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藏品管理,要走专业化道路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5-08-03 09:35 阅读量:538

导读 :
广州美院图书馆前馆长萧元监守自盗案件公之于世后,引发了社会上对于博物馆、图书馆、美术馆、文化馆、纪念馆等公益事业机构藏品管理的关注。其中,美术馆成为话题中心,这固然与美术馆藏品价值较高有关,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近些年来美术事业发展的蓬勃之势,

正文 :

广州美院图书馆前馆长萧元监守自盗案件公之于世后,引发了社会上对于博物馆、图书馆、美术馆、文化馆、纪念馆等公益事业机构藏品管理的关注。其中,美术馆成为话题中心,这固然与美术馆藏品价值较高有关,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近些年来美术事业发展的蓬勃之势,以及艺术品市场的红火现状。

藏品管理任何时候都不能松懈,无论案件有无。近些年,国内美术馆迎来建设浪潮,文化部以一系列工作为抓手,已持续4年的馆藏精品展出季、两批全国重点美术馆评估、开展10年有余的国家美术收藏工程、正在进行的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工程等,不断推进全国美术馆的专业化建设,其中的重点工作就是围绕艺术作品的收藏、保护、修复、利用等展开。

引导收藏 抓紧普查

近日,随着“为时代造像——湖北美术馆馆藏雕塑作品展”等系列展览在全国各地陆续亮相,2015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拉开帷幕。今年共有27个项目入选并将于年底举办验收。自2012年文化部首次组织了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活动项目以来,该活动至今已经连续举办4年,共有近百项以各美术馆馆藏精品为内容的展览在全国推出,各种形式和主题的公共教育活动也开展得如火如荼。“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馆藏精品展出季活动,重点在于对本馆藏品的研究深入和有效利用,已成为带动美术馆藏品保护和利用的有效方式和各馆的群体共识。

2014年初启动的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工程目前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各地美术馆纷纷配备专业设备及专职人员,投入到普查工作中。据了解,这一耗时3年的工程,将有望通过美术馆自行审查、省级普查工作机构审查、国家普查工作机构复查和验收的三级审核机制,摸清全国的藏品家底,为下一步国家美术藏品档案及数据库建设,国家美术收藏规划的研究制定,国家美术藏品的保护修复、展览推广和研究扶持计划,以及国家美术收藏相关政策和法规的研究制定工作等,打下坚实基础。

做好美术馆藏品普查工作,对于美术馆来说,可以通过采集藏品信息并建立藏品数字化档案,全面掌握藏品信息和保存状况,既可向公众提供丰富的美术信息,满足社会各界的需求,又可以为公众分辨社会上的伪作提供最科学有效的信息,还能打破馆际限制,实现资源共享。

抓评估 树典范

“美术馆建设有了较大的进步,特别是在藏品管理方面,各美术馆的意识有了很大提升,但当前还是存在着保管和利用的矛盾,即重视保管而对藏品的利用还不够充分等现象存在。”参与第二批国家重点美术馆考察的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秘书长钱林祥表示,“我们现在大多停留在过去的观念里,不要说社会上的研究人员,就是本馆的研究人员,也很难接触到馆藏作品。当然也有现实的条件制约,很多美术馆没有提供一个供研究人员观赏、研究的专门空间。处理好藏品的使用以发挥社会作用,和保证收藏保管的安全,应该是相辅相成的。”

为了推动美术馆专业化建设,文化部于2010年推动开展首批全国重点美术馆的评估工作。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北京画院美术馆等9家美术馆成为首批全国重点美术馆。今年7月下旬,第二次全国重点美术馆评估小组已兵分数路,前往各地申报单位考察。通过各馆申报、实地考察、现场核查、随机调查、专家小组会等形式和环节,对第二批重点美术馆入围馆进行评估。通过重点美术馆的示范和带动作用,推动全国美术馆事业的发展。其中,国家重点美术馆的藏品建设也被进一步重视,在刚刚公布的《国家美术作品收藏和捐赠奖励项目实施办法(暂行)》中,第一次将国家重点馆纳入捐赠奖励范围。

每次到国外考察美术馆,钱林祥说自己最关注的不是展览,而是美术馆的后台尤其是库房管理。“有的国外美术馆的库房等于是另一个博物馆,对观众敞开。如印第安博物馆库房里还有一片区域是专供印第安人进行祭祀活动的,印第安人做祭祀活动甚至可以把展品借出去。”他认为,美术馆特别是新建的美术馆,不是展厅的面积越大越好,要给库房必要的空间,尤其是供专业人员进行研究与藏品维护等。为此,他结合当前美术馆存在的代表性问题举例说,关于库房管理,各馆在条件上不一样,如藏品修复不一定每个馆都有,但是对作品的清理和日常保护要有基本条件。所以后台周转库的设立,对出入库的作品进行除尘、消毒等必要的空间应该注意建设,要有专门空间和专业人员。“不能只重视展览,入库也不是将作品放到库房这么简单。”

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高云对当前美术馆的收藏现状有着深入的思考,既看到近些年来的发展,同时也提出了存在的问题。“国内美术馆普遍存在收藏经费不足的现状,使得收藏没有体系化,缺少学术性、主导性的收藏,所以收藏是不成系统的、碎片化,导致研究不够深入。甚至还有很多美术馆没有配备研究者,只是把布展策展看得重要,而对研究看得不重要。”

高云认为,国内美术馆与国际美术馆相比有着很大的差距,第一个差距就是缺少长期陈列,使美术馆变成了展览馆;第二是碎片化收藏导致研究不够;第三是不重修复,而在国外,修复力量是研究力量里的重要一支。“最关键的因素就是收藏不够、研究不够,现在评估重点美术馆,正在向这个方向引导。所以这个评估的意义不在于评出了重点美术馆,而是指出了美术馆的发展方向,引领美术馆的建设发展。”

多想办法 服务公众

“美术馆要传承文化,这些藏品就是历史的证物,能代表文化的高度与成就。严格说,一个好的美术馆,应该三分之二是长期陈列,这就要有丰富的藏品。当然小的美术馆也可以适当缩减长期陈列的比例以保持活力。”中华艺术宫副馆长李磊认为。

对于馆藏作品的使用,除了本馆的常设展外,少不了交流或交换展,而这些都离不开保障机制。这里既有藏品的保管安全,还有运输安全、展示安全等诸多问题。虽然现在各种展览的运作都有了保险意识,但不可否认的是,艺术品保险费用在展览经费中,占据着一个相当大的比例。如何有效做好展览又降低风险,李磊建议:“国家认定的交流,不要用商业保险来消耗国家和民营美术馆的经费。可以设立一个保险的基金和机制,重点的藏品交流可以申请,核定后对某些展项和交流进行国家保险。在可行性上,可能涉及保险业、金融业管理等,但可以是一个改革的尝试。作为一个公益性非营利的保险基金,降低了展览的运营成本,也降低了国家财政在这方面支出的成本。”李磊还建议,倡导民营美术馆自愿加入普查队伍。“虽然现在关于民营美术馆的藏品是属于私人还是机构的界限不太明确,作为倡导,民营美术馆也可作为法人机构参与普查,把藏品锁定,同时要厘清自然人收藏和法人收藏的关系,这样对自然人或法人都是保护。”

浙江省文联副主席马锋辉在任职浙江美术馆馆长期间曾提出“委托代管”的概念,并在数年前试点。“美术馆不可能把社会上好的作品都征集过来,但是美术馆又是个好的审美教育平台。社会上有些民间的收藏,恰恰缺乏好的保管保存条件。有些个人收藏者会有一定的收藏和保存条件,但大部分还是具有随意性,即使是通过银行委托保管,虽然安全,但毕竟不是美术类作品的保管条件。利用美术馆的保管平台,让社会上的优秀作品发挥更好的社会效用,让观众看到更好的作品,这应该也是一种形式和方法。”

马锋辉介绍,浙江美术馆开展的藏品委托代管,分几种情况,一是社会上缺乏保存条件的,会把作品交给美术馆保管;一是有捐赠意愿的,但由于某些原因,在暂时不能完全捐赠的过程中,交给美术馆代管。“委托代管的方式,因为产权不变,可以与收藏者商议,用于出版、研究、展览等。通过美术馆的专业平台,让优秀的民间藏品发挥作用,也是对社会的资源共享和服务。同时也能对国家美术馆的收藏与研究空白进行填补。”马锋辉说。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着悠久的书画收藏传统,今天在美术馆系统之外,还有众多的私人收藏、民间收藏,特别是一些非博物馆系统的收藏,如一些宾馆、企业,使馆、文化中心、画院,以及转制的企业,都收藏有大量的作品,甚至是名家作品。如北京饭店、钓鱼台宾馆等就不在此次普查范围,因为种种原因,其资源没有充分为公众提供文化服务。但有些个人或机构往往不具备良好的收藏保管条件。这批作品应该如何更好地保管,更有效地为公众服务,这些发展中的遗留问题,也应引起思考。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