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清代王昱《南山积翠图》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9-10-30 04:25 阅读量:109

导读 :
我是一个随缘之人,没有成瘾化癖的恶习,读画亦然。 近来忙于文案,偶然得暇,仍然坚持读电子画稿。一反常态的是先读题画诗或跋,再入画境,譬如清代王昱的《南山积翠图》。他的自题诗和说明文为:“空山寂寂罨遥青,石作屏风树作肩,昼永画人无

正文 :

我是一个随缘之人,没有成瘾化癖的恶习,读画亦然。

近来忙于文案,偶然得暇,仍然坚持读电子画稿。一反常态的是先读题画诗或跋,再入画境,譬如清代王昱的《南山积翠图》。他的自题诗和说明文为:“空山寂寂罨遥青,石作屏风树作肩,昼永画人无筒事,餐芝饮涧读黄庭。壬寅九秋,仿子久南山积翠图,奉祝粲翁年先生七十大寿,并题请正,娄东王昱。”

显然是一幅祝寿图,且是九月之秋,一年闲暇之际。殷实之家,逢主人五旬、六旬、七旬……均要准备做寿。所谓准备,先是广而告之,然后采集必要的宴请之材,包括食物。凡遇风雅或附庸风雅者,必请人绘制寿画,或撰写寿联。王昱的《南山积翠》当属此列——“奉祝粲翁年先生七十大寿”。

既是祝寿,自然会想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南山不朽而高,东海浩渺而广。真是绝妙好辞!故而久用不衰,因袭几千年。于是,“南山”就有了特定的祝寿文化内涵,与陶潜的“悠然见南山”有异曲同工之妙。不管是“寿比南山”中的“南山”,还是“悠然见南山”中的“南山”,大抵是陕地西安以南的终南山,又叫周南山或中南山,即《毛传》所言“终南,周之名山中南也。”《诗经·小雅·天保》中的“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也是祝寿之辞。

王昱《南山积翠》图上并没有“南山积翠”几个字,名称也许是后人添加的。“南山积翠”蕴含了两层意思,一是“寿比南山”,二是子孙如“积翠”,兴旺发达。整幅作品境界深远,既充满高雅与恬静、平和与安详,又洋溢着勃勃生机;既有山之仁厚,又有水之灵秀,即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左右翠峦逶迤连绵,挺拔而秀;树木参差有致,山间岚烟袅然。涧溪曲折中流,并伴有泠泠之响,越发静谧。水草破岩而立,居于岸,则静;生于水,则摇曳不止。动静如人心,悠然于物外。此处并非世外桃源,却有不绝的人间烟火。无论是溪畔,还是林间,均有村落,三五聚居。卜居于此的文人雅士,心里确然如仙似道。仔细观赏,你会发现,如此幽然静然之处,却深藏书屋与凉亭,看来主人绝非等闲之辈。

细细玩味王昱的自题诗,抑或能够更好地理解这幅祝寿图的内涵。特别是“空山寂寂罨遥青”和“餐芝饮涧读黄庭”,给人一种道家的况味。“罨”的本义是捕鱼或捕鸟的网,作动词应该是用网来捕鱼或捕鸟。诗句的“罨”显然是指像网一样地覆盖。这就有意思了。“寂寂”如网,覆盖着漫山的青翠,而青翠依然呼吸自然,生机盎然。至于“餐芝饮涧”显然有崇尚自然、保持自身清洁的精神追求。在如此精神状态下“读黄庭”——静心诵读,修炼心性。这便是《黄庭经》中的存思法,即注重意念,静思默想,内修心,外养生。保持日诵经典之习惯,即达“万邪不侵”之效果。更有晋代王羲之给道士书写《内景经》(《换鹅帖》),对黄庭赞不绝口。宋代陆游更是赋诗以赞:“白头始悟颐生妙,尽在《黄庭》两卷中。”

岁末,恰逢慈母八轶之寿,遂以《南山积翠》敬奉。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