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张大千点评古今名家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6-03 12:00 阅读量:400

导读 :
金农 红兰花图 绢本设色 63.7×40.5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金农的画绝大多数是他两个学生罗聘、项均代笔的。他两个学生的代笔之作,也全都比他自己画得好。画得最坏的金农才是真的金农。可是话说回来,这个“最坏”也就

正文 :

金农 红兰花图 绢本设色 63.7×40.5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金农的画绝大多数是他两个学生罗聘、项均代笔的。他两个学生的代笔之作,也全都比他自己画得好。画得最坏的金农才是真的金农。可是话说回来,这个“最坏”也就是最好,因为这种拙稚的趣味是别人学不来的。他的学生画得再好,总摆脱不了职业画家的习气。

以前我们总以为日本人鉴赏中国书画内行,其实不然,你看这张他们认为是最好的金农的作品,其实正是我画的!

金农的画画得极其蹩脚,但是又好得不得了。他62岁才学画,画画的技巧跟孩童相似,但是他的画却魅力十足。除了他的画中隐然有股金石气外,我还佩服他的诗文,他的画也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产物,虽然欠缺技巧,但却是标准的文人画,难极了!

金农的墨色之黑,只有黑炭可比。这些人连墨色都不研究,就把我写的金农当作真的买了去,更不用谈笔法了。要让内行人来看,金农写的“漆书”,学问才大哩!那个笔也不知用的是啥子笔,一落笔就有两个小开叉似的分成三股子走,然后笔力才汇聚在一起,一笔到快停顿时,笔路先按下来一点再稍微往上扬。我对之下了许多功夫,结果还是不满意,一看就晓得,学不到家嘛!金农的字不但笔法是自创的,结构也是自创,所以难学。


徐渭假的东西太多,先要看真假,才能断好坏。不过有时候,假的东西比真的还好!


王一亭、吴昌硕都学任伯年,但王一亭太“能”,吴昌硕则较“纯”。吴昌硕以拙朴篆法入画,甚至章法都是,如他写石鼓文也偏重右上方的格局。所以,吴昌硕的艺术成就比王一亭大。但是,齐白石之“纯”,更甚于吴昌硕,所以齐白石的作品更胜于吴昌硕。


赵望云的马是田耕里的马;徐悲鸿的马是奔腾的马,自然赵无法与徐相比。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