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画廊代理之争:抢人大战,各显神通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3-03 08:00 阅读量:134

导读 :
画廊代理权问题似乎已成为2020年的艺术圈热点。在 Twitter 上,艺术大V们开始热烈讨论巨头画廊急剧增长的代理艺术家名单。最为显眼的是,1月初,豪瑟沃斯在四天内先后宣布代理亨利·泰勒(Henry Taylor)、乔治·康多(G

正文 :

画廊代理权问题似乎已成为2020年的艺术圈热点。在 Twitter 上,艺术大V们开始热烈讨论巨头画廊急剧增长的代理艺术家名单。最为显眼的是,1月初,豪瑟沃斯在四天内先后宣布代理亨利·泰勒(Henry Taylor)、乔治·康多(George Condo)、西蒙尼·利(Simone Leigh)这三名重量级艺术家,画廊代理艺术家已达91人之多。在画廊宣布与 Leigh 达成代理关系的次日,《纽约时报》评论人罗贝塔·史密斯(Roberta Smith)说道:“如果一家画廊的钱和特权足够到让它想代理谁就签下谁、需要谁就雇佣谁,那么这是什么?这是一家经纪公司,而不是一家画廊。”

艺术家改变签约画廊有多种原因,自1960年代以 Leo Castelli 等大牌代理人为代表的黄金期以来,这些导致艺术家改变门户的因素多数没有变化。譬如艺术家渴望更多的曝光率,或者想要加入某一运动中的艺术家共同体,也可能是想要拥有不同的藏家基础,诸如此类。显然,头部画廊和艺商希望尽可能多地把握艺术家资源,但艺术界现在好奇的是,当一名艺术家决定改签画廊时,这意味着什么。

平心而论,从小画廊改签大画廊的行为很常见。当一名艺术家的生涯进入上升期的时候,这是通行且可预见到的。大画廊的吸引力不仅在于名头:它往往伴随着更多的艺术家联络人、更多的艺博会曝光、在更知名的空间获得更大的参观流量、保证在画廊旗下出版中的露出,从不同梯队的艺术家身上直接学习的机会等等。不过,同样平心而论,艺术家的频频出走,也导致中小型画廊在近年来陷入不停地开业/关门的境况。

升级画廊能给艺术家带来什么好处?

一月初,佩斯画廊将比特利兹·米拉塞斯(Beatriz Milhazes)纳入到自己的阵营中。米拉塞斯是佩斯在纽约切尔西新总部开放后最先加入的艺术家之一。此外,米拉塞斯继续在美国海外保持着与 Fortes D’Aloia & Gabriel、Galerie Max Hetzler、白立方(White Cube)的代理关系。佩斯画廊的高级总监西蒙·普雷斯顿(Simon Preston)表示:“她会继续与之前的画廊保持合作,佩斯则会成为她额外的伙伴。我们可以为米拉塞斯提供其他画廊可能无法提供的东西。”

佩斯画廊可提供的独特优势包括什么?其中之一便是巨大的市场升值。据报道,洛伊·霍洛威尔(Loie Hollowell)的作品价格在过去三年内增长了1200%,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加。与霍洛威尔不同的是,米拉塞斯的作品早已在拍卖市场上达到了数百万美元级,因此,当佩斯这样的巨头画廊为她办展时,她已经准备好应对“夸张的数字”了。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们还会陆续宣布与其他杰出艺术家的合作消息,他们都是当代艺术家,”普雷斯顿补充道,“但愿这会让洛伊觉得自己不太是个个案……她在佩斯的表现良好,因此我们想复制这种优异的表现。”1月下旬,佩斯宣布了上述合作计划中的艺术家之一:重量级抽象画家 Torkwase Dyson。

艺术家寻找配对

艺术新星沃恩·斯班(Vaughn Spann)去年与阿尔敏·莱希签约。其他的艺术家问他如何保持耐心,他的建议是:“作为一名年轻艺术家,你很容易被艺商‘捕获’。但你必须保持常识判断、保持耐心,搞清其中的关系。当你最终决定在某家画廊落脚的时候,那就像结婚一样。”

1月15日,斯班在阿尔敏·莱希的首展“热量让我们知道我们还活着”(The Heat Lets us Know We’re Alive)在纽约开幕。对于加入阿尔敏·莱希,他的解释是:“我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代理画廊。我的诉求是专业、在支付艺术家酬劳方面有良好声誉,并且能够帮助艺术家树立职业生涯的画廊。”

可持续性成长

基思·梅森(Keith Mayerson)为马伯勒画廊(Marlborough Gallery)签约艺术家。此外,梅森还在南加州大学承担素描、油画、版画制作的讲席。梅森透露,他的学生中有2019年于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签约的奈特·娄曼(Nate Lowman)。梅森表示:“娄曼的势头简直像是起飞登月了。你必须有一个清醒的头脑。你就像坐上了加速座椅,作品被大量的观众看到,拍卖价格一路狂飙——但愿没有作假。”

对于拍卖市场操作的忧虑,似乎是始于2014年的“僵尸形式主义”(Zombie Formalism)现象之后的后遗症——如 Tauba Auerbach、Lucien Smith、Oscar Murillo 等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一路价格飙升,到达顶峰之后又迅速崩塌。“僵尸形式主义”现象中许多艺术家的职业生涯至今仍未恢复过来。

2019年,随着类似的经济上行,巨头画廊开始吸纳非典型的、处于生涯早期阶段的青年艺术家——譬如霍洛威尔加入佩斯画廊、尼古拉斯·帕蒂加入豪瑟沃斯——这引发了人们的猜测和忧虑,即这种坐电梯式的快速成名对艺术家的生涯究竟意味着什么,它是否会带来“僵尸形式主义”的类似后果。

梅森认为,艺术家有必要保持对画廊的忠诚度。“如果你运气足够好地遇到了相信你和你作品的画廊主,那么你最好持续和他合作下去。如果画廊主善待你,你没有理由离开。”

“不过,”梅森补充道,“如果别的画廊能为你带来更多的观众,而这正是你需要的,或者说有更好的展出作品的可能,那么还是可以考虑。”

没有一定之规

在挖掘新人方面,艺商们各有办法,他们所采取的手段也可折射出什么样的艺术家会被他们收入囊中。在纽约 Team 画廊(Team Gallery)工作数年后,陶德·范阿蒙(Todd von Ammon)于2019年在华盛顿 D.C. 开设了自己的画廊,他称自己是在经历了数年经营艺术家关系“小火慢炖”后才开启新事业的。

“我相信很多人只是凭借一时的冲动或本能,试图把握住眼前的任何热点或风头之类,”范阿蒙认为,“如果我也那样做的话,现在或许会更有钱。但是做画廊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和艺术家建立起真正很强很强的纽带。”

同时,普雷斯顿表示,佩斯画廊在签约新艺术家的过程中采取一系列混合的方式。“没有固定的规则,”他说,“有些艺术家是花了大量的时间,有些只要一个周末。这就如同动物本性。”

那么,艺术家改签其他画廊的时候,会有明确原因吗?这当中存在很多变量:职业生涯的阶段、展览历史、经济状况,都会对艺术家是否改换画廊有所影响。对于画廊来说,事业上升的前景、销售的增长、以及培养艺术新星的潜力,会使一些画廊撒开大网、把握机会,在看好的艺术家身上打上自己的鉴定标签:“此人前途无量。”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