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它们的“脸”悄悄在改变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12-15 12:00 阅读量:135

导读 :
盛春的《慢·苏州》之一实现了苏扇与刺绣的结合 2018苏作文创峰会同时推出的中国文联文艺研修院首期苏州吴中高层次文艺人才研修班学习成果汇报展,现场展出的150余件(张)吴中文艺新成果,到底实现了哪些突破?且从形式、用材、功用三个

正文 :

盛春的《慢·苏州》之一实现了苏扇与刺绣的结合

2018苏作文创峰会同时推出的中国文联文艺研修院首期苏州吴中高层次文艺人才研修班学习成果汇报展,现场展出的150余件(张)吴中文艺新成果,到底实现了哪些突破?且从形式、用材、功用三个方面看过来。

形式时尚,接轨现代

吴中区是吴文化的起源地和核心区,文艺作品积淀了太多的历史文化,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制约了它们的时尚化,但苏州民间工艺美术家、缂丝大师蔡霞明带来的缂丝围巾却十分现代。这种现代体现在产品的“动感”上。蔡霞明透露,这是通过经线的改变,使缂丝的面料从原先的单层变为多层;再通过经线和纬线的稀释,以及纬线的不完全固定,让部分纬线可以在外力作用下灵活移动,成为一种“流动”的艺术品。

同样充满现代气息的还有苏州市民协副主席、吴中区民协主席叶志明与苏州工艺美术大师、金山石雕技艺代表性传人吴福云合作的《生命之歌》雕塑,其造型虽为史前贝壳类化石,却演示了生命的进化之路,与现代科学接轨;而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陆小琴的核雕《美丽中国,好人故事》 ,打破了传统题材,在十颗橄榄核上分别表现孝老爱亲、爱心捐助、诚实守信、敬业奉献、见义勇为主题,方寸间给人以满满的正能量。

钟斌带来的梅花鹿、燕子红木雕刻小件,苏文的“吴中百匠”人物白描绣像,肖锋缂制的老虎造型等也都充满现代色彩。

用材突破,跨界融合

制扇大师盛春带来的苏扇,不但在形式上,还在用材上实现了突破。

长期以来,苏扇主要使用竹子或檀香木作为扇骨,绢、纸作为扇面,而此次盛春带来的作品“一扇百工·至善至美”系列,却将刺绣、手绘、木雕、镶嵌、首饰工艺、景泰蓝用于扇面。于是,宫扇上出现了旗袍、高跟鞋图像,出现了苏州一碗面的图像,出现了粉墙黛瓦的轮廓,出现了琵琶三弦、苏式花窗,出现了花果和昆虫。橄榄核、流苏工艺等新花样则出现在了扇坠上。

江苏省工艺美术名人、苏州市工艺美术大师夏栋带来的核雕作品《平凡》 ,也在用材上实现了突破。这件作品的底座用的是枯萎的小莲蓬,代表残疾母亲的裙摆,十分贴切。他的《盼》更是用石膏、油漆布置了沿河人家的场景,与核雕的老人、猫、狗一起,构成盼望子女(小主人)回来的动人画面。

北京APEC会议“新中装”全部女装绣花总设计师府向红,此次带来的戒指、手镯、挂坠,则将刺绣与银饰结合了起来。

功能回归,贴近生活

文艺作品源于生活,也应该尽可能地贴近生活,才能具有持久的生命力。此次成果汇报展中,府向红的“秀禾服”就将原本挂在墙上、装在镜框里的刺绣作品绣在结婚礼服上、传统旗袍上,使之可以穿起来、秀出来,更好服务于生活。刺绣文件袋也是如此,不但可以放笔记本电脑,还可以放手机、当书衣,既美观又可反复使用,还具有保护袋内物品的功能。

蔡霞明也让缂丝制作的围巾走向日常生活。这种围巾长180厘米,宽75厘米,使用弹性十足的生丝作为纬线,不但十分轻巧,而且洗涤后不会变形。产品具有冬暖夏凉的功效,多个季节都能使用。

而陆小琴、帅道富、顾静丽等人的一些核雕作品则反过来,将原先的随身戴、挂,通过组合变为家庭陈设……大大增加了它们的使用范围。

“许多作品既有坚实的传统工艺,又在画工、雕工、制作、整体设计上有所突破;既坚守传统,又融合创新,气象大不一样。 ”中国文联文艺研修院常务副院长傅亦轩说。他坚信,在新的时代,只要积极响应中央号召,去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未来的苏作一定能植根吴中,走向世界。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