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保彬: 君子之风 澄怀观道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9-11-25 13:31 阅读量:403

导读 :
千古柔情(国画) 138×70厘米 2019年 保彬 “纵横挥洒——保彬艺术展”近日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开幕, 低调了半个世纪,这位84岁高龄的南京艺术学院老校长,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学术个

正文 :

千古柔情(国画) 138×70厘米 2019年 保彬

“纵横挥洒——保彬艺术展”近日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开幕, 低调了半个世纪,这位84岁高龄的南京艺术学院老校长,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学术个人画展。

刘海粟之女、刘海粟艺术馆名誉馆长刘蟾说:“保彬先生是我父亲刘海粟的最后一位继承者,我父亲曾对保彬说‘南艺的担子交给你我就放心了’,这是发自内心的肯定。我常听我父亲讲起,保彬作为年轻的艺术家,本应该专心于艺术创作,但他却为了南艺事业前后奔走,付出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为南艺做出巨大的贡献,对此,我父亲十分感动。”作为一代写意大家,从艺术风格上来讲,保彬很大程度上继承了刘海粟的大气。保彬一生纵横挥洒,老一辈艺术家的精神也将在南艺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36年前,我刚刚考入南京艺术学院,恰逢保彬教授接任南艺院长。他给我的印象是洒脱、宽厚、气度非凡。那时,我们这一届多是年龄较大的同学,受到不愿意学习英文的影响很重,曾一度连续三日在校长办公楼前罢课,要求学校停止上英文课。有教师向保院长建议,要先处分几个带头的学生,以正校风。院长却很理解学生们的诉求,他认定学生们不是胡闹,而是处在追求艺术的彷徨期,通过不学英文的诉说,寻找一种心理平衡与安慰。保院长的理解与宽容,使我们这些年幼无知的青年学子深感惭愧。醒悟过来后,我们刻苦努力,奋发图强成了我们的班风。几十年一路走来,我们这一届30名学生,不少同学成长为知名艺术学者、杰出的画家。

保彬致力于学校事业的改革创新,南京艺术学院教学设施、教师队伍以及学科院系等都得到了极大的建设;他为人师表,诲人不倦,任教期间,一直活跃在教育一线,为南艺和中国美术界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卓越的艺术家、书画家,是当之无愧的艺术教育大家。

尽管艺术成就斐然,教育功绩卓著,保彬却一生低调。此次大展是对保彬多年来的创作总结,也是向南艺以及中国美术界的一次艺术成果汇报。展出的作品包括松柏胡杨、榕树、飞天、八仙、牡丹题材总计104件,展示了保彬的经典之作。

美术史论家左庄伟认为,保彬是位历经时代变迁,仍能与时俱进的艺术家,无论艺术理念还是艺术气度,在刘海粟的传承体系中表现得非常突出。保彬不仅在艺术创作和艺术教育上成就卓著,在装饰艺术、公共艺术领域也有很多建树——1961年保彬创作的年画《丰收图》,前后再版8次共计1亿多张,被选送出国展览5次,《丰收图》贴满题为大江南北城乡的大街小巷;1968年,为南京长江大桥设计创作了104块浮雕,至今嵌刻在南京长江大桥之上,成为不朽的红色经典;1982年,保彬为金陵饭店创作大型漆器屏风《汉柏颂千秋》和金陵饭店开业请柬,其中,请柬被发往40余个国家;1988年,为南京市设计的市徽、市旗作品通过答辩,于答辩当天正式启用……左庄伟评论:“保彬在各个方面都有杰出的表现和非凡的成就,他是刘海粟最后一位接班人,其艺术成就必将载入美术史。”

保彬不仅是一位横跨两个世纪的艺术大成者,更创造了一个时代的艺术风貌,一个时代的精神气质,这种精神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稀缺的,也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君子之风,澄怀观道,保彬一直在激励着中国艺术界后辈砥砺前行。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