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扶桑之偶 日本的绳纹陶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3-23 08:00 阅读量:179

导读 :
绳纹陶鸭壶 日本文化深受中国的影响,但有个例外,那就是日本早期的陶艺。日本早期的陶艺是独立发展的,仿佛是凭空掉落,来无影去无踪,没有受到周边文化的影响。 日本最早的土陶产生于绳纹时代,根据碳14测定,那是在9000年

正文 :

绳纹陶鸭壶

日本文化深受中国的影响,但有个例外,那就是日本早期的陶艺。日本早期的陶艺是独立发展的,仿佛是凭空掉落,来无影去无踪,没有受到周边文化的影响。

日本最早的土陶产生于绳纹时代,根据碳14测定,那是在9000年前,那时无论是两河的泥板还是中国的仰韶都还没有出现,应该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陶,也是最原始的工艺品。

绳纹是一种土陶工艺,以后也用它来代表一个远古的文化。这种土陶是用湿泥条编织盘绕而做成坯,表面留有条索形的痕迹,如同绳子的肌理,因此而得名。这种技术非常原始,都是用手捏制,很粗糙,做好后的土坯不是放入封闭的窑里去,只是在平地堆上,用柴薪烧成,大概只有600℃左右的低温,烧成后的土陶硬度很差。但是,早期的日本人就是用这种简陋的土陶生活了几千年。

绳纹分为土陶和土偶这两大类。绳纹土陶的出现说明日本已经进入了农耕时代,已经定居,学会了用火,已经生产出了农产品,需要陶器来贮藏种籽,当时的生活资料已经比较丰富了,这些都是这些土陶里蕴藏着的信息。

绳纹土陶大都是些瓮、罐、壶、杯、碗、瓶之类的生活器皿,集中在烹煮用具上,有的造型简直是奇形怪状,匪夷所思。当时没有专业的工匠,制陶的多是居民自己,他们盘成泥条后绕成器坯,然后在坯上捏泥堆塑,做出的器型有的不是规整的几何状,外壁上还留着泥条盘的痕迹,甚至还要故意加贴上一些泥条,组成奇怪的图案。有的器物外表用了印纹陶的技法,趁着泥坯还湿时用刻好图案的模子印压在上面,形成印纹。或者用有齿的梳形工具在泥坯上刮削,有的器物上面还加上堆塑,开了流,装了把和耳,一切都在随心所欲中进行,一切都不遵循规律。由于是粗陶,表面并不光滑,所以没有也不可能加彩绘,只是露出灰色的陶胎颜色。

绳纹土陶器具最奇特的部位是器口,平整的器口固然也有,然而数量极少,绝大多数的器物口沿部都不呈水平状,而是有着各种起伏:有的呈波浪状;有的被分成好几段,每一段有凹下的弧形,也有凸起的尖峰;有的对称,有的不对称,一边高一边低;还有的在器口加了钮,加了耳,加了绳索状的泥条;有的穿了镂孔,有的在意想不到的部位加了流和把,还有的在器口盘了绳状泥条后又在中间加了钮。如此的做法是不利于生活使用的,因为它既不能加盖保温,也容易积存食物残渣,不利于清洗。有一把壶的流开在非常低的部位,而把上部的绝大多部位留着,还加了浮雕人面的钮,壶里贮存液体的部位就很少了,似乎不合情理。但是古代的居民就是这么做了,而且使用了几千年,这让人猜测这些异型陶器的主要功能是祭祀。

另一大类土偶的造型也是匪夷所思。抟土为人,当然是为了祭祀先人,任何民族都会这样做。这些土偶可能是他们的祖先,也可能是他们奉祀的神,在神道教还未产生之前,在佛教传入日本之前,他们就佩戴着这些土偶进行礼拜的仪式。有一只土偶面具的四周布满了穿孔,两只眼睛和嘴也都穿了大孔,尺寸和人脸相仿,看来是面具,用绳子系在脸上装成神明的。这个面具上看得出有泥条盘捏的痕迹,表情冷漠,具有宗教的意义。还有几只小型的土偶上,也有许多捏塑的痕迹:有一个女土偶,扁平脸上的五官都是用泥条贴饰上去的,胸口有小小突起的乳房和肚脐,躯体上的衣纹用泥条做成。有的土偶身上的图案不是凹下去的,而是凸起在平面以上的,显然是用细泥条堆塑而成,然后再细细地刻划出来,这样就富有立体的光影效果。一只戴高帽的土偶,双手和躯体都忽略了,唯独强调了它的帽饰和项链,是用泥土捏成珠子后堆上去再烧成的,也是泥条的技法。

还有一只鸭子,造型非常奇特,鸭身是横着的壶,鸭嘴做了流,鸭子身上布满了奇怪的图案,都是抽象的纹饰,似是而非。有一只人形的土偶,极为难得地上了赭红色的彩,从而成为彩绘。

日本的绳纹陶延续了数千年,蕴藏了太多的神秘和不解之谜,从而成为古代民族祈祷、心愿和象征,这种文化一直到公元前300年的弥生时代,因为中国的徐福携五百童男五百童女的到来,才改变了人口结构和文化结构,吸收了大陆先进的科技而改变,纺织、农耕和金属器传入,生活用具也发生了变化,旋轮和封窑技术传入后,陶器的制作水平得到了提高,造型和纹饰逐渐不显怪异了,日本和中国的陶瓷器日益趋近了。

然而绳纹陶却给日本的陶艺审美留下了一个传统:那就是对于器物表面肌理的追求和热衷,历千年而未改。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