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从宋徽宗奉敕“村梅”赏扬无咎绘画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3-19 08:00 阅读量:132

导读 :
扬无咎(1097—1171),字补之,号逃禅老人,又号清夷长者。汉扬雄后裔,清江(今属江西)人。南宋著名词人,其词存于世近170首。《四库全书总目》谓其:“词格殊工,在南宋之初不忝作者。”证明后者对其词评价甚高。擅诗书画,尤精墨梅,笔致神俊

正文 :

扬无咎(1097—1171),字补之,号逃禅老人,又号清夷长者。汉扬雄后裔,清江(今属江西)人。南宋著名词人,其词存于世近170首。《四库全书总目》谓其:“词格殊工,在南宋之初不忝作者。”证明后者对其词评价甚高。擅诗书画,尤精墨梅,笔致神俊,气格超逸, 对后世影响深远。由于补之先生墨梅画名太大,以至于其他诸艺被画梅大名所掩。

扬无咎作为一介文人,做学问首为要事。于繢工,则为学问外之余事。然让人没想到的是,闲余之事,居然占了主流!起先,闻其精善人物,师法李龙眠(公麟),能入神韵之境。(历来兵燹之乱,而未睹其所写人物风采)。平生未入仕,由于其画技出众,也曾满怀信心,将自己最满意的梅品进献内府。而令他失望的是,其所制梅花,并没有得到朝廷的称赞和认可。反则,在人才辈出的画坛上,自负“天下一人”的宋徽宗,“讥”补之画梅为“村梅”(意指“路子野,不正统” ,与宫廷内府的画风有距离)。而傲骨铮铮的扬无咎,则不以为然,还时常在自己画梅作品中题上“奉敕村梅”,以喻自嘲。咱们话又说回来,至少补之先生的画,已经入眼高手高徽宗帝的亲自御览。窃以为,对扬氏“村梅”的评价,并非是皇上完全否定扬无咎的画笔。在绘画上,这位玩笔墨于股掌之中的“翰墨皇帝” ,天下画能在他眼中过一二下,就算是很了不得的了。故而,扬无咎后有如此响当当的画名,绝对与画入过内府有关。

实际上,按照扬无咎的绘画水平,入宋“图画院”的机会应该是有的,可能还是秉性过于耿介,不慕虚名;平素行迹,放浪于天地之外所致。宋画院的画家,个个画技惊绝。但也有内心“虚弱”之处,就是画笔过于拘谨不放,生怕越了雷池……。扬无咎虽没入画院,然反而成就了他的绘画艺术。 宋徽宗奉敕“村梅”,初看是“讥”,实则是“赞”。“村”为闲云野鹤,不受拘束,笔墨中,可张扬个性的真实吐露。对于这位“不爱江山,爱丹青”的翰墨皇帝,在云集天下绘画人才,丰富内府藏品书画,是有突出贡献的……可以肯定地说:徽宗帝在看到进献的扬无咎的画笔, 内心还是十分愉悦的。当时的南宋, 只剩“半壁江山”,外域的铁蹄早已踏破中原之地。政治上的无能,以及百姓流离间的痛苦,昏昏内府却依旧歌舞升平……“野性”惯的扬无咎在绘画以及学问上,依然孜孜不倦。人们常说:“如果一个人的功利性,太过于强烈,那么在做学问上肯定是不专的”。徽宗金口所出“村梅”之说,是对扬无咎绘画艺术的一个良好肯定。扬无咎画梅,当时画值就很高,世传有“得补之一幅梅,价不下百千匹”之说!

扬无咎《雪梅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扬无咎《雪梅图》(见图),水墨绢本,27.1×144.8厘米。画经历代大家层层递藏,后入清内府。横卷左下有南宋号“海野老农”题曰:“扬补之得墨梅三昧。山谷道人叹曰:如嫩寒清晓行孤山,篱落间,但欠香耳。则笔端春色之妙,此言尽矣!海野老农。”

海野老农何许人也,有待考证。不过题中提到一人“山谷道人”,应该就是黄庭坚。他们与画家都是好友。画后有元止止道人、顾德璋、李升;明唐幼明、吴宽、吴勤、李澄之;清高士奇等跋。引首有弘历题并诗,更觉有序珍贵。此卷雪梅在凛冽的寒冬中绽显怒放,数竿梅枝疏密穿行,几片相叠有致的竹叶,与绽放的雪梅融为一体,使空灵的笔墨画境,更增加了傲骨不屈的生命力!画著录于清《石渠宝笈·初编》《式古堂书画汇考》《江村销夏录》等。元人王冕画梅能传其法。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