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简繁揭秘美术江湖伤人伤己

来源:网络 编辑:张楚楚 时间:2015-07-24 10:12 阅读量:713

导读 :
简繁 7月21日,“国宝艺术家”刘海粟生前唯一的研究生、画家简繁携新书《沧海之后》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参与座谈,这是继他15年前揭露艺术圈秘闻的《沧海》三部曲后,又一部充满黑幕的“私人美术史”。 一 切可以追溯到简繁与刘海粟的初次见面。

正文 :

简繁

7月21日,“国宝艺术家”刘海粟生前唯一的研究生、画家简繁携新书《沧海之后》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参与座谈,这是继他15年前揭露艺术圈秘闻的《沧海》三部曲后,又一部充满黑幕的“私人美术史”。

一 切可以追溯到简繁与刘海粟的初次见面。刘海粟教导他“去画你自己”。这位国画大师生前从不知道,简繁竟然是个先天色盲。简繁的毕业创作避开色彩,画中广 阔、浑厚的黑色令许多人嗤之以鼻,刘海粟却称赞他为“中国画的伦勃朗”。对“暗”的描摹勾勒出简繁艺术创作的整体脉络。而当他开始写作,非黑即白的视角, 又把他引向对人性的黑暗与复杂的观察与考量。

谈到十几年前面世的《沧海》三部曲,简繁再次表示,自己是在完成恩师遗愿,还原一个真实、立体 的名画家。他在书中直言恩师几十年执着名利、风流成性,在他人看来简直是大逆不道。针对批评声音,简繁举了刘海粟晚年的一个例子:简繁与当时的女友帮老师 洗澡时,一个记者想进门拍照,96岁高龄、赤身裸体的刘海粟竟欣然同意,这种坦荡令简繁印象深刻。为写这部上百万字的传记,简繁听从师命录制了一百多盘磁 带,从儿时经历、与徐悲鸿之间的恩怨,谈到他晚年的落魄失意。在《沧海》中被剥去“衣服”的不止刘海粟一人,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有名有姓的人物几乎被简繁 得罪了个遍。因为下笔毫不留情,简繁笑称自己已落得“众叛亲离”。出版社和简繁迫于徐悲鸿、刘海粟亲朋的压力,将《沧海》三部曲修订为两卷本。

今 年的新书《沧海之后》或许将掀起新一轮风波。简繁将目光投向自己在美国唯一的圈内好友与合作者——画家丁绍光,企图呈现他和陈丹青、范增、史国良等中国艺 术家在海外挣扎不堪的生存状态。简繁认为,与他们相比,一心求名的刘海粟反倒成了一面明镜,一个甘愿为理想付出一切的先行者。当代画家的纷争、冲突,仅仅 是为了追逐金钱利益,艺术圈不过是个精致的名利场。“丁绍光是一个符号。他代表艺术怎么跟市场结合,艺术家怎么能够使自己富有,而且产生影响力。”他希望 艺术家能以此为鉴,更希望丁绍光能够“悬崖勒马”。

62岁的简繁在现场多次提到“死”。这位肢体语言僵硬、容易激动的老者说,自己写完这两 部书已经死而无憾了,“一个人如果死了,任何人对你的评价都毫无意义了,任何人说你好、坏都不重要了。”在他看来,写作挖掘出了“人”的价值,能够企及绘 画不能实现的永恒。他不会因任何人笔下有碍。

简 繁坦言,写作绝非乐事。被书写对象愤恨不平,写作者同样自伤三分。他在书中追溯亲情冷暖、算计背叛,也不掩饰自己的不平、嫉妒、好色。简繁感慨,不论是回 首往事,或是秉笔直书,都令他感到痛苦,甚至通宵失眠,难以排解。完成《沧海之后》,他决意就此封笔。“不管对人还是艺术,写作中我已经倾我所有了。”

言 语间,简繁眼神游离,像陷入沉思,也像在面对不存在的倾听者讲述。讲到忘情处,他自顾自发出爽朗的笑声,但是并未感染到太多听众。封笔后,简繁打算好好陪 伴女儿,并继续水墨创作。“余生我想活得快乐一点。绘画让我快乐。”他称将不再与世人打交道,但最后还是补充道,如果丁绍光看过《沧海之后》能够接纳自 己,他还会珍惜这个唯一的朋友。

他曾说过,自己家中的座机一年接听和打出的电话只有个位数。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