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师友之间——宋文治与吴湖帆、张石园、朱屺瞻、陆俨少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9-12-09 04:00 阅读量:270

导读 :
新金陵画派是20世纪后半叶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画派之一,该画派的画家在传统山水画的基础上,把握时代脉搏,深入现实生活,图写河山新貌,实现了笔墨当随时代的改造。作为新金陵画派的代表人物,宋文治一生砚田力耕,孜孜求索,他早年学古,中年出新,晚年求变

正文 :

新金陵画派是20世纪后半叶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画派之一,该画派的画家在传统山水画的基础上,把握时代脉搏,深入现实生活,图写河山新貌,实现了笔墨当随时代的改造。作为新金陵画派的代表人物,宋文治一生砚田力耕,孜孜求索,他早年学古,中年出新,晚年求变,以苍雄隽秀的笔墨表现时代新貌,书写胸中丘壑。他开创的“宋家山水”风格独具,在中国现当代山水画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宋文治艺术成就的取得,离不开他早年打下的深厚传统功底。宋文治出生于人文荟萃的古城太仓,作为清初娄东画派的发源地,这里自古名家辈出,艺术氛围浓厚,耳濡目染之间,他对“四王”山水画情有独钟。在太仓和安亭的执教岁月中,他先后拜张石园、吴湖帆为师,同时向朱屺瞻、陆俨少请益,与四位先生结下深厚的师友情谊。

前辈乡贤 百岁人瑞

早年在上海做学徒时,宋文治被朱屺瞻作品的天真烂漫,逸兴遄飞所感染。1942年,时任太仓城中小学美术教师的宋文治专程赴上海向朱屺瞻求教。朱屺瞻对这位同乡后学颇为厚爱,不仅拿出自己收藏的古代名家书画珍品与其观摩学习,还以青藤笔法作水墨花卉两幅相赠,这两幅作品成为宋文治一生的珍藏,也启发了他日后的收藏方向。此后,他便常去朱屺瞻在上海的梅花草堂请益。朱屺瞻对宋文治寄予厚望,因二人绘画风格不同,难以直接师承,因此,他介绍宋文治拜张石园为师,学习“四王”山水。

在宋文治的人生道路上,得到朱屺瞻的无私帮助并拜其为师,为他进行系统的传统绘画学习提供了宝贵的机会。对于朱屺瞻的帮助照顾,宋文治一直铭感于心。1990年,“朱屺瞻百岁画展”在落成不久的宋文治艺术馆举行,宋文治由此表达了对老师的深深谢意,他将这位同乡前辈,百岁人瑞视为为人为艺的楷模,一生尊敬有加。

沪上问道 高山仰止

1949年,经陆俨少引荐,31岁的宋文治拜吴湖帆为师,学习山水画。吴湖帆曾为宋文治学黄鹤山樵的习作题了两句辛稼轩的词,以示对这位晚生后学的鼓励。此后,宋文治便常赴上海嵩山路梅景书屋请益。吴湖帆家富收藏,有“富甲江南”之名,梅景书屋内所收历代金石书画极为丰富,且率多精品。吴湖帆常把家藏古代书画拿给学生观摩,并一一指出其中的精妙或瑕疵之处,令宋文治眼界大开,加深了他对古代艺术精髓的理解,是一段宝贵的学艺机缘。与吴湖帆一样,宋文治同样热衷于收藏,日积月累,终成一生的癖好。

吴湖帆家学渊源,对王石谷“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而泽以唐人气韵,乃为大成”的画学主张素所服膺,这一思想对宋文治影响颇深,直到晚年,他依然对“习古”充满浓厚兴趣。据宋文治回忆,吴湖帆作画极其专心细致,于烘染之法更是独有心得,其作青绿山水往往反复多遍上色,直至达到秀润苍厚的理想效果。宋文治对吴湖帆烘染之法颇为倾心,在日常的绘画训练中刻意加以学习,他认为吴湖帆对自己在气韵生动和用色典雅方面影响至深。

师从吴湖帆的这段经历使宋文治的绘画进入了另一个阶段,自此他对传统绘画的认识更加深入,艺术技法也得到了更精深的锤炼,为他日后以浅绛画法写时代新貌做了充分的铺垫。

娄东正脉 初法石园

张石园门下桃李众多,对于学生,他总能因材施教,倾囊相授,同时为人心胸开阔,乐见同学生转益多师,绝无门户之见。1947年,经朱屺瞻介绍,执教于安亭师范的宋文治正式拜张石园为师。每逢节假日,宋文治都会带上自己的作品到张石园居所请教,张石园教学生喜欢边讲边画,他看过宋文治的习作之后,再作示范,然后嘱其带回临摹,如此反复多年,宋文治进步很快,直到1956年,张石园在上海文管会工作时,他还常去请益。

与张石园学习的这段经历,令宋文治受益匪浅,这是他首次系统接受传统山水画的教育。宋文治说:“早年在从事美术教育的同时,曾拜在精于‘四王’画法的常州籍画师张石园门下,打下了传统画法的基础。”宋文治此前虽接受过“四王”山水画的熏陶,但缺乏名师指点,行之不远。从张石园学画的这段经历令宋文治对传统山水画的基本技法有了更深的理解,艺术生涯有了新的起点,为其日后艺术上的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平生风义 师友相从

宋文治与陆俨少的相识纯属因缘际会,堪称一段画坛佳话。1948年,宋文治赴南翔怀少教育院参观交流,在参观古漪园时,得见陆俨少手书,心中钦佩不已,当晚又巧遇陆俨少族兄,经其引荐,“三顾茅庐”,方始得见。二人一见如故,陆俨少学养深厚,谈吐高雅,对艺术极富真知灼见,笔墨功夫深湛,令宋文治大为倾倒。后来宋文治回忆道:“从我第一次见到他,我就将他视为终身的知己,崇拜的国画家。”此后,宋文治便常赴南翔请益,借陆俨少画稿回去临摹。在学习过程中,宋文治多次提出要拜其为师,但陆俨少谨记前辈王同愈“不为人师”的教导而坚辞,他表示“将尽我所学无保留地教你,不必有师弟子的名称”。后来,为了让宋文治更好学画,陆俨少介绍他拜沪上画坛巨擘吴湖帆为师。

陆俨少极善用笔,云水多勾勒皴写,笔墨松秀而能浑厚,绕有韵味。此种骨法用笔对宋文治影响很深,他不断研求陆俨少的用笔方法,孜孜不倦,同时注重敷彩和意境营造的学习,使他的山水画有了很大进步。除了技法的师法以外,他还从陆俨少那里学到了对待传统的态度,即在深入师法传统的同时,不蹈袭前人,“传统为我所用,我也创造传统”。这种集古大成,自出机杼的自立精神给了宋文治很大的启示。

宋文治的作品,在师法陆俨少以后呈现出新的面貌,有了质的飞跃,为其日后的厚积薄发,不断推陈出新,图写时代新意奠定了厚实的基础。在宋文治的学艺生涯中,向陆俨少问学最勤,在各时期都曾向他请益。在宋文治心中,陆俨少一直是位相得的知己,令人尊敬的老友,两人一直维持了半个世纪的交谊,堪称“平生风义兼师友”。

对于吴湖帆、张石园、朱屺瞻、陆俨少四位师友的帮助与教诲,宋文治的内心始终充满感激之情,终生不忘。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