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新身份”带来的广泛视角——“一带一路”国家美术界共论“包容与共进”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6-30 12:00 阅读量:192

导读 :
乌克兰艺术家尼古拉·茹拉维依有一个“蜂巢”项目,他把自己收集的蜂巢放置在丝绸之路沿线的每一个国家,从基辅到北京,他用摄像头去监控这些蜂巢;他的想法是,当商人们踏入丝绸之路时,就是在模仿蜜蜂,因为蜜蜂本身就能够在这条线路上飞来飞去,而这些蜜蜂

正文 :

乌克兰艺术家尼古拉·茹拉维依有一个“蜂巢”项目,他把自己收集的蜂巢放置在丝绸之路沿线的每一个国家,从基辅到北京,他用摄像头去监控这些蜂巢;他的想法是,当商人们踏入丝绸之路时,就是在模仿蜜蜂,因为蜜蜂本身就能够在这条线路上飞来飞去,而这些蜜蜂说到底都是一家人。

作为公元前2世纪已经出现的一种独特社会经济现象,陆上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至今仍是中西交往的一条重要通路——近日,来自“一带一路”沿线18个国家和地区的国家美术馆和重点美术机构的众多“美术馆一家人”汇聚北京中国美术馆,参加了丝绸之路国际美术馆联盟成立仪式暨丝绸之路国际美术馆联盟论坛活动,为“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美术馆与美术机构深化交流互鉴提供更为广阔的平台,同时为美术馆界创新发展路径开辟重要渠道;“包容与共进——丝绸之路国际美术馆联盟艺术展”亦于中国美术馆同期举办,展出来自14个沿线国家的17件艺术精品。

“丝绸之路对促进哈萨克斯坦与其它丝绸之路国家展开进一步知识和实际合作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而作为一种全球性语言,艺术交流并不存在障碍和界限。 ”在活动中,哈萨克斯坦国家美术馆馆长古丽米拉·沙拉巴耶娃认为,艺术,是丝绸之路国际美术馆联盟最天然的基石。

从冰淇淋品牌到美术馆的对比研究

“ ‘丝绸之路’的说法在我们这些国家似乎都是老生常谈了,尤其是在土耳其,有很多品牌,比如一个冰淇淋品牌就叫‘丝绸之路’ ,还有茶馆、卖烤饼的铺子……很多都是以丝绸之路为品牌的。因而,在今天,‘丝绸之路’的概念必须要更加深入地发掘新的内容,比如在美术馆界谈这个概念,要思考如何为其注入更多的文化和活力,这样才能催生出更多美好的东西。 ”土耳其安卡拉杰尔现代美术馆馆长齐赫尼·特莫如是说。

就像是在呼应他的理念,很多国家的美术馆界人士都谈及了在“一带一路”的文化概念下,美术馆的馆际交流与国际交流成果。“丝绸之路的起点与其全线所覆盖地区一直以来都是世界科学界深入研究的热点。因此,人们针对此特殊现象建立了一个出色的资料库,同时迫切需要收集资料,针对相关出版物打造公共电子数据库,以此关注丝绸之路的经济、社会与科学意义。毫无疑问,资料库的大部分版块将涉及文化与艺术创作。数据库将包含东西方交流的底层支持,这涉及宗教、美学、哲学、政治、文化元素。 ”俄罗斯国家艺术科学院副院长维克多·加里宁说。 “我们近期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丝绸之路的文化建设上——不断地举办一些研讨会、展览,与清华大学也有一些沟通,把我们的研究重点转向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与发展。 ”乌克兰国立美术学院副院长奥斯塔普·科瓦利丘克介绍,坐落于欧洲中部的乌克兰国立美术学院中,有很多学生分不清阿富汗、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这些国家之间的文化区别,这促使校方将教学与研究的重点方向转向帮助学生更多地认识东方文化。

“2015年时,我们和中方签署了合作协议,派遣了10名白俄罗斯艺术家前往重庆进行为期15天的采风创作,同时接待了10位中国画家到明斯克采风,创作与白俄罗斯有关的作品。2017年,白俄罗斯和中国共同庆祝了中白建交25周年。我们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一个非常盛大的关于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馆藏的展览。 ”谈及近些年的中白交流,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馆长弗拉基米尔·普罗科普索夫如数家珍。2015年,保加利亚国家美术馆开放了一个一万余平方米的新空间,用以展示全世界的艺术创作,“从2015年开始,我们在这里已经举办了超过100个展览,有25个展示了保加利亚历史、世界的展览,有24个是国际项目,其中包括‘一带一路’国际艺术展览,还有和中国美术界的合作。 ”保加利亚国家美术馆馆长斯拉瓦·伊万诺娃介绍。

而在新加坡国家美术馆高级策展人辛友仁看来,馆际沟通与国际交流,也是各国美术馆和美术机构去殖民化的必要途径。“新加坡是这次活动中,各位所代表国家里最小的一个,相对来说人口也比较少;因此我们美术馆的策展人来自于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新加坡、中国、斯里兰卡等多个国家,文化背景非常多元,语言能力也非常多元,这样就能够有能力进行跨国对比研究——比如我们顺着丝绸之路沿线来看友国、邻国的文化和艺术以及它们之间相关的联系,看看各国艺术家在不同时期的联络、沟通、互动,还有知识以及文化的转移,这能够使我们了解丝绸之路以及文化转移如何能够创造出新的艺术形式,也能够尝试编织出一种新的艺术史” ,他认为,艺术史研究常常会有一种本国情结,策展人与研究者常常会关注本国的历史,“因为这是我们的舒适区,但我们需要往外看——跨越国界、跨越地区、在全球范围内的对比研究非常重要。 ”

兄弟,我们在一条船上

通过对比研究,摩尔多瓦国家美术馆近些年吸引了荷兰、克罗地亚、土耳其、俄罗斯等国的艺术家和研究者参与到馆内展览与学术活动中,但其馆长都铎·兹巴尔尼亚仍表示遗憾:“我们目前与印度、日本有一些联系,但中亚地区的艺术家很少来参加我们的活动,和中国的联系也不是很多;希望以后通过丝绸之路国际美术馆联盟这样的平台,能够更加密切地进行文化上的交往,同时通过一些双年展,吸引更多的中国画家来到我们国家展出他们的艺术作品。 ”而在匈牙利国家美术馆的国际战略中,不仅要和美国、西欧建立合作关系,更要开展与亚洲和俄罗斯的合作,“主要的交流方式是组织展览,我们美术馆的工作更多的是向外推介匈牙利的作品,在罗马、巴黎、莫斯科、圣彼得堡、上海等地的展出取得了很大成功” ,匈牙利国家美术馆副馆长苏契·久尔基介绍。

弗拉基米尔·普罗科普索夫介绍,如今已经有许多中国留学生经常到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学习,美术馆也在电子导游器上安装上汉语解说; “从明年开始,白俄罗斯将对中国公民免签,我们想见到更多中国旅游者来到白俄罗斯旅游,然后参观我们的美术馆,进而让更多的人对我们的美术馆感兴趣,进一步提升我们在中国民众心目中的地位。 ”相形之下,艺术家之间的交流似乎更为直接—— “我们在策划一个新的活动:在宁波,我们会邀请美国、日本、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的艺术家,甚至包括阿根廷的玻璃艺术家用新型玻璃来创作艺术作品,并组织一个展览” ,乌克兰国家艺术科学院院长安德列·戚培根透露。

齐赫尼·特莫在过去的三周时间里去了6个国家——希腊、塞浦路斯、西班牙、意大利、德国和中国。“我在这些国家看了很多作品,也看到了很多重复,其实这是不太好的,当代艺术家应当有新的创新” ,他说, “我们需要寻找新的身份” ——丝绸之路国际美术馆联盟或许就是一个新“身份” ,能够让各国的美术馆人如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所描述的那样,拥有更广泛的视角,积极开展互办展览、学术研讨、公共教育等多种形式的馆际交流,能够使更多的公民参与其中,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在全世界范围之内,很多社会方面的不平衡、不平等、不公平都存在。我们每一天都能看到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仇恨,也都会看到各种暴力恐怖行为,这会影响国际关系,之后会转变成为糟糕的灾难。但在艺术的世界里,我们致力于联合起来,努力创造一个和平、友好的环境,会把人类最善的一面发挥出来。 ”孟加拉国家艺术院院长穆罕默德·拉卡特·阿里·拉奇表示,我们创建了一个国际美术馆联盟,希望能够在不同文化当中进一步推动人类的理解,推动和平与发展。

而那个蜂巢,乌克兰艺术家非常笃定,北京的蜜蜂在几个月之后就会飞到基辅——这是两千多年前丝绸之路活在今天的一种象征,也正如穆罕默德·拉卡特·阿里·拉奇在活动中所唱的那首歌: “各位兄弟啊,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我们在一个圣洁的空间里,我们虽然有黑色的眼睛、有蓝色的眼睛、有褐色的眼睛,但我们都是在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天空。所以兄弟啊,我们都是在同一条船上的。 ”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