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美术界痛别方增先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9-12-10 12:00 阅读量:242

导读 :
20世纪80年代部分师生合影(前排左二起:王庆明、吴山明、宋忠元、李震坚、王德威、顾生岳、方增先、吴永良) 12月3日晚,方增先先生因病在上海过世。 翌日,中国美术学院师生怀着非常沉痛的心情,在中国美术

正文 :

20世纪80年代部分师生合影(前排左二起:王庆明、吴山明、宋忠元、李震坚、王德威、顾生岳、方增先、吴永良)


12月3日晚,方增先先生因病在上海过世。

翌日,中国美术学院师生怀着非常沉痛的心情,在中国美术学院南苑会议室举行了“笔墨粒粒皆辛苦,艺坛岁岁艳阳天——方增先先生追思会”,共同追思老校友方增先先生。浙江文联、浙江美协等有关单位的负责人以及中国美术学院的领导、老师许江、肖峰、梁平波、汪诚一、王庆明、叶尚青、李子侯、吴山明、徐家昌、程宝泓、金一德、潘锡柔、吴宪生、尉晓榕、杨桦林、张捷、钱晓芳、陈瑶、高世名等共同回望了方增先先生的艺术人生,回顾他所创造的熠熠丰碑。

浙江省中国人物画研究会原秘书长冯运榆特为本报约请王庆明、池沙鸿等人物画家笔谈悼念方增先先生。

与此同时,中国美协的工作人员也在第一时间采访了冯远、范迪安、徐里、许江、闫平、李翔、李劲堃、杨晓阳、吴为山、何家英、周京新、庞茂琨等中国美协主席团成员,从不同的角度回忆了与方增先先生过去的交往,缅怀这位杰出的人民艺术家、艺术教育家、城市文化的开拓者。


中国绘画拓新的国美旗帜

■许江(中国美术学院院长)

方增先老师是我们学校20世纪50年代初浙派人物画群体当中最优秀的代表,他一生最可贵之处就是不断去争取中国人物画的突破。

实际上,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方老师在我们学校的时候,画的《粒粒皆辛苦》和《说红书》已经是当时中国人物画变革的代表之作,但在那之后他仍然在不断地推进。他又画了一大批以藏民题材来表现中国画雄强笔墨的精彩作品,把中国人物画笔的神、墨的强度和线的表现力不断推向新的高峰。

所有的这些努力和成就,非常重要的是,要归于他的不保守,勇于开拓。这使得他能够不断地站在中国画开拓变革的潮头。这几年,我院有几张表现浙派人物画的绘画,都让他站在画面的最前面,因为他是这个群体中最优秀的代表。

我对他的怀念还有一点,就是在他的支持和指导下,上海美术馆主办的上海双年展持续了9届,他要我担任艺委会执行主席,其实是他在边上为我们护航,为我们打气。没有他的识见和支持,上海双年展要想在21世纪初,作为中国面向国际的突破,成为在全国、全球有影响力的现代形态的展览,是做不到的。所以,不论是作为一个时代的人民艺术家,还是作为一个优秀的艺术教育家或者是城市文化的开拓者,方先生都是第一流的。

我曾经应邀给方先生大画册写过序,我觉得真写得不够好,但他仍然那样相信我,把那本重要的画册的序留给我写。这也是对我和像我这样年轻一代的鼓励和重视,也是他眼光独特的一个方面。

他的离去,对我们学校和中国人物画都是一个重大损失。他留下来的艺术创作,是整个中国绘画界的宝贵遗产,值得我们很好地研究、发掘,从里面获得精神,汲取养料,从中不断地去领会中国文化根源的东西,继续前行,攀登中国当代文化振兴的高峰,不辜负他和他们这代人对我们的培养和希望。

方增先是我们中国美术学院的旗帜。如果说吴冠中先生是横立中西之间的一面旗帜,方增先就是具有世界眼光的、中国绘画拓新的国美旗帜。


方老师一个手势、

一句话让我们立时顿悟

■王庆明(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方老师走了,一棵大树倒下了!我很难过!他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时空切换到1957年,方老师研究创造了一种以结构研究为中心、以线为主要表现手段的素描方法,在我们班试行。记得方老师形象地伸出一只手说:在光线下这只手有明暗两个面,西画是在暗部涂上一片灰色,就立体了。但虚乎乎,不讲结构。中国画是要在一张平面的画纸上,算出在透视情况下缩短了多少,用白描勾勒,同样立体。一个手势、一句话让我们立时顿悟。这种《结构素描》迅速推广到全国。

方老师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髙峰,永远激励后学!一棵大树倒下,但根脉还在。愿后辈继承方老师的遗愿,齐心协力、踏踏实实,做出成绩,再创辉煌。

他不断探索创新,几经转折,最终回归传统,中国人物画还是姓中。笔墨方面,方老师自述是个艰辛的跋涉者,他首先从花鸟书法中汲取营养,晚年又从山水中学习黄宾虹积墨法,体现在他的创作《母亲》中。


他不仅是教育家、创作家,也是一位善于探索的理论家

■李子侯(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方增先老师是我的恩师,他的逝世是整个中国画坛的巨大损失。他以弱小的身躯,为中国画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留下的作品是那样的有分量,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在当代中国美术史上写下了非常精彩的一笔。方增先老师勤于思考、善于思考,他不仅是教育家、创作家,也是一位善于探索的理论家。他的人品、画品和教育思想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希望年轻学子们能够去感受和学习方先生的艺术创作精神,真正地把传统基础融入到自己的艺术发展,同时也推进中国画的发展。让我们再次深深地怀念方增先先生。


一位质朴的、

伟大的艺术家、教育家

■吴宪生(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方增先先生去世的消息传来,我非常悲痛。

一个多月前的10月22日,我去医院看方老师,他已经陷入昏迷,眼睛勉强能睁开,但手和脚已经瘦得皮包骨头,整个人已经失去意识。我对他说:“方老师,希望您能挺住。”他眼睛睁开来,眨了眨眼,流下了两滴泪水,我拿纸巾把他的泪水擦干,直到那次会面的最后,方老师的眼也没再睁开过。

方老师年轻的时候身体就不好,平日里我给他买菜,他只吃三样东西,青菜、豆腐和肉联厂卖的前夹肉。到了上海之后,方老师的身体反而好起来,有几次见他又能吃肉又能喝酒。从1984年到上海至今35年,可见他有着顽强的生命力。

方老师对我个人来说是恩重如山的。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方老师是在吴山明老师家里,当时吴老师带我们进行毕业创作,听说方老师来了,班里同学一致要求能不能见一下方老师。见面时第一个感觉方老师是一个非常朴实的人。和我想象中高大的形象完全两回事情。毕业后我留校任教,后来刘江老师告诉我,是因为方增先老师的推荐我才得以留校,当时我和方老师并不熟悉,只是在吴山明老师家见过一面。

从1980年到他离开杭州,我协助他做基础素描教学的经历,令我受益匪浅。方老师不仅在生活上关心我们,还在创作和教学上给予我们很多的指导和帮助。当时我们办了两个进修班,他提出通过大量的连环画练习提高自己的造型能力。方老师把他自己的创作心得用在教学实践上,引导教学前行,他在学术上精益求精的态度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方老师之所以能成为一个伟大的画家、一个伟大的教育家,和他的人本身的品质是分不开的,方老师出身于农家,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对劳动人民怀有深深的感情。

今年的浦江书画节在方增先书画碑刻院举办了“匠致造物——方增先中国画作品展”,方老师亲自写了一篇前言,前言描述了他创作《粒粒皆辛苦》、《说红书》、《母亲》的经过,其中提到画《母亲》的背景是他当年出访日本后回到上海,感觉到差距之巨大,希望祖国母亲可以早日强大起来。方增先就是这样一个质朴的、伟大的艺术家、教育家,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