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寻求中国文化现代性表达——记“陈琦格致:一个展示和理解的实验”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12-15 12:00 阅读量:154

导读 :
他是一个思索型艺术家,不断追问艺术是什么;他是一个实践者,努力推动版画在当代艺术语境中获得独立价值与意义;他是陈琦。三十五年的实验探索,陈琦的艺术创作呈现出明显的线性脉络,从对传统文化的追寻,到对人本生命情怀的观照,主题与技术表达呈现一种无

正文 :

他是一个思索型艺术家,不断追问艺术是什么;他是一个实践者,努力推动版画在当代艺术语境中获得独立价值与意义;他是陈琦。三十五年的实验探索,陈琦的艺术创作呈现出明显的线性脉络,从对传统文化的追寻,到对人本生命情怀的观照,主题与技术表达呈现一种无声式的渐进与深入。从《明式家具》 《琴》和《瓷》系列对中国传统文化景观的刻画,到《荷花》 《梦蝶》和《佛手》系列对东方文化精神的深入思索和表达,如果说这些创作是“小我”的抒怀,仍依赖于文化的符号, 《水》系列则是陈琦质的蜕变,是他摆脱意象束缚,进入自由之境的表征。

日前,“陈琦格致:一个展示和理解的实验”在江苏省南京德基美术馆展出。展览由德基美术馆主办,通过“长物志”“心印”“水光潋滟”“虫洞”“曝光”“孤独者”“反刍”“混沌”“风景” 9大版块,展出陈琦自1983年至2018年间创作的200余件版画、装置作品,志在颠覆将陈琦叙述为单线深入的精益求精者的思路,而将其描述为一个视野开阔、思路缤纷的实验者。

“传统”陈琦的展示

作为当代极具创造活力的水印版画家,陈琦的水印木刻从一开始就疏离了上世纪80年代前水印木刻的一般范式,除了纯以素墨为基色之外,他很少通过刀法的变化去塑造形象,也不是通过水的晕化彰显水印的韵味,而是运用多层分版叠印展示造型和层次的变化,对于水的运用突现了渐变的透明度、秩序感和丰富性。而他的现代视觉审美方式,一是完全通过素墨的浓淡变化揭示心象世界丰富微妙的灰度变幻,二是把版画印制的尺寸扩大到数倍于实物,最大限度地增强视觉张力。在中国美协副主席吴长江看来,“陈琦创立了一套独立、完整的水印木刻技术系统,极大拓展了水印木刻的艺术表现力,给人带来了全新的现代视觉经验。 ”

陈琦的版画艺术作品具有鲜明的中国当代文化特征。从《明式家具》系列、 《琴》系列、 《荷》系列、 《阐释》系列、 《梦蝶》系列,到《佛手》系列等作品,无一不是源于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思考与现代观念切入的阐释。以其《佛手》系列为例,在1.8米方正的画面中,一只人面蝴蝶飞向结成说法印的巨大佛手,灰色的天空营造了墨晕水纹的效果,仿佛微风中飘动的浮云。同济大学教授万书元认为在《佛手》中,陈琦用空灵取代深沉,以明净取代灰暗,举重若轻。他歌颂了以佛手为象征的博大沉雄的命运,哀挽了以枯萎和死亡为结局的个体生命的短暂和生存的凛冽。

同时,陈琦的作品内涵深刻而富于思辨,有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与理解和对生命意义的追问,这表明他不仅仅单纯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与思考,而是将其为镜,使其与当代人文精神高度相连。在《明式家具》《琴》等系列作品中,陈琦将中国传统家具、乐器以一种高度写实的手法将其内在悠深远阔的传统人文精神揭示出来,使画面呈现出一种精纯的传统文化的气息;在《荷》 《梦蝶》 《佛印》 《逝水流年》等系列作品中,陈琦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极富象征意味的荷花、佛手、蝴蝶与庄生梦蝶的故事进行了自我拟人化的描绘与组合,产生了如诗如梦的幻景画面,这其中既有对东方传统文化精髓流失的惆怅,又有当代中国文人一种内在深刻的精神反省。“画面的题材与形式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些作品的内核是否具有对精神探索的深度与文化张力。 ”陈琦说。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评论家邵大箴表示,陈琦之所以在水印木刻艺术上敢于特立独行,生气勃勃地开创新局面,使作品散发出奇异光彩,正是由于他对艺术创造原理的深刻思考和领悟,以及他对当今社会大众渴求艺术创新的敏感而产生的探索勇气。陈琦用作品诠释着自己在不同生命阶段对艺术的认知,努力创造个性化的艺术语义表达系统和价值体系,意欲为当代版画谋得发展的道路。

尝试理解“新”陈琦

此次展览对陈琦是回顾也是反思。他试图以旁观者的身份,突破时间的限制审视自身,继续探求艺术表达的可能。展览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对陈琦有着更深层次的了解:“我从陈琦身上看到一个抽象主义者,甚至一个观念主义者;我们不但看到一个热爱绘画的人,甚至还能看到一个怀疑绘画的人。 ”展览中,邱志杰试图淡化陈琦身上原有的标签,让他以“实验者”的身份被重构,让公众重新理解陈琦的艺术世界。

“长物志”“心印”“水光潋滟”和“虫洞”版块是纪念碑式的展示,一个渐入臻境的“传统”陈琦通过其作品,被表现得鲜活生动;“曝光”“孤独者”“反刍”“混沌”和“风景”版块则试图建构一个“实验者”的形象。一如所见,“孤独者”中潜意识中孤单形象的刻画,作为一种传统,自始至终伴随着陈琦;“反刍”中,早期作品里受到西方观念的影响,在近年来的创作中又被重构、并置,创造出新的视觉效果;“混沌”所表达的是刻刀逐渐深刻、沉重的过程,刻刀的痕迹、木质的纹理和艺术家的心绪以颇具力量的质感逐渐明晰……一条条内在的线索被梳理出来,在不同的维度中,一个“新”陈琦被建构。

“作为在改革开放时代成长并走向创作高度的艺术家,陈琦的艺术方式具有鲜明的个性。他是一位富有理性的艺术家,始终坚持研学明理、格物致知,几十年来,他一方面深入研究中国传统版画特别是江南水印木刻,从技法到文化内涵,无不身心浸染;一方面以当代艺术家的文化视野和创新思维对传统版画语言进行现代转换,极大地拓展了水印木刻的艺术表现力。这种从潜心研究到行稳至远的坚持,使他的艺术展现出纯粹而宽广的境界。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如是说。

由具象到抽象,陈琦用极大的才情和努力,以深切的人文关怀,在无意义中去找寻意义,用艺术探求生命与时间的真谛,寻求中国文化的现代性表达的可能。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