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瞄准艺术消费市场,毕业生展去学院化已成趋势

来源:网络 编辑:周正阳 时间:2013-09-28 11:39 阅读量:548

导读 :
作为展示当代学院派艺术新锐创作成果的流行途径,“毕业生展”、“美院生展”已成当代中国艺术界热门关键词,而正在深圳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开展的“自我世界———新视觉艺术节2013”,更是奉上了“美院生展”的一个最新版本。从

正文 :


作为展示当代学院派艺术新锐创作成果的流行途径,“毕业生展”、“美院生展”已成当代中国艺术界热门关键词,而正在深圳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开展的“自我世界———新视觉艺术节2013”,更是奉上了“美院生展”的一个最新版本。从名目到形式,从策展团队到研讨成果,“新视觉艺术节”均有别于过往各种“学院派”艺术活动,不仅首度邀请了海外策展人,主办者们甚至还要“去学院化”,刻意回避、模糊、消灭创作者的“学生标签”。


因此,即使全国九大美院油画系31位毕业生近90件艺术作品云集于此,你也很难在展览中嗅出“学生”般怯生生的稚嫩气息,反而会有“双年展”、“纪念展”式的高雅和庄重。美院学生技艺之娴熟、观念之前卫,足以被业界视作一个个独立的青年艺术家个体……这样的观感,亦不免引出一种深思———在新的艺术创作背景下,数量与日俱增的“毕业生展”应当如何定位?它究竟只是个打包学生个人习作的平台、例行公事的毕业程序,还是可以参照于“艺术节”、“双年展”之类的大型艺术节庆进行经营?“毕业生展”是应当继续强调自己的“学院派背景”还是应当“去学院化”?


01 新视觉艺术节提供“新视觉”


本年度新视觉艺术节所提供的“新视觉”,既在画上,也在画外。


有一些“新视觉”是肉眼可辨、直接冲击瞳孔的,譬如《甜蜜的视网膜》简直堪称绘画界的“神曲”《忐忑》,它展示了一幅血肉模糊、逻辑凌乱、布局抽象的画面———半裸的肉体,如同被解剖开来一样,露出动脉线路也历历在目的心脏;血糊糊的手指,伸向了另一个肖像中同样粗糙的胴体……还有许多不符合物理定律的悬空图案,以及一些介乎实和虚之间的、由不同方格包围而成的画上迷宫,投射出云山雾罩的氛围。显然,这些惊艳手笔,均部分援用了数码、电子等高科技绘画路数,照应了“新视觉”的展览主题。而最重要的是,这些技法娴熟、观念深刻、批判意味浓厚的作品,看不出一丁点儿“学生习作”的稚嫩味道,观者像是步入了一个大型纪念展、致敬展、双年展的综合展览现场,被“艺术节庆”的气氛团团笼罩。


另一些“新视觉”则位居幕后,它们是运作机制、策展方式的变通,譬如,“海外策展人”是同类“学院展”中前所未有的一项特色。长居北京的英国批评家李蔼德时任A rtSlant.com的北京站撰稿人,长年为各种艺术杂志撰写批评文章,作为本次展览的主要策展人,他用“国际视觉”解析中国艺术学院力量,将“学院展”推向了一个空前的高度。


回眸过往众多的学院展、青年新锐展,始终绕不开浓郁的“学生”气息,参展作品,大多也较为格式化、面谱化,缺少创造性能量。因此,本次“新视觉”艺术节中,策展者对作品的遴选具有独到的标准,他们更强调个人的观点,挑选的并不是九大美院中“最高分”、“最优秀”的艺术作品,而是在毕业展的传统空间中呈现充满创造力的批判性作品。正如李蔼德所说:“各大美院毕业展上的作品大多技巧惊人但思想稀薄,满足期待的作品虽未匿迹,也寥寥无几,缺少具有批判性的艺术实践。而最终入选此次展览的作品,证明现今的艺术学院还未病入膏肓。”


“去学院化”、“以节命名”、“重神轻技”、“外国人策展”……“新视觉艺术节2013”所包含的关键词,都在宣告着它与当下千篇一律的学院展撇清关系,都在指向着学院类展览未来的可能性及突破方向。学院展正在以更独立、更前卫、更新锐的面目示众。


02“学院展”脱离“学校”母体,要借助商业力量?


早期,“学院展”大多是在院校内部进行,于学校走廊、教室、各个角落随意摆放毕业作品的“打包展示”,仅仅作为一种纪念仪式存在,但这种淳朴的方式显然已无法适配于学院展规模越来越庞大、所涉作品越来越多、地域跨度动辄越洋过海的当下实情。在展览空间上,“学院展”早已突破了校园幽深狭闭的院墙,而在精神境界上,显然也需要进一步化解“学院”的痕迹和套路。


如今,放眼全国,许多城市都热衷于办毕业作品展,一些商业性、盈利性的基金会、画廊及机构常常成为毕业生展的“外围军团”,它们甚至不请自来,“守株待兔”地候在毕业展展馆之外,嗅见商机后便猛扑上去,以批发的方式收购毕业生作品。这一动作的背后动机也不难揣测:一些优秀毕业生必然会在日后的岁月里名声鹊起,其“处女作”的价格必然水涨船高,具有可观的投资价值。且不论商业因子的侵入是否破坏艺术操守,但实践证明,“越来越浓的铜臭”的确是瓦解学院展“书生气息”相对奏效的一剂猛药。


“毕业生作品展”脱离学校的庇护,另一个典型的标志是,它们不再依赖校园的资源、经济支持,而是开始从社会上吸引赞助力量,在财政上具备自给功能,然后变形为“艺术新锐颁奖”、“青年艺术竞赛”等形式,更加接地气地面向大众。譬如,2009年5月,2009华南农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服装设计毕业作品展在东莞某服饰公司的赞助下,导演了一场“大学生时装周暨服装设计大赛”;2012年,复旦大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2012届毕业生展又成了某设计类企业冠名的“艺术设计作品大赛”。它们均是艺术消费日渐盛行的当下,毕业生作品展与商业联姻的典型版本。


经济、地理空间、策展方式均已发生显著异变……在当下的艺术语境中,“毕业生展”除了借挂母校的名号之外,几乎已经看不到与院校的联系,但院校中“填鸭式”、“机械式”的艺术教育和技法训练,却在这些初出茅庐的艺术新锐们身上产生了长远的影响,这种影响投射到毕业作品中,往往演变为大量形式大于内容的炫技之作,或者画风花哨、材料丰富但精神内核匮乏的创作取向……这一类的艺术“学生腔”,正在许多“优秀”院校生的作品中大面积分布。


03 在毕业生展中注入“批判性”力量,需革新学院评价体系


当然,学院生展、毕业生展在形式上的变通,仅仅是“外壳”的升级,若要在“内涵”上升级,最终还是要通过作品说话。如李蔼德所说:“我们最在乎的是‘有趣’,但从众多艺术系学子的作品中挑来拣去,发现‘有趣’还真是稀缺资源。”


在李蔼德看来,当今的学院体系已经形成了僵化的评判系统,而许多结构、创作观念固化的“毕业生展”也是这个系统下的产物。“如维多克所说,‘系统及组织的需求通常就是对预先制定的规则的理解,在这一过程中,文件夹就替代了艺术本身。’在这里,‘文件夹’代表了那个衡量学生作品的持续而便捷的体系,可惜这一持续性更多是在服务学院而并非学生,这种体系应当有所改变。无论如何,我和我的同事们还是为展览选出了一批我们认为有趣的作品,这足以证明,不为体系服务的作品也是有存在空间的,从乐观的角度看,这个体系还是存在变通的。”通过李蔼德的精心遴选,本次“新视觉”艺术节中的众多作品,已经开始跳出学院系统的僵化,在毕业展的传统空间中呈现充满创造力的批判性行为,证明了保守的艺术语境下,仍存在“有趣”的探索。


具有独立艺术人格、具有较强批判性观念的学生作品,应当替代那些例行公事的学生习作,成为毕业生展最为核心的参展阵容。另一策展人李荣蔚认为,“学院”不仅给艺术新锐带来了赖以求存的技法,也给他们带来了无法磨灭的“学院阴影”———这种阴影就是匮乏的创造力。“部分学生的创造精神、对新世界敏锐的感知力,在学院的数年内被打磨得干干净净,对学院体制所确立的单一价值观毫无反抗之力,很多毕业创作变成了‘照片创作’和‘图片创作’……而另一些学生创作则多以延续和继承为主,创作语言不强,很多作品仍然可以看到其导师的影子,并存在大量风格、样式、体裁上模仿指导老师的学生作品。而某些毕业展更像是一个老师教学成果的汇报展。在作品的选择上,老师拥有绝对的否决权,不符合其审美趣味,或者与该工作室风格相悖的作品往往直接被排除在展览之外。”


“毕业生展”的升级,最重要的部分在于参展作品的质量(观念)升级,而全社会对作品质量(观念)日渐苛刻的要求,或又将倒逼艺术学院教育机制的改革。“对于西方国家而言,30多年的教育体制改革再次证明高校自治的重要性。艺术行业无法和别的职业一样提供稳定的供需市场基础。中国学院展的未来,全球化的加速也许是一个机会,但我们无法确定谁是这个行业的幸运者。”另一策展人蒲鸿如是说。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