨丘壑与艺术图式——陈芳桂的山水画之路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5-28 12:00 阅读量:332

导读 :
鹤岭春韵(国画) 2016年 陈芳桂 在军旅画家中,陈芳桂是“60后”的翘楚。他的人物画《长城组歌》和《基石颂》等,以深厚的文化内涵、独特的意匠经营,跨越中国画与装置艺术的体裁探索,产生了极大影响。他的山水画

正文 :

鹤岭春韵(国画) 2016年 陈芳桂

在军旅画家中,陈芳桂是“60后”的翘楚。他的人物画《长城组歌》和《基石颂》等,以深厚的文化内涵、独特的意匠经营,跨越中国画与装置艺术的体裁探索,产生了极大影响。他的山水画同样十分出色,既有高超的笔墨、时代的气韵、个人的风采,又显示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和鲜明的视觉经验。

独特的学画历程,造就了陈芳桂深刻而全面的知和行、造诣与成就。他自小便在读过私塾爱写书法的父亲督促下习字。后来,又从学于湘潭的书法名家刘振涛。在为乡里书写对联的青少年时代,还接受了古文诗词的熏陶。中学时期,他接受了美术启蒙教育,在锰矿担任美工之后,为适应工作需要,边干边学各个美术品种,亦曾在湘潭师院美术系夜大就读,接受素描、色彩与美术理论的教育。他的山水画,最早师从于桑梓名家邓辉楚,从一树一石的笔墨程式入手,下功夫临摹历代名家作品,甚至包括近代以来被写实观念遮蔽的清初“四王”之作,很早就打下了扎实的笔墨功夫。

他在20世纪90年代,进一步学习传统派黄秋园“借古以开今”的艺术路径。《秋山流泉》与《醉秋图》(1999年)等作品,已能活用前人的笔墨程式进行创作。再后来,他在家乡名家周宗岱的指导下,理论与实践并重,理清了近现代山水画发展的线索脉络,从黄秋园上溯黄宾虹,进一步从“学古人之迹”到“学古人之心”,灵心妙悟,大有进境。其《翰墨浸潇湘》(2001年),即合黄宾虹、齐白石等诸家为一体,成功地表现了对地方风光的独特感受。在周宗岱的引导下,陈芳桂不仅深入黄宾虹的笔墨堂奥,而且研究师从黄宾虹和齐白石并在山水画上开一代新风的李可染,终至北上进入中国国家画院李宝林工作室,拜李可染高足李宝林为师。李宝林对他未摆脱黄宾虹风貌作品的当头棒喝,使他从“师古人”再一次走向了“师造化”。之所以说再一次走向“师造化”,是缘于他此前在追随恩师钟增亚学习人物画的过程中,已经接触到岭南派重视景观的写生路数,掌握了用笔线提炼对象的方法。《湘江边上》(1997年),就在水墨迷蒙的树影下,以白描刻画江边停泊的小船,情景生动而生活气息浓郁。此时在李宝林的点拨下,他开始致力于湖南民居的写生,进一步跳出前人的笔墨窠臼,为在观察感受中建构自己的笔墨程式,准备了条件。

他的山水画主要取材于南方山水,但本着性之所近,加进了北方大山的构架,在博大的格局中,融入南方的灵秀。树石渐渐形成自家程式,既有独特的点线编织手法,又比较重视造型,乐于描写山石的凹凸感,还常常以远山大近山小以及瀑布流泉的上大下小,造成气象的博大,至于房舍,则取平视角度,比较“应物象形”,在坐落的朝向、相互的联系上,亲切如在目前,不乏生活气息。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