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梅花开处尽成春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3-02 08:00 阅读量:367

导读 :
农历庚子二月初二,黉庐老梅树开出第一朵梅花。 若不是一场全国性的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这个时间你大约可以带着过年的余兴来黉庐赏梅了,但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灾疫,把我们大部分人关了禁闭,生计奔波也好,闲情雅兴也罢,原有的节奏都被打乱了。和

正文 :

农历庚子二月初二,黉庐老梅树开出第一朵梅花。

若不是一场全国性的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这个时间你大约可以带着过年的余兴来黉庐赏梅了,但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灾疫,把我们大部分人关了禁闭,生计奔波也好,闲情雅兴也罢,原有的节奏都被打乱了。和大多数人一样,面对疫情,我也是束手无策,因专业和能力所限,我自然无法成为令人崇敬的“逆行者”而奔赴前线,安分守己地宅家,不添乱,少出门,或许也是一种贡献。灾疫无情,生活还需面对,这个时候随遇而安便是我等平民需要的心态。

疫情打破了我们原来的平静生活,却让我们进入到另外一个平静的世界。

原来的春节出游计划也因灾疫而泡汤,原来的春节走亲访友安排也因灾疫而取消,原来的春节后要落实的一个展览工作也因灾疫而延期……既然无奈宅家,则无需悲怨自哀,所谓“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不如享受宅家的安逸时光吧。好在黉庐离家不远,我除了刷刷朋友圈,关注疫情,一得空便宅到黉庐去,或驻足书架前,翻翻那些平日来不及看的书;或铺纸落毫,作画写字刻印;或晒晒太阳,拨弄几盆菖蒲,再或发发呆,看看池鱼,享受着和鱼一样的自在。宅家一个多月,完成画作十余帧,刻印二十余方,书法多临摹,创作亦十余幅……略有收获,时光便不算虚度。

朋友发微信说“这种日子我可以过到地老天荒”,朋友是一个喜欢看书的人,灾疫横行,却也是心静如水。

去年植树节,我从山中寻得一棵老梅树,枝干俯仰交错,姿态奇美,移栽于黉庐,从此便是满满的期待,等待着一树梅花盛开的日子。今年春节时候便已经微微冒出花苞,于是,写字作画之余,每天会去树下看看,仿佛等候一场音乐会的开始,让我翘首聆听的,是那花开的声音。

不知是什么时候,不知是什么因缘,我如此喜欢梅花,于摄影,我喜欢拍梅花;于画画,我喜欢画梅花;于读书,我经常沉迷于古人的咏梅诗词;于收藏,我除了热衷于乡贤作品,便是梅花主题作品的收藏,至今已得清代民国作品数十件,虽大多小名头之作,但皆是笔墨雅致足可怡情。

郑板桥说:寒家岁末无多事,插枝梅花便过年。黉庐梅花既开,这日便突发奇想,虽灾疫扫兴,但毕竟过年时节,何不配合黉庐梅的绽放,布置一个“黉庐收藏梅花作品展”以助兴,既可宅家自怡悦,也可发线上众乐乐。既有此念,遂翻箱倒柜,捡出童二树、陈铣、王素、吴让之、张熊、王礼、王化醇、彭玉麟、胡公寿、罗清、沙馥、钱慧安、吴伯滔、金心兰、鲍筱安、汪达川、任预、蒋仙槎、王一亭、吴待秋、高野侯、余绍宋、邵逸轩、阮性山等三十余件,与家人一起动手,布置于黉庐的恒敬堂、养翼堂,暂且孤芳自赏吧,庭院赏花、厅堂观画,流连其间,岂不快哉。待灾疫过后,再邀同道师友、三五知己,咸集黉庐,共享雅事。

为文之际,黉庐梅花梅画已清趣相映,清人李方赝有诗曰:愿借天风吹得远,家家门巷尽成春。但愿这一场灾疫随着庚子春风,吹散殆尽,家家门巷复归祥和。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