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建筑解剖者:戈登·马塔—克拉克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9-11-25 13:05 阅读量:249

导读 :
说起国际建筑师的名字,戈登·马塔—克拉克一定不是被大家熟知的那个,毕竟他英年早逝,只活到35岁,并且一生中没有留下任何一座建成的作品。最近,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穿越建筑:戈登·马塔—克拉克的十年”展览,将他曾经在建筑领域所做的探索及观

正文 :

说起国际建筑师的名字,戈登·马塔—克拉克一定不是被大家熟知的那个,毕竟他英年早逝,只活到35岁,并且一生中没有留下任何一座建成的作品。最近,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穿越建筑:戈登·马塔—克拉克的十年”展览,将他曾经在建筑领域所做的探索及观念展示给观众,让大家看到了马塔—克拉克这个20世纪当代艺术史上的独特个案。事实上,与其说他是一名建筑师,不如说是一位以建筑物为创作媒介的艺术家,他曾一度热衷于“切割”建筑,并对“安那其建筑”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

是建筑师,更是实验艺术家

戈登·马塔—克拉克(1943—1978),被公认为20世纪70年代纽约艺术界的核心人物。他成长于纽约的一个艺术之家,父亲是智利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罗伯特·马塔,母亲是美国艺术家安妮·克拉克,教父则是大名鼎鼎的杜尚。值得一提的是,在他父亲的大尺寸超现实画作中,空间与建筑是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这似乎激起了马塔—克拉克对建筑最初的兴趣,也促使他在1962年至1968年间于康奈尔大学修习建筑,还结识了大地艺术家罗伯特·史密森,并深受其启发。同一时期,他还前往法国学习法国文学。

1968年,从康奈尔大学建筑系毕业的马塔—克拉克回到纽约,彼时的城市正承受着战后“都市更新计划”肆行以及经济转型带来的失落:诸多老旧建筑面临拆除,贫民窟遭夷平,少数族裔被驱逐,大批人无家可归,白人中产阶级迁出……凋敝的城市境况促使马塔-克拉克投身于一系列批判现代主义都市计划的实践,创建了数个临时共同体或自治空间,尤其为贫民提供居住与生活方案。

可以说马塔—克拉克开创了一种激进的方法,他常常批判地审视建筑环境的结构,对那些面临拆毁的建筑进行物理切割,并创作了包括大型建筑介入项目在内的一系列令人叹为观止的作品。他的行动与实验超越了表演艺术、观念艺术、过程艺术和大地艺术等范畴,这令其成为那一时期最具创新性和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更持续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与建筑师。马塔—克拉克的作品于世界各地广泛展出,并被诸多公共机构永久收藏。作为马塔—克拉克作品在中国首次大规模的呈现,此次展览以400余件绘画、摄影、影像及文献资料,追溯这位跨学科艺术家在1968年至1978年间的独到思考与前卫创作。

“建筑切割”只是其中一块切片

马塔—克拉克最著名的“切割”系列始于1971年,他身体力行地对建筑进行切片、开洞与解剖,将它们陌生化为可栖居的巨型雕塑,并借助影像与摄影捕捉其历久弥新之美。最初,他在纽约布朗克斯区废弃建筑的墙壁与地板上剖出长方形的小型切片。后来,随着创作尺度的扩大,其作品的复杂性也日渐增加。1973年末,他在作品《整“洞”房屋》中首次对整栋建筑进行切割。次年,他将一栋新泽西的废弃住宅一分为二,并使其中一半略微向后倾斜,由此完成了其最著名的作品《分裂》。在数月后的作品《宾果》中,他按照宾果游戏的规则将纽约尼加拉瓜瀑布一幢住宅的外立面切分成九宫格,再将其依次移除,只保留下当中一块。1975年,马塔—克拉克受巴黎双年展之邀,切割了两座建于17世纪却因蓬皮杜艺术中心的兴建而面临拆除的老旧建筑,他通过“圆锥相交”的方式切穿了这两栋建筑,圆锥形的切割角度让街上的行人能在抬头时窥见楼内原本隐藏的复杂结构。马塔—克拉克的最后一件、也是最激烈的“切割”作品是在芝加哥完成的《圆形:加勒比橙子》,当时他已病入膏肓,完成作品不久后便离世。对马塔—克拉克而言,切割建筑就像是戏剧表演,演绎出人们日常居住建筑的脆弱与不稳定性,以及其所蕴含的复杂性与隐秘生活;他试图向世人展示,早在其艺术介入之前,建筑本身就已经布满了洞口与神秘生灵。

戈登·马塔—克拉克时常谈及自己的作品绝不能单单端坐于展览当中。作为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建筑师,马塔—克拉克更热衷于穿墙破壁,而非将作品挂在墙上。“墙”,是他艺术的媒介。一如马塔—克拉克的“切割”,此次展览也是沿着建筑现存的豁口展开:一条隐形的对角线穿越了整个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览不预设标准的观展动线,观众既可按照时间线索探索艺术家的创作,亦可从任意角度切入其多重人生。“尽管马塔—克拉克的烹调、表演、诗歌、出版或与他人的合作,每一项都可以单独做成引人入胜的展览,但这次展览是将重点放在他的‘建筑切割’上,展示方法则是线性时间的平行排列。因此,本次展览仅仅是透视马塔—克拉克的一块切片,一块透视他众多块面的切片。”此次展览策展人、建筑学家马克·维格利如此说道。

特别的是,本次展览还首度披露了马塔—克拉克创作背后的近180件绘画与草图,他笔下精细的树木、仙人掌、箭矢与能量构型,展现了其对自然生物与能量运动的深入研究。尽管作品中有关建筑介入的设想未能在马塔—克拉克生前实现,但这些藏匿于纸间的思考比那些令他成为20世纪备受推崇的艺术家的著名作品更为值得关注。

这也是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建筑与城市”系列展览和研究的延续,旨在通过重访马塔—克拉克对建筑、空间、生物、生态等议题不遗余力的探索,在50年后的当下开启一场超越建筑范畴,对建筑本质、自然环境与人类生活方式的有力诘问,重省现代主义都市规划留给我们的多面遗产。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