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年来肠断秣陵舟 梦绕秦淮水上楼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7-19 12:00 阅读量:460

导读 :
中国历史文化名河——秦淮河,乃“十代故都”金陵的母亲河。它源自江苏溧水的东庐山和句容宝华山,沿途流过约100公里后进入南京市区,在城南东水关处分为内、外两条河流,然后再合流直抵长江。其中内秦淮河就是素称“六朝烟月之区,金粉荟萃之所”的“十里

正文 :

中国历史文化名河——秦淮河,乃“十代故都”金陵的母亲河。它源自江苏溧水的东庐山和句容宝华山,沿途流过约100公里后进入南京市区,在城南东水关处分为内、外两条河流,然后再合流直抵长江。其中内秦淮河就是素称“六朝烟月之区,金粉荟萃之所”的“十里秦淮”。

千百年来,“十里秦淮”河畔市井人烟凑密,店肆歌楼林立,灯火盛甲天下,长期以来就是南京城之繁华所在。历代名流贤达诗酒风流,追怀往昔咏叹不息,使得金陵怀古之作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和影响力。李白、刘禹锡、杜牧、韦庄、王安石、陆游、辛弃疾、萨都剌、高启等历代文学大家,流连或羁旅金陵大地,留下了不少名垂青史的诗词篇章。作为明末清初诗坛“神韵派”之领袖人物,王士祯(1634─1711)的《秦淮杂诗》(计二十首七绝组诗)亦是承继唐宋的怀古佳作之一。此后又经历大约200年左右的光阴,秦淮两岸早已物是人非、景物殊异,唯有河水仍在日夜汩汩流淌,不断地诉说着昔日的繁华旧梦。晚清时期海上画家蒋確(1838─1879)笔下的《王渔洋秦淮诗意图》画轴(纸本水墨设色,纵83.3、横53厘米),正是对这一诗文佳作的图像诠释。

现在就让我们在此一起追寻昔日的诗人思绪和画家情怀,细细赏阅这幅充满怀古感伤意味的诗画意境。蒋確在表现前贤王士祯诗句的情境时,并未完全铺陈展开画面,而是只截取了南京“十里秦淮”河畔的一个场景:

但见淮水之畔,河房榭阁栉比,酒肆茶楼毗连,一桥跨越两岸,杨柳随风轻拂,河上画舫凌波,文人骚客或买酒泛舟,或倚栏对坐,或狎伎冶游。整个图景只占据了画面的下半部分,并为一抹六朝烟水气所淡淡地笼罩着。而在该图轴的上侧,蒋確以行笔摘写了王士祯《秦淮杂诗》中的十首组诗,吊古怀伤之情不禁溢然纸上:

“年来怅望秣陵舟,梦绕秦淮水上楼。十日雨丝风片里,浓春烟景似残秋。桃叶桃根最有情,琅琊风调旧知名。即看渡口花空发,更有何人打桨迎。潮落秦淮春复秋,莫愁好做石城游。年来愁兴春潮满,不信湖名尚莫愁。当年赐第有辉光,开国中山异姓王。莫问万春园旧事,朱门草没大功坊。新歌细字写冰纨,小部君王带笑看。千载秦淮呜咽水,不应仍恨孔都官。旧院风流数顿杨,梨园往事泪沾裳。樽前白发谈天宝,零落人间脱十娘。傅寿清歌妙嫩箫,红牙紫玉夜相邀。而今明月空如水,不见青溪长板桥。新月高高夜漏分,枣花帘子水沉熏。石桥巷口诸年少,解唱当年白练裙。旧事南朝剧可怜,至今风俗斗婵娟。秦淮丝竹中宵发,玉律抛残作笛钿。十里秦淮水蔚蓝,板桥斜日柳毵毵。栖鸦流水空萧瑟,不见题诗纪阿男。右王渔洋诗,芸斋仁兄大人属写即正。华亭蒋确叔坚甫。”画家在这段书法引首钤有一枚阳文“蒋”圆印、款识之后盖有一枚阴文“蒋叔坚”方印;画面左下侧则另钤一枚阴文“蒋確私印”方印。

蒋確在该图轴的创作中以半俯瞰视角构图布局,中锋运笔为主,线条遒劲潇洒,而且富有金石气。于画先勾勒而后皴染,笔墨干湿并用、衬托烘染,虚实疏密呼应、动静相宜。画家用水墨一挥而就,但惟有屋宇、桥津栏杆略以红笔淡勾,既起到画面提神作用,也有暗喻旧时金粉楼台、如梦似幻般的浮华岁月等含蓄韵味。所作空灵飘逸,天然雅致,逸气秀出,意境淡远,弥漫着时光交错后的某种沧桑慨叹,以及今不如昔的内心失落感。王士祯、蒋確在各自所处的生活年代中,一览前朝旧都之风物,别具追忆历史的浓厚情愫。人们悠然吟诗赏画,进一步寻觅更多的象外之音,不禁暗自联想起秣陵烟云、桃渡风流、白门秋柳、秦淮春梦……尽管该画轴的具体创作年代不详,但仍不失为一幅诗书画印珠联璧合的艺术佳作,值得深深地品味与把玩。

本文中提及的王士祯为明末清初新城(今山东桓台)人,字子真、贻上,号阮亭、渔洋山人,世称“王渔洋”,毕生著述较丰、弟子门生较多,不少诗文因为清新蕴藉、脍炙人口而流传迄今;而画家蒋確则系晚清华亭(今上海松江)人,初名介,字于石、叔坚,号石鹤、石隺,平素负才清高,不流凡俗,一生嗜好丹青、诗文和刻印,兼工铁笔。清末民初杨逸《海上墨林》评曰:蒋確善作山水、花卉,“用焦墨勾勒,再以湿笔渲染,天然高洁,迥异时流。尤精画梅,于金寿门、罗两峰外,别开蹊径,雅秀清健,突过前贤,题识亦极精妙”;而书法追学唐人李邕,“独有心得”。蒋確早年家境贫苦,在沪上以鬻画为生,当时与胡公寿、高邕等书画家友善。可惜天不假年,光绪五年(1879)英年早逝于上海豫园之飞丹阁,年仅42岁。时人有诗记云:“蒋生三绝诗书画,仙骨姗姗早出群。想是玉楼人搁笔,故教飞召趣修文。”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