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四方论砚文化交流活动在攀枝花开启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19-12-22 12:00 阅读量:361

导读 :
12月20日至22日,以“创新•融合”为主题的2019年中国•攀枝花欢乐阳光节——第十一届苴却砚文化艺术节•四方论砚文化交流活动在仁和区举办。 “四方论砚”专家论坛作为此次苴却砚文化艺术节的重要学术活动得到了中国民协砚文化委员会

正文 :

12月20日至22日,以“创新•融合”为主题的2019年中国•攀枝花欢乐阳光节——第十一届苴却砚文化艺术节•四方论砚文化交流活动在仁和区举办。

“四方论砚”专家论坛作为此次苴却砚文化艺术节的重要学术活动得到了中国民协砚文化委员会的大力支持,12月20日至21日,在中国苴却砚博物馆召开,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砚文化委员会主任吴笠谷主持,“汪海藏砚展——西南地区砚拾零”展也同期举行。在论坛上,受邀嘉宾就砚文化研究、砚文化产业壁垒及发展思路进行交流演讲,参会各名砚大师分享了各砚种的 发展成功经验。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砚文化委员会主任吴笠谷谈道,中国民协砚文化委员会在中国民协的领导下,在各级地方文联、地方民协的支持下,致力于搭建砚文化交流平台,团结砚界同仁,为促进当代制砚艺术的有序传承、砚文化学术的深入研究、砚文化产业的健康发展,以及对外传播中华砚文化作出应有的贡献。砚委会十分关注和支持攀枝花苴却砚的发展。作为这次砚文化节的指导单位,我们特别策划了一个砚文化主题展览版块——"汪海先生藏西南地区品种砚邀请展"。目的是借助这个展览,能够使苴却砚的艺人们开拓视野,借鉴前人的制砚传统,从而推陈出新。欢迎大家有时间不妨移步苴却砚博物馆,了解、感受一下西南地区姊妹砚种的砚文化传统。

另外,论坛还邀请了四川博物院首席专家魏学峰等其他3位藏砚家作为嘉宾,请他们和大家分享各自的藏砚理念,目的是加强藏砚家和制砚艺人们的互动,给制砚艺人们对市场的正确定位提供一些高端视角。

四川博物院首席专家魏学峰,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砚文化委员秘书长、宁夏工艺美术协会副会长张金涛,西南品种砚藏家汪海,《中国美术报》理论部副主任颜培大分别从藏砚角度切入展开讨论,向与会嘉宾分享了藏砚历程以及各自的藏砚理念。

魏学峰,著名美术史学家魏学峰,对考古学、书画鉴赏有着多年的研究,是目前歙砚籽料最大的藏家。他谈道,砚不仅是一个普通的实用器,更是中华文化、人文情怀的一种载体。他从历史的角度概括阐述了砚台在文人心中至高无上的地位,以及自己如何与砚结缘,并提出古代砚究竟达到何种高度,在今天传统砚走向式微后,今人该如何继承发展的思考。就此问题,他谈道,今人制砚一定要研究历代砚的审美变迁,要能体会到古人制砚之风雅,并把对砚台的理解分为三个方面分享给会嘉宾:第一,砚台的比例问题,这里比例不仅仅是尺寸方面的问题,而更在于美的传递,今人如何在古人的基础上进行调整,使之更符合今天的审美观。第二,今人制砚离不开对传统的坚守,但是要理解真正的传统,何为砚台本身的东西。第三,砚文化应扩展到更大的领域,应调动对中华文化热爱的人广泛参与, 将书画、诗词等多种文化元素聚集其中,站在新的文化角度思考,审视几千年中国砚的发展,如何令一方小小的砚台汇聚更强、更大的文化气场。

汪海致力于西南地方小砚种的收藏,收藏品种多。跨越年代长。他谈道,我在重庆工作了近二十年,借地利之便,利用业余部份时间致力于收集研究西南的一些地方小砚种。特别是看到越来越多的小砚种正濒临消亡,或已经消亡,更加重了自己的责任感与使命感。所以我也愿意将自己的藏品和研究成果与大家分享、交流。研讨会上,汪海与大家分享了目前地方砚收藏面临的困境:第一,古砚实物少,特别是有明确记载产地、砚种和时间的带铭文的古砚少之又少。第二,文献记载内容少,民国以前地方志和其他文献中关于地方砚的记载多是概念与故事传说,关于砚的材质,形制及生产规模数据等文字记录甚少。第三,地方砚生产历史上多有断代。第四,地方砚理论研究总体上偏弱。就此问题,汪海也提出一些思考,比如,如何搭建地方砚研究理论框架,如何处理好地方砚传承保护与生存发展问题,等等。被称为“西北砚王”的张金涛以及新锐藏家颜培大也从自身收藏的角度对收藏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困惑向与会专家分享,并对未来的制砚理念、方向与在场的数位非遗传承人、各级工艺美术大师展开交流。

四川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长吴得民,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曹加勇,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甘肃省工艺美术大师卢锁忠,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伦少国,安徽省工艺美术大师刘鸣雪,甘肃省卓尼县洮砚发展协会会长薛智明,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澄泥砚研究会会长王跃泽,山东省寿光市工艺美术协会会长齐增生,四川省省级非遗传承人赖庆良等制砚大师以及各地砚文化相关组织代表也纷纷发言,就当代砚文化发展的可能、制砚过程中技与道的辩证关系、如何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守正创新、各地方政府对砚文化发展的相关政策等问题展开探讨。

吴得民在发言中指出,近年来苴却砚的大力发展离不开当地政府的强力支持,开设文化街区,建设苴却砚博物馆,并且产生了数位国家级、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对当地砚文化的发展确实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但是,依然还有可以改进之处,他希望当地政府可以成立直接管理苴却砚产业的相关机构,形成专人管理、专人指导的有效发展机制,此建议得到与会嘉宾的广泛认可。

曹加勇作为苴却砚行业的唯一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他谈道,如果有一天没有人再做砚台,我一定会是坚持到最后的一个人。曹加勇坦言苴却砚目前的发展困境,一是没有形成很好的学术氛围,导致大家制砚过程中尽情发挥,过度的发挥使得不少砚雕师的价值取向、审美取向走偏,偏离的千百年传承的“砚道”。二是苴却砚石品丰富,丰富的色彩会使文化修养欠缺的一部分砚雕师作品走向艳俗的一方,如何做到艳而不俗也是自身不断摸索的一个方向。

伦少国谈道,治砚有法度,有取舍。既有“三不”,亦有“三师”。师古人、师心源、师自然,三者是一个有趣的循环,相互离不开。师古人,即师传统,无论是修学还是制砚,对传统的研习,是治砚人必选的路径。从艺者来到某个阶段,又向自然接触、靠近,借与自然界相关的东西表达想法,且谓之“借尸还魂”,以表现心中神韵。创作者,必师心源。对传统吃透,把握准确后,最终还是要表达、要创作出来。得于心,应于手,这有一定的难度。

其他与会嘉宾也从各自角度纷纷发言,在此不再展开。吴笠谷在总结时谈道,今后,我们还将进一步开启砚委会与苴却砚的深度合作,在国家复兴传统文化、提倡"工匠精神"的新形式下,与大家一起努力,促使苴却砚雕刻技艺进一步提高,让苴却砚这张攀枝花的城市名片更加亮丽,让苴却砚文化产业在文旅融合发展的浪潮中,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