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巴黎三大博物馆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07-23 12:00 阅读量:264

导读 :
如果历史是一条河,那么,艺术就是河里游荡的鱼。 艺术因所属时代、经验、语言、认知框架而呈现于历史中,同时也受制于这些因素的局限。日常生活无尽的琐碎,如公文一样,很难添减半字。 艾菲尔铁塔刚建好时,被巴黎人耻笑为巴黎的

正文 :

如果历史是一条河,那么,艺术就是河里游荡的鱼。

艺术因所属时代、经验、语言、认知框架而呈现于历史中,同时也受制于这些因素的局限。日常生活无尽的琐碎,如公文一样,很难添减半字。

艾菲尔铁塔刚建好时,被巴黎人耻笑为巴黎的怪物,贝聿铭的玻璃金字塔亦被形容为卢浮宫的伤疤。但在历史的大河中,艺术的存在却更新或升级了人们的价值系统,如何点石成金,从非艺术升级为艺术,以及如何从平凡成为伟大,这是一个问题。奥赛、逢皮杜,相较于卢浮宫油腻大叔般的横立在你面前,生鲜小哥改变着历史新的口味,也完美地解读了现代社会对艺术定义的进化。

说实话,我喜欢奥赛的中庸与持重。卢浮宫的现实影响力就如现实生活中的油腻男,全是套路却又心不由己,还有里面三个己然成精的女人,每天心烦意乱地看着上万双噤若寒蝉似的眼神,也假装乐咪咪地看着你,像街边活成了精儿的老头。

我看卢浮宫,是反着看的,这也算是卢浮宫的另一种伟大吧。

逢皮杜就像它文化工厂的绰号一样,让人得到新奇与快感,却获不到精神的信任与心安。它存在的理由,就是需要不断地进化,直至江郎才尽,稀疏的几颗巨星闪耀之后,留下的尽是一地鸡毛。

一个新时代的魅力,必须体现在这个时代内在的壮阔与精致,体现在新的艺术创造与出现,在对新的艺术价值共识中成为优美的新传统,这同时也衡量着一个社会或群体对价值观的包容与升级。

也许,对绘画价值的回归,是下一个历史轮回的必然。

(作者为画家)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