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试着摆脱概念的控制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5-28 12:00 阅读量:399

导读 :
抽象思维形成概念,日常生活中我们都是通过概念指称某个事物。 这有什么问题吗?有。概念是指称类的,而不是特指某一具体事物,这就涉及具象和共相问题。概念只可表达共相,具象的东西无法用概念表达,因为具象中所具有的无数“非主要”的特点都

正文 :

抽象思维形成概念,日常生活中我们都是通过概念指称某个事物。

这有什么问题吗?有。概念是指称类的,而不是特指某一具体事物,这就涉及具象和共相问题。概念只可表达共相,具象的东西无法用概念表达,因为具象中所具有的无数“非主要”的特点都是概念没有包含的。生活中人们之所以能用概念指称具体事物,是语境提供了具象化理解的补充。虽然这个过程绝大多数人都能做得很好,但这是一个无意识的过程,没有什么人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

共相与具象的不同,认真做过超级写实作业(或叫精微素描)的学生应该有所体会。比如让你画一部手机,一般的画法都比较快,只要找准它的透视结构,处理好明暗、色彩关系,作品就完成了,半天一天的时间足够,甚至半小时就能挥洒完成。但如果让你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深入观察,成为一周或一个月的长期作业,首先你会觉得没必要这么久,很无聊。因为此时你是被头脑中手机的概念控制,概念总是简单化的,使你看不到具体的、眼前的那个手机与众不同的细节,就觉得没什么东西好画。而一旦你的观察能突破概念,就会发现很多很多的细节,多到一个星期都画不完。这时候你会感到,把眼前的那个东西称为手机,真是太笼统、太空泛了。

福尔摩斯可能就不会按照概念感受一部手机,就像他不会按照概念感受溅在裤脚上的泥点一样。如果你感受到一部手机上诸多的划痕、凹坑、污渍、腐蚀斑点,就能画出一幅超级写实主义的作品。如果你进一步想象这些细节痕迹的形成原因,并试图从画面上表达出来,很可能会画出一幅超现实主义的作品。如果再加上自己面对它产生的情绪,比如这是刚跟随一个有钱男人离我而去的恋人的手机,或是一部心爱的、失而复得的手机等等,也许你会把画面整成表现主义的风格。

从极“写实”的超级写实主义,到极不“写实”的超现实主义、表现主义,它们的距离也许只有一步之遥,并不像画面效果那样天差地别。

能画成什么样,取决于你有多少体会,想用什么方法表达自己的体会。或者说,取决于你能多大程度上摆脱常识概念的无形控制。

理解美术史上五花八门的主义、流派,不要只从概念、定义层面抠,还要从自己的体会,从各种跳脱概念控制的体会入手,会更直接、生动、明了。而且,不要把自己的体会也概念化了,不要把当下的感受概括为痛苦、快乐等简单的概念,要细细体会,试着跳脱概念获得自己的体会。最终的表达可能很概括、简洁,但没有细腻、独特的体会作基础,如何能打动别人呢?

(作者为广州美术学院教师)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