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书法、文心与学问——陆维钊的心画世界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9-12-17 12:00 阅读量:470

导读 :
这种守正出奇,同时又能奇中求正的书学实践与探索,让陆维钊先生的艺术风格具有了一种纵横捭阖,开合有度的境界。 “心画——纪念陆维钊诞辰120周年文献展”,是个很用心的展览,不仅可以让观众欣赏到陆先生的书法作品,还引导观众进入陆先生

正文 :

这种守正出奇,同时又能奇中求正的书学实践与探索,让陆维钊先生的艺术风格具有了一种纵横捭阖,开合有度的境界。

“心画——纪念陆维钊诞辰120周年文献展”,是个很用心的展览,不仅可以让观众欣赏到陆先生的书法作品,还引导观众进入陆先生丰富的生活与精神世界。研讨会味也极佳。一边听大家的发言,一边可以静静翻阅展览图册,阅读陆先生的各种书稿批注,感觉就像是在陆先生的书斋里,与二三素心人围炉书话。我就自己粗粗写下的一些心得,与诸位分享。

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以陆维钊先生的各种文献为主题策划展览,我是一点都不觉得惊讶。这个展览,不仅展示书法作品,更是致力于对书法所赖以发生的知识与文化情境进行展示,还原书法的知识、文化情境在我看来也是书法系多年来不断强化的一个书法教育方法与方式。在书法系的教学里,它被一再地落实强调为书法的一种“日常书写”。究其原意,也就是在现代教育日益分科严重的情境下,试图将书法重新建立为整体性文化涵养的一个教育方案。

我们在这个展览中,可以看到陆先生与王国维、马一浮、施蛰存、吴湖帆、黄宾虹、叶恭绰、夏承焘、龙榆生……一代硕学大儒们的亲密交往。陆维钊先生置身于一个时代知识、学术与文化的中心,并且能够将之转化为自己的文学写作、书法创作以及身心学问。所以,陆维钊自己就一再强调:“书家之传于后者,类多人格高尚,学问深湛,文辞华美;非此者,其修养之不足,必不易于寿世”。由此可见陆先生对于书家的一种期许。书法的书写,我们以“法”命之,确实是因为其中所包含的学养与人品,能够让人抵达修养的至道之境。

在展览中,有跟马一浮先生论欧阳询《梦奠帖》中几个模糊之字的书札,充分显示出陆先生在版本学与古典文献典籍上的学养。我们未能看到陆维钊先生长篇构架的论文,也没见到陆先生有什么特别宏大的书法理论体系建构。他的学问,总是呈现为各种卡片与注释,一些批注与点校……这些林林总总的文献,陈列在展厅,虽然只是陆先生文献的一部分,也已可一窥其整体的学问风貌。这些看似琐碎的只言片语的札记或批注,却展示出了中国古典学术的一个独特传统。范景中教授就曾指出,有人总是批评钱钟书先生太“琐碎”,钱钟书也曾批评陈寅恪“琐碎”,但这两位先生的“琐碎”才是真正的学问:

我读钱钟书,他的书确实非常琐碎,可是一旦站开一点距离,会发现这些琐碎的东西组成了一个新的知识宇宙……读陈寅恪是另一番趣味,当他把无数琐碎的东西组织在一个历史的长卷中时,这些琐碎仍然有它熠熠生辉的光芒。可是现在的学者欠缺的,恰恰就是“琐碎”。

范景中教授感慨的是,如今论道著作不少,论学著作太少,所差的不是理论,而是真正的学问。陆维钊先生的学问,融会贯通于诗书画印金石太极医术等方面,绝非现代学科意义上的论文写作与理论表述。他所代表的“书学”,其实是中国书法史上古典文人学者士大夫的一个传统延续,今天看来更是弥足珍贵。

因此,展览也让我们具体而微地看到了书法中笔意与文心的精妙关系。书法作为一种写作的状态,是在文心(诗心)的激发之下发动与表现的。这个笔意与文心的传统,也是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文稿》、苏东坡《赤壁赋》等无数名篇佳作的书写传统,其中也隐含着我们文化中“以诗起兴”的悠久历史。能兴者,谓之豪杰。万山青拥一诗人,这种“起兴”的笔意发动,使得陆先生的博学修养充满了生机,学古而不拟古,跳脱而有新意。于是,阅读他的书稿,常常既有思古之意,又有一股扑面而来的求新风姿。他的“蜾扁”书体,苍老遒劲之中,也仍然给人一股清真雅正的风格气息。这种守正出奇,同时又能奇中求正的书学实践与探索,让陆维钊先生的艺术风格具有了一种纵横捭阖,开合有度的境界。

所以,在这些意义上,潘天寿先生与陆维钊先生堪称真正的“知音”!两位先生在艺术、修养与学问等方面的相契,惺惺相惜。陆维钊先生被邀请到中国美术学院建立现代学院的书法系专业,这个书法教育的格局一开始就有着极为恢弘开阔的境界,因为这是一个既蕴含有古典品格,又具有现代开拓求新的艺术教育体系。现在,我们看到这个传统,也越来越被我们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的师生们继承与发扬,令人充满期待。

这个意义深远的书法事业,值得我们大家一起努力,需要我们一再回到陆维钊这些先师们的“心画”世界,获到更多的能量与资源。

(作者为中国美院艺术人文学院院长、教授)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