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写意漾泉 || 艾国:阳泉、五台山写生记实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7-07 12:00 阅读量:345

导读 :
阳泉、五台山写生记实 文/艾国 从四月中旬组织苍岩山写生到这次阳泉写生,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苍岩山写生由我班的艺术顾问范扬先生参与授课,写生增加了色彩,而阳泉写生和五台山的游历,让这次活动比上次更增加了一

正文 :

阳泉、五台山写生记实

文/艾国

从四月中旬组织苍岩山写生到这次阳泉写生,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苍岩山写生由我班的艺术顾问范扬先生参与授课,写生增加了色彩,而阳泉写生和五台山的游历,让这次活动比上次更增加了一种色彩,一种传奇色彩。

这次我班的写生活动,是今日鉴藏美术馆馆长占宇策划协调的,山西企业家张华招待赞助,付京生先生担任学术主持,闫国强兄也代表河北顺府酿酒公司进行了慰问。在此对这些朋友们的支持表示由衷的感谢。

这次写生极为顺利,大家心情愉悦,我也细致的讲授了写生的技法和规律,时而示范,时而点评修改,大家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从作品中可以看出,但保持和消化这些知识,还要靠同学们回去自己把握,掌握这门学问,是长期积累的一个过程。王永春同学在火车站等车还在画画,精神可嘉,可倡导。

第一天

集合的当天,大家从各自的省市自驾或火车,顺利的到了写生目的地,阳泉小河古村附近的酒店,张总安排了丰富的晚餐,还有本次助理苏苏负责照顾大家琐事,招待的饭菜太多了,我生怕浪费,一再说少些数量。阳泉有一种汽水叫“维尔康”,很好喝,比北冰洋不次,听说当地人小时候就有,有三十多年了,传统品牌能传下来实属不易。饭后张总又要陪我们先看看景区的写生位置,其实不用,我们写生随时观察、随时发现、随时落脚,但这显示张总一行对活动的重视和热情。

第二天

第二天,去了阳泉著名景区“小河古村”,开车两分钟,招待方为了大家中午可以回去休息一下,安排的驻地很近。“小河古村”是历史文化名村,群山环绕,高低错落,古建保留的很好,是民国四大才女石评梅的故居,石家大院也是气派,清代雍正年建造的,格局也很讲究,类似江南庭院,有很多门匾和对联,词句显得文化气息很浓。苏苏请导游给我们进行了讲解,了解了很多知识。剩下时间大家在附近选好地点画画……


我画完后在广场放飞无人机,拍摄一些资料,因未注意电量,到了三百多米高空时,系统突然提示电量不足,心里有点慌,紧急下降,也不知能否在电尽前安全着陆,否则会粉身碎骨,到了三十多米电量接近预警,又遇到障碍物,这下更慌了,操作有些忙乱,定神后改变操作方式,最终得以着陆,大大舒了口气。无人机操作较难,比开车难,有的新手首飞即坠机或失联,这次险情也是对自己心理状态的一种考验。

下午,我在虎岩山示范了一幅画,效果还不错。山不高,悬崖大石,上面有观音庙,不知何时建筑,很讲究,据说是清代修复的。占宇还上去拜了拜。他也是很辛苦,除了协调各方关系,还得兼负写生团的实况录像、拍照、汇编、发稿等事,事无巨细,是个做事的人,他的平台一定会做得更好。

第三天

第三天,在古村对面的“积仁阁”公园画了一整天,公园不大,但小有情趣,佛阁佛塔,小桥无流水,有船,很大的一个池子,柳岸花明,假山林立,登高远眺可望古村全景和山峦,也是很大的场面。有石家庄好友高天顺兄、吴兰小妹等四人来看望我们,他们在苍岩山也来过,是我们忠实粉丝。人之间的交往是互相的,要彼此尊重,中午抽空给朋友们写了几幅对联也是情理。近年对汉简的研习,颇有心得,目前也在尝试简楷融合下的自然清凉效果。

第四天

第四天,有张总公司的张小舟带我们去阳泉的“狮脑山”,是阳泉最高的地方,阳泉是个山城,以此为依。

中午带了宾馆准备的干粮,路途较远就不能回来休息了。写生实际上是件辛苦的事儿,很多天中午不休息一下还是挺劳累的。当天有点小雨,大家还不错,都准备了伞。山顶是抗战纪念馆,“百团大战”的主战场之一。在山腰找到合适地点后,大家也“开战”了,“降服”眼前广阔的层层山峦和远处的城市,也是学习大自然,同时也是学习大场景的写生能力,大家画的都很好,有些初学的也很好,这我没预料到,他们对大场景并不发怵,应该和平时把握规律和技法较好有关。小雨时下时停,过了午时止息,天上一片薄云未见阳光,可这样最坏,一天下来很多人却晒黑了、红了,有的人鼻头、脸上或头顶也红了,象久经农耕的农民,但所有人都愉快着。午饭吃的是带的烙饼、鸡蛋和咸菜,水是矿泉水。饭后有的同学还在画,有的在车上或椅子上靠一会,然后继续画着……还有同学不时有提问、交流、探讨的情景,都很投入,时间也是很快过去,一天下来大家觉得这样很有意义。走时大家把所有的垃圾、吸烟的把烟头清理装袋,保持大自然的原貌。付京生先生见到后说:“画家艾国先生带学生赴冀、晋写生,有一铁律,画毕打扫战场,将所有垃圾装包带走。遂知这人因此可信,成为朋友”。我觉得这是应该的,大自然给予我们学习的环境和灵感,我们回报不了什么,应该力所能及的爱护它。除此外,我班还有两个规定:一是,不能到一处写生而杀戮生灵野味,贪图腹欲,所有都是自然的载体和附属,要有敬畏之心,放肆形骸和欲望,物我合一之境即成空谈,画境岂能入品;二是:不可带男女关系不清之人参与写生观光。这也是为了浩然养正,清心寡欲,为了整体团队的纯净和正能量的维护,持之久矣则画外清欣自出,否则便存污浊不入品鉴。晚上占宇订制的“写意漾泉”白色T恤衫到了,大家都很高兴,统一着装,队伍显得更整齐了,他的策划细腻到位,精心制作每一个环节。


第五天

第五天上午在小河古村深处,我们继续写生或对景创作,我也趁着兴致改变了一些手法,节奏也快了许多,大家也很新奇,实际上艺术的新意不是求来的,是在某些状态下慢慢积累形成的。午前在广场打开“艾国山水画工作室”条幅合影留念。下午转移到盂县以北的大汖古村,苏苏和小张开车带着我们,行车近两小时,这也是本次写生计划地点之一。


入住的大汖温泉度假酒店,是4A级旅游景区,集温泉沐浴、休闲养生、水上乐园于一体,这也是张总的一片盛情,人虽到北京去学习,但安排的井然有序、细致入微,晚饭后还能泡个温泉,这在写生活动中算是很高的享受了。为了更好的答谢招待方的热情,有几位老师又合作了一幅小长卷《晋中胜境》。画这个卷时,占宇也是倦了,沙发上睡着了,看来真累了。晚上大家也赶上了晋剧表演,非常精彩。

第六天

转天驱车到大汖古村,中午带了酒店安排的午餐,古村景区大门只能做观光车上山,还不到村子,要步行半小时,这对身负写生辎重的人们不是个好消息。后经协调让我们自己驱车到达村口,画家在景区还是受欢迎的,当地也是比较重视文化的发展。盘山而上,因路况不熟误入难走的上山土路,四个轿车一辆越野,只有越野行动好些,大家下车步行一段,为了减轻车重避免拖底,爬坡时占宇的车胎冒了烟,根本上不去,最后大家不得不放弃退回原地。有好心人指示应走旁边的马路继续盘山,面觑之余,感慨这多人却看不到身旁的另一柏油路,这眼界也算是服了,可能大家已习惯克服困难的心理了。盘山终于到了村口大槐树下,到达大汖古村,“汖”(音厂)只有康熙字典里有,山水为汖,表示水从山上流下来,说的是瀑布,村子居瀑布之地,取名“大汖”。它是一个古老宁静的古村落,有着1500多年的历史,北魏时建的,与云冈石窟同年同月。村子依山而建,群山环绕,围合封闭,藏风聚气,清泉绕村,被当地人称为“盂县深山里的布达拉宫”。整个村子确实有些神秘感,50年代,大汖还有住户80余家、360余人,90年代受洪涝灾害影响,大多数村民迁往别处,目前村里只有14位原住老人相依相守。偌大的村舍大多空房,说起有些意思,房子再破,若有人居住则不会坍塌,无人居住很快就会墙倒屋塌,人气使然。有些同学在空荡的一些房舍中游观,还真有些害怕,破败、杂草、倾斜、黑幽、寂静,又好像某个角落会突然冒出什么……

我在几年前知道这个村子,因少人居住,很多窗户失修脱落,看去是一个一个黑洞,放眼望去有种阴森感。现在有人投资了,修缮了很多,窗户基本都装上去了,还做了观景台,使它恢复了往日的容颜。中午我们吃了带的干粮,还有绿豆粥,虽然有的路上撒了,还是很温馨。闫国强兄和助理从河北邢台赶来看望我们,中午一起又吃了些农家饭,这里的农家饭很好吃,对我而言,比一些饭店的好吃。国强午饭后聊了一会去了五台山,因条件有限,朋友来了空手回去总觉得不落忍,下次补个对联存念。当地人不知从哪收来一些瓶罐,有的看着古朴,还很难讲价,一袋花椒也不送,占宇收藏了一个陶罐。我细致的画了幅小画,大家一天平均也画了两幅,收获还是很多的。

第七天

这天上午,还有半天写生时间,我们只能在酒店附近转转了。对面高山上有个佛塔,想去看看,一路穿过村子盘山而上,路还不近,都是土石路还算是平整,偶然旁边有大跨度的斜坡路过,尽处回来有一处上坡,斜度较大,周边即是悬崖,大点油上去没什问题,但可能占宇第一次走这样陡峭的山路,返回时,看出他紧张,我便替他开上去。他后来说“进无止境,峰高无坦途”,这真是对的,写生在外“无限风光在险峰”,什么事都可能遇到,当个好画家也属不易。因路不对没有到佛塔的地方,倒是见到了一处寺院和十米左右高的露天地藏菩萨铜像,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最后半天的课程是在下山后一处村边示范的,也算是总结性的。午饭由苏苏和小张在酒店安排了盛宴,也是写生结束的午餐,张总在北京学习赶不回来,又特意为每位老师准备了一盒当地特产带回,本次活动很是圆满,招待方也是尽心尽力。

大家各自返回,还有几人要去五台山看看的,我本来要去和顺,也凑热闹跟着去了,不想却引出了一些五台轶事……

五台山为佛家四大菩萨之一文殊菩萨道场,为金刚不坏清凉之地,很多信徒有从各省市三步一拜用时几年来朝拜的,听人讲殊胜无比,求一些事儿也很灵验。我大前年带学生也到五台山写过生,当时让法师伊佃给大家讲过坐禅,对于中国文化传统的认识,不经过坐禅功夫是不可能深入了解的,因为传统的经典来源于定中的叙述,这对于正统的中国山水画家是不可缺少的一课,也是画面中要反映的一个文化标志。

驱车一个多小时,到了五台山,大家直接去了“五爷庙”,五爷庙里殿内供奉的五爷是广济龙王,也是五台山五顶文殊菩萨的化身,这里是整个五台山香火最盛的寺庙。五爷其实就是文殊菩萨在台怀本土化,世俗化的示现,他承担起了民间俗神的职能,寄托着百姓祈盼风调雨顺、平安吉祥的愿望。也许,正是因为五爷比起其他各大寺院里庄严肃穆的菩萨们更亲近群众,更符合急功近利的众生心愿的缘故吧,小小的五爷庙,在善男信女们的心目中,它几乎成了有求必应的象征。内蒙的王立兴昨日在大汖古村崴了脚,来的路上走路都较困难,我们一起烧香拜佛,出来时候老王说脚不疼了,真是奇怪,有些只用科学还不好解释,也不好说是心理作用,他不咋信这些,还是我让他烧柱香才烧的,心中也不可能马上很虔诚,都说五爷庙灵验,这次是我亲自见到。占宇也许了愿,为了赶路他们,未吃晚饭直接返京了,最后送同学回到家已经晚上11点了,真是很辛苦。后来大家去了塔院,请了一个导游讲解,除了历史上的记载我们不知道,讲的有关佛教知识就是很夹杂了,讲佛像“本命佛”也出来了,这是佛家和道家的结合,两家经典都没这个依据和说法,佛像也不是护身符、转运符、吉祥物,断恶修善,才是趋吉避凶的根本。道家十二生肖,对应六十甲子太岁,每一年对应一位神仙,只有道教里有本命太岁的说法,但跟佛没有联系。我觉得这种导游说辞不是很好,不利于正统的文化传播,属于黑导游。如果论生肖,人有分别心,佛无分别心。其实一尊佛即可以对应所有十二生肖的人。黄昏,我安排剩下几人到了一家山庄,他们不对外,只招待朋友和公务,吃住也是很好。五台山真是避暑的好地方,晚上较凉,不穿长袖是不行的。

第八天

次日上午,大家去了黛螺顶,我以前爬过,就在底下画了一幅画,遇一在京学习过山水画的老兄,他和夫人随团来旅游,当天回去,聊起来他知道我名,攀谈后结下缘分,留了电话合了影。下午我们去了佛母洞,乘索道上去的,一路要钱的,给了几个有残疾的。佛母洞里面还有一小洞,传说也很多,听说钻进去出来可以脱胎换骨,可惜现在用栅栏挡上了,我没有得到这个机会,以后还是俗人。有友人高总、吴女士再来访还带来一个比丘尼法师,大家在五台相见也是很高兴。比丘尼叫正法法师,是他们的师父,据说很厉害,有法力,能预测,也能治病。见面也是较投缘,当时给了我们一些佛门饰物、念珠、哈达结缘,特别是给了我一只据说是梦参老法师传下来的毛笔,我确实喜爱,回家就供在佛龛上了。本来还想画一幅画,画了一半聊得欢心就不画了。她为我预测了一些事,开示了一些行法,我也半信半疑,因为有些说法比较大,我觉得我做不到,或许不是很理解。当时也给老庞治了治腿。晚饭是师父请的,她以前就在五台山出家,现在河北平顺建寺,也给人治病,也不收费,她性格很豪爽,心直嘴快,也很大方,关心别人,是个很善良的人。

晚上,大家要画完答谢山庄的书画作品,在山庄写写画画,我也写了些字,除了山庄的,来的人也每人一幅。有个随行朋友与法师投缘,法师给看了下身体情况和家里情况,说他身体不是很好,气闷心堵,可能床下有利器,他也将信将疑,也有些担心,打了电话给家里,那边在床下抽屉里还真找出了一把斧子。原来是搬家时为了辟邪拿红布包了一把斧子,也是当地的一个习俗,后来随便一放,家里人都忘了这事,这次提及起来了。祝愿这位朋友慢慢好起来,不管这事如何解释。

第九天

第二天上午,我们去了普寿寺,是个尼众出家的地方,和别处不大一样,庞大气派,但素雅,是个佛学院,里面的出家人举止得体,说话稳重,彬彬有礼,一般不让闲人进去,但我们进去了,也是好的缘分。清凉寺离五台山中心较远,寺中有个大石台,说是文殊菩萨讲法的地方,上面许愿很灵。师父对我很好,让我上面许愿,想着她给我说的事。有很多人绕着石头转。回来下山的路上有查车的,看样子是故意刁难的,这情况对当地风气很不利,也不道德,游客们是来朝圣的,也是来消费的,他们不应该这样做。师父下车说了他们几句,放行了。中间还有找师父看病的。我们计划中午返回北京和别处,在一家素食饭店吃的饭,席间大家一起聊天,师父对世间的事做了一些开导,说的很好,还把一位感动哭了。这家饭店不错,饭费对出家人打对折。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整理一番后大家告别了五台山……

但又开始了新的旅程。

一路高速近三个小时,顺便到了正法师父平顺建的寺院,说好用无人机拍摄下地貌,但风大还有高压线,任务完成的不是很好,或许为下次来打下伏笔。出了五台山别的地方还是很热,在大殿上香晒得满头大汗,都快透了,后来来了一片云,总算凉快多了。这村子据说是杜康酒的故地,全村五千多人,也是很大了,村里人对师父很恭敬,称呼大师,听说师父为这村人治病,治好了很多,也不收费,还自掏腰包请戏班子来唱戏,难怪受大家爱戴。晚上九点必须到京,本想不吃饭了,师父早让人做了饭,就这样顺着意思吃完,告别,又踏上了去另一城市的路程……

十天的行程,日月如梭,辛苦而惬意,收获颇丰,轶事临奇,而其中回味“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仅此伏案采记,略表友情之重,也可躬身一揖双掌合十,于五台拜文殊智慧大士之时,岂非与诸友及诸学士相共欤,身虽相异,物虽相异,缘起空寂之时皆是一如之胜义。写生之时,提笔之际,一时一事,万物相与,如薄伽梵妙严盛会,主辞、问疑、声闻聚、帝释、诸天、护持、江河湖池、树木华草、山峦土地唯演一音,方成妙果,故以记之,感恩。而后“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艾国于画陀斋,2018年7月5日

艾国

1966年生人

清华美院书画高研班导师

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研究员

河北经贸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黑龙江省画院研究员

今日鉴藏美术馆艺术顾问

中国山水画俯远法创研人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写生作品欣赏

小河古村之评梅故居

75*48cm

2018年

小河古村之虎岩山观音庵

75*48cm

2018年

小河古村之积仁阁

75*48cm

2018年

漾泉小河古村路边

75*48cm

2018年

小河古村之佛塔

75*48cm

2018年

阳泉狮脑山写生

75*48cm

2018年

晋地狮脑山所见

75*48cm

2018年

大汖古村落

75*48cm

2018年

大汖村一角

38*48cm

2018年

盂县梁家寨村

75*48cm

2018年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