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婚纱大亨许宗炜的收藏经

来源:网络 编辑:黄辉 时间:2013-09-29 09:39 阅读量:650

导读 :
  2009年,在台北罗芙奥秋拍上,赵无极于1946年创作的作品《17.4.64》以1.584亿新台币(折合约3816.8万港元)的天价成交,创下当时赵无极作品最高成交价,这件作品的送拍者就是台湾收藏家许宗炜,而在8年前,许宗炜首次购入这件

正文 :

  2009年,在台北罗芙奥秋拍上,赵无极于1946年创作的作品《17.4.64》以1.584亿新台币(折合约3816.8万港元)的天价成交,创下当时赵无极作品最高成交价,这件作品的送拍者就是台湾收藏家许宗炜,而在8年前,许宗炜首次购入这件作品的价格约为1100万新台币。许宗炜的这段收藏经历被业内视为美谈,许宗炜则将自己视为“无辜的受益者”,收藏获利纯属无心插柳,在他看来,收藏就像学习一样,也是提升自己的过程,将铜臭之物换为风雅之事,带来的是幸福感,不断学习、提升,用于生活,达到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这才是收藏的终极乐趣。

  油水兼容 成气成局

  “收藏要‘成局’,即整体收藏具有独特的品位,让藏品形成一个系统。一个人财力有限,而艺术品市场资源无限,一定要锁定方向,设定范围,这样才能收得精品。”

  许宗炜,台北比俊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被业内誉为婚纱礼服的设计、制造大亨,主营外销欧美的婚纱礼服,30多年来,其出口婚纱礼服的品质在行业内遥遥领先。在许宗炜看来,做收藏和经营公司最大的相同点在于,都讲究美感,对艺术修养的需求是一样的。甚至在他公司生产车间的墙壁上,随处可见悬挂的艺术品,艺术就在身边,艺术融于生活,这是许宗炜对艺术品所作的最好诠释。

  1989年,为了家庭装饰需要,许宗炜开始购买艺术品,当时,他并没有特定的收藏方向。1993年初,在台北翰墨轩画廊,许宗炜看中了李可染的作品《峡谷放筏图》,作品在画廊展出已有8个多月,问询者络绎不绝,但3平尺作品90万港元的价格让有意者望而却步。许宗炜对这件作品爱不释手,在书画收藏家王澄清的鼓励下,他以85万港元买下,《峡谷放筏图》也成为许宗炜第一件收藏级的艺术品。在此之后,他一头扎进李可染的水墨世界,最多时购买了30多件李可染的作品。30多年过去了,《峡谷放筏图》始终留在他身边,在他心中,“在这份天荒地老的耐心背后,是一份特殊的情感。”

  在进入收藏界一定时间,并积累了一定数量的收藏品之后,许宗炜渐渐整理出一些思路来,在书画方面,其收藏以明代至近代的代表名家作品为主;而在油画方面,则主要以融合中西特质的艺术家作品为主,赵无极及朱德群的作品尤其居多。许宗炜也曾收藏印象派以降的西洋艺术品,如毕加索、毕沙罗、雷诺阿、毕斐等印象派及近现代艺术家的作品。

  许宗炜表示,2005年是其个人收藏的分水岭,在此之前,他的收藏是只进不出,2005年后,随着艺术品价格迅速上涨,他也出让一些藏品,回收资金,同时买进喜欢的作品,调整藏品结构。另一方面,他更注重顶级作品的收藏,最近几年,他陆续转手之前收藏的西方艺术家作品,转而购买顶级书画作品,“因为收藏的作品不够精,没有成局。”他这样解释。

  许宗炜将30多年来的收藏经历概括为了解、观赏、选购、收藏,以情节、情怀作为轴线。许宗炜介绍,时至今日,其个人收藏以书画为主,油画为副,雕塑、文房杂件甚至茶叶和香作为搭配。从时间轴来看,其藏品时代从明代延续至当代;从广度来看,则是油画、水墨兼容。就书画而言,他认为,关键在于体会画作的笔情墨意,感悟画中的诗情画意;而油画的现代感和色彩则为其生活空间提供很好的装置效果;文房、雕塑等作品则是弥补平面艺术在装饰生活空间的不足。在他看来,“水墨、油画并没有界限,只因材质、工具、技法的不同,呈现不同的美感,只要审美心胸能够兼容并蓄,换个角度,观看不同类型的作品,都能有所感动。”这就是许宗炜所说的“油水兼容”。

  以大搏大 以画养画

  “收藏要买‘大痛’,将来才能大赚,购买不痛不痒的东西,将来是不会赚钱的。有勇气、有眼光、有果断的判断力,才能带来福气。”

  2001年,赵无极的《17.4.64》出现在拍卖场上,当时的成交价约为600多万新台币,集资做股票生意的买家遭遇股票“断头”,要转手这件作品,在断电的储藏室,许宗炜在昏暗的走廊里,观看画作不到3分钟时间,就毅然决定购买,买家要价为1400万台币,最终以1100万台币成交。2007年,香港佳士得[微博]征得这件作品,在那次拍卖中,赵无极的作品有好几件,而另一件作品与《17.4.64》年份相同、风格相似,且尺寸比这件还大。许宗炜当时的期望成交价是1400万港元,然而,在拍卖当天,《17.4.64》竞价到最低估价900万港元时就戛然而止,面对此种情况,许宗炜当机立断,将作品拍回来。在支付25%的买卖佣金后,作品成交价为1096.7万港元,佣金价格甚至都可以购买一件作品。

  虽然画作的成本增大,但许宗炜相信,作品具有更大的价值。两年后,台北罗芙奥拍卖公司动之以情,征集到这件作品,将其作为当季拍卖专场的封面作品,在当晚的拍卖中,台北大未来画廊老板林天民与著名收藏家林百里相互竞价,一路将这件作品的价格拉伸至1.584亿新台币,创下当下赵无极作品成交最高价。如果将时间因素考虑进去,按照近现代油画的获利情况而言,《17.4.64》无疑是比率最大的,但许宗炜称自己是“无辜的受益者”,其实在受益的背后,是其对艺术品价值的准确判断和当机立断的果断决心。这次经历也启发了许宗炜,“人生充满决定,但每次事不关己,关己则乱,所以必须有个心法,赖以持定,一定要有勇气、有眼光、有果断的判断力,才能带来福气。”

  当然,从艺术品交易中获利的不仅是赵无极的这件作品,许宗炜转手的书画作品也为其带来丰厚回报。2008年,上海天衡拍卖举办“艺海楼”书画专场拍卖,15件近现代书画作品以3557万元成交;2010年12月,北京保利再次推出“艺海楼”专场拍卖,18件作品以4981万元成交。对此,许宗炜表示:“之所以能够继续参与收藏,主要靠的是过往旧藏,早年买进作品成本较低,转让出去一些,回收资金,再买进自己喜欢的作品。之所以能从艺术品收藏中取得回报,是拜大陆经济起飞,大量资金和新兴买家的涌现所赐。”这种买进卖出,需要掌握艺术品进出的时间和规律,不仅考验收藏者的眼力,更是考验藏家留住好作品的耐心。

  当然,转手艺术品并非完全出于主动更换,也有一些被动的成分。另一方面,个人藏家财力毕竟有限,所以在适当时候会将一些旧藏转出,更换一些更喜欢的作品,“转入转出,这是一个试图在艺术品交易中获取资金、获取美感体验的过程。”在他看来,“卖出的作品已经印在脑海里,画面形象以及对画作的体验和感情已深入内心。”

  在出手赵无极作品之后,许宗炜买进一件八大山人的作品《个山杂画册》,这件作品前不久才在西泠拍卖以2352万元成交,许宗炜以近两倍于拍卖价的高价毅然买下,他坚信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八大山人、石涛的作品是许宗炜心仪已久的作品。他坚信机不可失,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遇到机会来临没有抓住,就只能擦身而过。

  “收藏一件作品代价不菲,不管是古典作品还是当代艺术品都一样,如果收藏的是普通作品,将来若要转让,价格由市场决定;如果收藏的是绝精的作品,是由收藏者给藏品定价。”许宗炜说。

  “艺术品收藏带来的经济回报可谓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好处,让藏品产生更大的价值,这也是收藏的价值所在。收藏是买自己喜欢的作品,投资是买别人感兴趣的作品。如果纯粹只是买卖,收藏的价值就没有体现出来。”许宗炜强调,只有以知识、耐心与爱心看待收藏,加上对局势的掌握,才可能从收藏中获利。

  不役于物 格物致知

  “了解市场可以获利,了解文化却可以赢得尊重,我想通过收藏,对市场和文化的研究,二者兼得,达到名利双收,这就是我的心胸。”

  许宗炜回忆,收藏30多年来,他最后悔的是错过傅抱石的作品《丽人行》,1996年,中国嘉德[微博]负责人将这件作品拿到台湾,让许宗炜和林百里观看,希望他们能买下这件作品。但是林百里当时只收藏张大千的作品,许宗炜则一时犹豫,错过机缘,没有买下这件作品。在当年拍卖中,《丽人行》拍出了1078万元的天价,创下了当时近现代画家中国画作品的拍卖纪录,时至今日,这件作品的市场价保守估价在3亿元左右。

  “许宗炜表示,今后收藏的作品量还会减少,会更加讲究作品的质,“收藏必须重质胜于重量,讲究精益求精,否则不可能收藏到绝品,更成不了格局。”他强调,收藏需要有自己的个性,形成个人收藏特色,在购买艺术品时,对于可买可不买的作品,就不要买;而对于可卖可不卖的作品,赶紧卖。”

  对此,许宗炜再次强调,人生如朝露,艺术传千秋,机会稍纵即逝,只有大痛才能大赚。“藏市有风险,判断则非常困难,机缘巧合,才能拥有一件心仪的艺术品。”他认为,在2005年之后,要买一件作品有两难:一是真伪判断,二是价格。“解决这两难之后,你要有个抉择,买的时候,痛得不得了,心痛买下来;不买却又后悔,一直念念不忘,最后决定还是心痛,心痛会随着时间抚平。”

  在许宗炜看来,收藏和企业经营一样,要设立目标,审视规模,进行预算,拟定策略,了解市场,更要勤于观看、勤于学习、勤于读书。收藏者不仅要到美术馆、博物馆观看展览,还可以通过阅读、听讲、交流的方式,增强见识,从这个学习的过程中得到启发,选择自己想要的收藏品。

  许宗炜提出,在当前艺术品收藏倾向于“重投资、轻艺术”的环境下,购买艺术品带有投资的想法是被允许的,但必须以“喜爱”优先,作为前提和动机,如果只是将其当作股票、房地产一样的投资,艺术品投资是无法进行的。喜好和投资同时进行,再根据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评估其市场潜力和增值空间,由喜爱和投资在心中的比重作为权衡,这才是艺术品交易的迷人之处。

  “收藏是一件很奇妙的事,体会收藏过程也属于收藏的收获,如果只是购买储藏,作品的价值就没有体现出来,也谈不上收藏的乐趣,更谈不上怡情养性,顶多只是满足占有欲望,充当保管员的角色。”许宗炜说,他不断更换生活空间中的画作。“‘爱物而不役于物’才是收藏的最高境界,将作品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放眼可观,置身其中,慢慢品鉴,常看就会有感觉,有感触,最终回到美感的体验,艺术融于生活,艺术回归生活,这才是最重要的。”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