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文化精神的视觉图腾化升华——阿孜古丽·吾甫尔的新疆毛皮画刍议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8-12-19 12:00 阅读量:177

导读 :
《龟兹壁画》系列之一 阿孜古丽·吾甫尔 纤维毛皮画,是艺术家阿孜古丽·吾甫尔始创的画种,这是极有生命力、极有发展前途的崭新画种。动物进化过程中,因其在生物链中的生存需要,毛皮即已然有着自然的迷彩效应,在毛皮上进行艺术创作,让图像

正文 :

《龟兹壁画》系列之一 阿孜古丽·吾甫尔

纤维毛皮画,是艺术家阿孜古丽·吾甫尔始创的画种,这是极有生命力、极有发展前途的崭新画种。动物进化过程中,因其在生物链中的生存需要,毛皮即已然有着自然的迷彩效应,在毛皮上进行艺术创作,让图像生命“活着” ,亦即因其特殊的材质、特殊的技法,无疑能拓展出一方特殊的精神显现以及视觉表达空间。

在毛皮“底子”上创作,不同于在其他艺术材质(如亚麻布、宣纸、泥巴、玻璃钢、青铜等材质)上进行艺术创作;对生活在天山牧场的原住民而言,“毛皮”是“活着的生命”的载体,只要“毛皮”上的图像在,那“活着的生命”就永远不会远去。阿孜古丽·吾甫尔正是因此始创了新疆毛皮画。这其中,有她对超越物种的曾经有过的“生命相依”的真切感受与深切怀念。

阿孜古丽·吾甫尔的《归迹》系列中,有一幅马的肖像,马的左边的脸,照射着阳光,明朗、响亮,生机勃勃,马鬃风动飘扬,其视觉旋律、节奏,动人心魄。创作时,阿孜古丽·吾甫尔采用近乎雕塑般的厚涂技法,这使得画面犹如维吾尔族欢快热烈的舞蹈和歌声,承载着维吾尔的历史和现实;马的脸的右部,隐在阴影之中,但画面物象的反光,被表现得铮铮作响,同样动人心魄。可见阿孜古丽·吾甫尔在创作时重“形” 、重“神” 、重“气” ,从而使得被表现对象的内涵、气质,被总合成天山脚下原住民的那种从精神到审美的特有的生命力,能淋漓尽致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在《归迹》系列中,不仅可以看到阿孜古丽·吾甫尔善于用马的眼神来表现其精神(传神) 、气质及灵魂的力量,而且还可以看到她善于用简约、阔大的笔触去表现它表情的庄严肃穆、内心的情感涌动,她能够以精微、细致的用线,通过鬃毛的飘动、鼻息的变化,塑造出它所曾经度过的生活的艰难险阻。阿孜古丽·吾甫尔深知,艺术图像的外在表现,本质上是艺术家内在心理的变化使然。而也正基于此,她明智地把握住了动物毛皮本身具有“万能底色”的特点,使之在色彩的冷暖、明度的强弱处理等方面,起到或强化、或中和画面的作用——这对阿孜古丽·吾甫尔准确表达画面主题的情感特征与精神气象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阿孜古丽·吾甫尔画得最多的,是动物的肖像,神秘但绝不怪诞。在写实方面,其作品有《远闻》 《共同》等,其中的动物形象的细节,描绘得极为准确,其所达到的精细度,可置于放大镜中审视,而整体上又不失洒脱、大气、明快。重要的是,在抽象表达方面,阿孜古丽·吾甫尔的作品又有着地域文化的得天独厚的优势。

广阔的新疆,地处亚欧大陆腹地,这里的雪山、河流、湖泊、牧场,能给予生活在这方地域的人们特殊的文化滋养。阿孜古丽·吾甫尔创作的《丝路归迹》系列、 《龟兹壁画》系列以及《共同》系列,内中无不支撑着多民族、多文化混溶于一体的生命力量。这是新疆文化特有的力量。

新疆周边,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蒙古、印度、阿富汗等国接壤,在历史上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现在是第二座“亚欧大陆桥”的必经之地。所以,在如上意义上,阿孜古丽·吾甫尔的作品,以立足本民族文化传统为基,形象上承载的乃是这里的多元文化交融中形成的文化精神的视觉图腾化升华。

概而言之,阿孜古丽·吾甫尔的艺术中,有一种汉地艺术所无的意蕴,犹如新疆舞蹈动作的优美、舒展、矫健、刚劲有力,视觉上既有一种伴奏音乐速度加快,舞蹈进入高潮,原地快速旋转的那般美感,也有新疆舞蹈中舞伴互相换位、交错、配合的别有一番韵味的美感。重要的是,阿孜古丽·吾甫尔的艺术中,还融会了中亚犍陀罗风格和古龟兹国黄金时期壁画艺术特色的影响。曾经的繁华、神奇的地域文化,赋予了阿孜古丽·吾甫尔艺术艳丽、庄严、肃穆与神秘等特征。

阿孜古丽·吾甫尔的《远闻》中有简洁的素描肖像,她竭力用线刻画对象,真实表达了她的自我想象和情感。她的《夜豹》从精神气质到表现手法开始发生变化。她深刻懂得材料本身的美感,善于利用这种美感表达不同的思想、主题。这就为阿孜古丽·吾甫尔的毛皮画法艺术,走出艺术边界,多元发展,打开了一扇窗户。

阿孜古丽·吾甫尔的《夜豹》 ,主用丙烯、毛皮画法,有油画效果;她的《龟兹壁画》则是另一番风味,有着波斯细密画的特征。龟兹壁画,因年代久远和人为破坏,残损严重,现存壁画几乎全部斑驳不清。阿孜古丽·吾甫尔的《龟兹壁画》系列,赋予了龟兹壁画以崭新的生命活力。她的龟兹毛皮画法,采用勾线、平涂和晕染相结合的重彩画法,用屈铁盘丝描法,以石青、石绿、白色为主调,加朱色、赭色提点,色调瑰丽明快,形成了一种崭新的西域画风。

古龟兹国人的壁画,不在泥壁上涂白,而是在泥壁原色上直接作画,既使用有覆盖性的矿物颜料,也使用可以构成复色的透明颜料,其着色不但有平涂的烘染,还用水在底壁上晕散,这是具有独特风格的“湿画法” 。阿孜古丽·吾甫尔借鉴了这种画法,但创造性地使其成为一种特殊的凹凸画法。阿孜古丽·吾甫尔不单自己传承这一独特艺术形式,还带领她的团队开发了毛皮画衍生艺术产品,并培养了此艺术的传承人。

总之,阿孜古丽·吾甫尔依托丝路智慧,使艺术表达成为人们情感联结的纽带、文化交流的桥梁。她的作品是不同历史条件下这个地域的人们曾有的喜怒哀乐或是当下的理想与追求的图像化的展现。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