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3·15真赏与鉴伪 朱耷“真赏”印的 使用与造假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3-17 08:00 阅读量:177

导读 :
八大山人是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宗师,他的书画对后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但自清代以来,八大山人的伪作就层出不穷,特别是民国时期,造假尤为猖獗,给后人研究他的书画制造了很大的障碍困难,所以研究八大山人传世书画的真伪,就成为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八大山人

正文 :

八大山人是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宗师,他的书画对后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但自清代以来,八大山人的伪作就层出不穷,特别是民国时期,造假尤为猖獗,给后人研究他的书画制造了很大的障碍困难,所以研究八大山人传世书画的真伪,就成为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八大山人一生书画用印甚多,其中“真赏”一印的出现和使用,与他晚年的诸多真迹、精品有很大的关系。

八大山人用印繁多

据统计,八大山人一生书画用印多达90余枚,早期的刃庵、释传綮印、个山、法堀、耕香、灯社、一笑而已、净土人,中期的八还、八大山人、个相如吃、驴、可得神仙、浪得名耳、夫闲、白画、禊堂、涉事、口如扁担、画渚、在芙山房、黄竹园,晚年的真赏、遥属、何园、拾得,这些不同时期的书画常用印,对鉴别八大山人作品的分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早期用印,基本是1680年以前的作品,如《传綮写生册》《梅花图三开》《墨花图卷》;中期的用印,是1680—1700年间的作品,如《个山杂画册》《墨笔杂画六开》《安晚图》《河上花图卷》等;晚期用印,基本是1700—1705年,其去世前几年的作品,如《双鹰图》《双栖图》《松柏同春图》等。

关于八大山人如此多书画用印的来源与创作者,笔者以为大体分两类。一种是有些印章是八大山人的朋友所刻,如早期的“西江弋阳王孙”“怀古堂”“释传綮印”。另一类,就是八大山人自己所刻,这类印的印文大多与八大书法极为吻合,这类印有“驴”“可得神仙”“在芙山房”“个相如吃”“何园”“涉事”“禊堂”“白画”“真赏”。就“真赏”一印的印风看,似是八大山人晚年自己所刻,因为印文的风格与八大山人所书《禹王碑》的鸟虫篆法和《石鼓文》的笔法都非常相近。八大山人受家学影响,他的祖父朱多炡就精研古篆,“杂以古字”,所以八大山人也喜欢古篆,他的很多印章中的印文,都明显是自己所书。“真赏”一印,具有鲜明的八大山人个人书写古篆的印记。

“真赏”印深得八大喜爱

“真赏”一印究竟出现在什么时间?从最早出现有明确纪年的作品来看,应该是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因为这一年“壬午”款的作品都开始出现使用“真赏”印,如《松柏同春图卷》《双栖图》。此后的“癸未”年(1703年)也有作品,如《杨柳浴禽图》。最晚的为“乙酉”(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的唐云旧藏《书画册》。而在“壬午”之前一年的辛巳年(1701年),却没有发现“真赏”印在书画作品中出现,辛巳年的书画作品《松鹤图》《松鹿图》都是用“遥属”印来押角。由此可见,八大山人“真赏”一印的使用是从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开始的,目前流传在世的“壬午”款的作品也是较多的,至少在10件以上。

仔细观察就不难发现,八大山人晚年的许多书画精品,上面几乎都钤盖了“真赏”一印,既说明了八大对这些作品的自赏与满意,也足以证明“真赏”印是八大山人晚年最常用的书画自用印。

钤盖“真赏”印的书法作品有:《行书宋璟诗轴》(北京故宫藏),《行书临乙韫帖册》(国家博物馆藏),《书画册》之一开(南京博物院藏),《行草唐诗七绝轴》(北京故宫藏),《行书程子四箴轴》(天津博物馆藏),《行书四言箴轴》(浙江省博物馆藏),《行书题画诗轴》(国家博物馆藏),《行书七绝诗轴》(上海博物馆藏),《行书李欣七律诗轴》(荣宝斋藏),《书画册》(唐云旧藏),《临古诗帖册》(翁万戈藏),《行书醉翁吟卷》(日本住友宽一藏)等。

绘画作品有:《空谷苍鹰图》(上海博物馆藏),《双栖图》(上海博物馆藏),《松柏同春图卷》(上海博物馆藏),《芦雁图》(北京故宫藏),《杨柳浴禽图》(北京故宫藏),《枯槎鱼鸟图》(北京故宫藏)。数量远没有书法多,可知八大山人晚年作画比书法明显要少。

关于“真赏”一印的使用,从大量真迹中不难发现,其大多是与“八大山人”和“何园”两印一起使用的。“真赏”用在起首处或押角处,“八大山人”和“何园”用在名款下,这几乎成为一种定律和习惯。民国时期,八大山人的伪作出现一个高潮,甚至连张大千这样有名的大画家也参与到仿造中来,八大晚期作品也成为造假对象,一些伪造的八大山人“真赏”之作也纷纷出笼。

从“真赏”印看真伪

近年在拍场上出现的八大山人书画,钤盖有“真赏”印的有10多件,不少拍出不菲的高价。2010年西泠秋拍《竹石鸳鸯》1.18亿元天价拍出,年款“乙酉春日”,右下角押“真赏”印。2014年保利春拍《草书七绝诗轴》3450万元成交,右上角起首钤“真赏”印。2015年中贸圣佳秋拍《仿董巨山水轴》3910万元成交,“癸未”款,右下角钤“真赏”印。2015年香港佳士得秋拍《鹭石图》1573万元成交,右下角押“真赏”印。2017年西泠春拍《福禄长春图》1725万元成交,右下角押有“真赏”印。2017年10月香港苏富比秋拍《行书白居易北窗三友轴》506.3万元成交,“癸未”年款,右上角起首处钤盖“真赏”印。2019年西泠秋拍《荷花翠鸟图》1380万元成交,右下角押“真赏”印。

回顾近年市场上的八大山人书画拍品,带“真赏”印的不在少数,但有些是明显的赝品。如3450万元成交的《草书七绝诗轴》,右上角起首钤“真赏”印,此书法用笔拘谨,呆板生硬,枯润失当,字型偏瘦,通篇气不流畅,与八大山人真迹天壤之别。《佳木双禽图》207万元成交,无年款,右下角钤盖“真赏”印,此画笔墨完全是早期风格,但却使用八大晚年的印章,驴唇不对马嘴。1573万元拍出之《鹭石图》,墨法全然不对,线条也毫无生涩老辣之感,边跋上有名家题跋云“此八大山人晚年逸笔,望而知为真迹。”明显言过其实。估价4500万元的《古木双禽》,画右下角有“王季迁氏审定真迹”印,但细看此画,笔墨粗糙,无论枯木、双鸟、竹叶,都刻画丑陋无比,应是张冠李戴之作。

“真赏”,是八大山人晚年书画的常用印,是他去世前书画精品佳作的一大标记。在书法上以《行书醉翁吟卷》《临古诗帖册》《行书宋璟诗轴》为代表,书风宽博高古,笔断意连,气定神闲,人书俱老,堪称天籁之作。绘画上以《松柏同春图卷》《空谷苍鹰图》《杨柳浴禽图》为代表,笔墨简练,构图空疏,意境萧散,大有方外之韵。“真赏”一印,作为八大山人去世前四年的书画常用印,对鉴定八大山人书画的真伪,无疑起到很大的作用。目前,这一时期的书画作品数量非常有限,只有屈指可数的数十件。所以笔者认为,搞清“真赏”一印的出现时间和使用情况,对鉴定八大山人晚年书画作品的真伪大有益处。不仅可以使我们了解八大山人人生中最后4年的书画变化轨迹,对分辨后世的造假之作也大有帮助。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