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无香海棠蕴藉长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3-02 08:00 阅读量:306

导读 :
宋 佚名 海棠蛱蝶图 鲫鱼多刺,海棠无香,红楼未完,张爱玲引为憾事者也。鲫鱼之鲜美,适口无比,红楼之精彩,生花无限,而海棠之娟丽,可俗作美女比其状:风仪秀整,唇红齿白,窈窕且清娴,婉妙又慧中,俨然一小家碧玉伫立柴门,袅袅婷婷,绰

正文 :

宋 佚名 海棠蛱蝶图

鲫鱼多刺,海棠无香,红楼未完,张爱玲引为憾事者也。鲫鱼之鲜美,适口无比,红楼之精彩,生花无限,而海棠之娟丽,可俗作美女比其状:风仪秀整,唇红齿白,窈窕且清娴,婉妙又慧中,俨然一小家碧玉伫立柴门,袅袅婷婷,绰约有姿。恰在这有色无香的清纯间,有了一份纤尘不染的入骨、白璧无瑕的入髓。其果质朴一如其花之修洁,小而酸酸,酸而甜甜,甜则在啖口的余味里。凡事不可满,不可溢,不可全,不可尽。鲫鱼、海棠、红楼之美,正在于不满不溢不全不尽,此乃饱含睿智的心致,蕴藉哲理的意味,隽永玄远,耐人索思。那个有些迂阔的宋代文人刘渊材则将天下憾事归纳为五:鲥鱼多骨,金橘太酸,莼菜性冷,海棠无香,曾子不能诗。其中也有“海棠无香”之谓,其果真是憾事矣!

海棠有春秋之分,至美者春海棠。料峭乍寒中的绽放,该是憋屈了一个冷季的疏脱,是蛰伏了一场冬眠的清醒。午后薄暮凉,踏青归来下山迟,曲径两侧,远芳尚未侵古道,晴翠业已接荒城,几株海棠自上而下、由遐及迩的崭簇,青春了多少芊芊微忱的心,飘浮了多少似笑无言的眼神,有诗云“玉栏小倚瞒鹦鹉,金屋偷开摘海棠”。好一幅温馨惬意的画面。

古人距离大自然较之今人为近,对草木虫兽的了解也深,但此般了解是感性的认知,是赋予了诗意的见解,同今人的科学分析、医学解剖显然有别。宋人陈思著《海棠谱》,其自序云:“世之花卉,种类不一,或以色而艳,或以香而妍,是皆钟天地之秀,为人所钦羡者也。梅花占于春前,牡丹殿于春后,骚人墨客,特注意焉。独海棠一种,风姿艳质,固不在二花下,自杜陵入蜀,绝吟于是花,世因以此薄之。其后郑都官谷,已为举似,本朝列圣品题,云章奎画,烜耀千古,此花始得显闻于时,盛传于世矣。”杜陵不咏海棠,又见于韵语阳秋云:杜子美居蜀是年,吟咏殆遍,海棠奇艳,而诗章不及。何耶?郑谷诗云:浣花溪下空惆怅,子美无情为发扬。本朝名士,赋海棠甚多,往往皆用此为事实,如石延年云:杜甫句作略,薛能诗未工。钱易诗云:子美无情甚,都官着意频。李定诗云:不沾工部风骚格,独占勾芒造化权。独王荆公用此作梅花诗,最为有意,所谓:少陵为尔牵诗兴,可是无心赋海棠。末句云:多谢许昌传雅什,蜀都曾未识诗人。东坡谪居齐安时,以文章游戏三昧,齐安乐藉中李宜者,色艺不下他妓,他妓因燕席中有得诗曲者,宜以语讷不能有所请,人皆咎之,坡将移临汝于饮饯处,宜哀鸣力请,坡半酣笑谓之曰:东坡居士文名久,何事无言及李宜,恰似西川杜工部,海棠虽好不吟诗。为何杜工部“海棠虽好不吟诗”,《容斋随笔》载杜母名海棠,故不咏海棠,理或然欤。王禹偁《诗话》载:“杜子美避地蜀中,未尝有一诗说著海棠,以其生母名海棠也。”此乃海棠有一憾也。

历代咏海棠诗不可计数,苏东坡名气大,诗词文赋俱佳,其《海棠》诗自然也流传甚广。东坡谪黄州,居于定惠院之东,杂花满山而独海棠一株,土人不知贵,东坡作此诗后,尝谓“吾平生最得意诗也”。诗云:“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一句“只恐夜深花睡去”,经意不经意间道出了诗人的迂痴之情,有意无意间也侧表了海棠的绝色韵致。万物皆春人独老,海棠年年如期开放,赏花人则岁岁不同,小蕾深藏数点红,赏花诗代代出杰作,读诗人的仡仡理会又何尝相同。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