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诗文书画有真意 贵能深造求其通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9-01-07 12:00 阅读量:113

导读 :
学书必须模仿,不得古人形质,无性情可言也。始专宗一家,次则博研众体,融天于自得,会群妙于一集众长而能归于我。 米芾《海岳名言》云:壮岁未能立家,人谓吾书为集古字,盖取诸长处,总而成之。既老始自成家,人见之,不知以何为祖也。予以为

正文 :

学书必须模仿,不得古人形质,无性情可言也。始专宗一家,次则博研众体,融天于自得,会群妙于一集众长而能归于我。

米芾《海岳名言》云:壮岁未能立家,人谓吾书为集古字,盖取诸长处,总而成之。既老始自成家,人见之,不知以何为祖也。予以为集古而无祖,学书之门径也。

董其昌云书家未有学古而不变者也。以古人为法,而后能悟生于古法之外也。悟生于古法之外。佛家所谓“妙在能合,神在能离”也。

书须有“风神”。姜夔《续书谱》载风神八要:一须人品高,二须师古法,三须笔纸佳,四须险劲,五须高明,六须润泽,七须向背得宜,八须时出新意。人品,风神之基础;师古,风神之途径;新意,风神之映现;其余皆风神之手段也。

何为“大家”?首应为专家,创作或研究博大而精深,处于同代人前列。范文澜先生提出为学应“专通坚虚”,“专”为首也,如对某一体某一家某一路有深入研究,并有全面艺术和文化修养。如非行家里手,难跻身 “大家”行列。其次,应能开一代风气。以其人格魅力、艺术品格、书学思想、严谨学风等来启发一代人。两者常常结合,吃透古人,融会贯通,卓然成家。“大家”出现乃由社会大环境和个人小环境所决定也。

以篆隶论之,余于《石鼓》《三公山》《封龙山》《华山》《石门颂》《莱子侯刻石》以及清人金冬心、吴昌石及近人齐白石等尤有心会,自号 “三山堂”“石居士”即缘于此;以行草论之,二王之后,颜鲁公、苏东坡、米南宫、祝枝山、徐青藤、王觉斯、八大书风代代相传而新意迭起,心仪不已,每以“羲献堂前”“二王之外”诸印铭之。尝从秦权量、汉碑额、铜炉、砖瓦中讨生活,化野取文,去俗得朴;或以金石刀法之趣融入篆隶,得挺劲峻拔之气;或以篆隶之法融入行书,求浑穆古朴之趣。余学书无定法,既明用笔规律,古今碑版法帖察于眼而发乎手,求清求厚、求精求当而已。清者,心也;厚者,迹也。板桥曾云:“当则粗者皆精,不当则精者皆粗。思之,思之,神鬼通之。”缶翁有云:“诗文书画有真意,贵能深造求其通。”诚哉斯言!余作书多取法古贤,求得他神之源头活水以陶冶我神之汩汩性灵也。入他神者,我化为古也;入我神者,古化为我也。所抒发者,若能悠然起澹远之思则足矣。偶有与心相契之作,寓神情于点画之中,超意度于笔墨之外,忘乎荃蹄,游于天倪,此乐何及!

(作者系中国书法国际传播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题目为编者所加)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